盛開的蓮

——記我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我的同修秀蓮,今年57歲,中等身材,清秀端莊,白裏透紅的臉上帶著祥和的微笑。她學煉法輪大法14年了。多少風雨魔難,是慈悲偉大的師父使她起死回生,是偉大的法輪大法使她日益成熟,她感恩師父、感恩大法,她想告訴所有人:做法輪大法師父的弟子是何等的幸福與美好,做法輪大法的法徒是何等的榮耀。

喜得大法 重獲新生

十四年前,秀蓮經常對我說:我就想死,只要死的快。因為她實在活的太苦太累,被病魔折磨的骨瘦如柴,六、七十斤,風都吹的起;她還要拖著有病的身體上門給別人做縫紉,掙到一點錢連住醫院都不夠,因患食道炎、胃、十二指腸潰爛,經常口裏吐血,下面便血,幾次大出血差點丟命。有一次她昏死過去,到了閻王殿,哭著求閻王收下她,可閻王硬是不肯,被觀音菩薩送回來。

九六年四月初,春暖花開,秀蓮走入大法修煉。我們在一個小學看師父講法錄像。秀蓮很多時候趴在桌子上睡覺,我就搖醒她,她告訴我,她腦袋受過傷,有幾塊骨頭錯位了,師父在給她調整呢。她還看到無數的法輪在給學員調整身體,非常美妙的景象。從此,秀蓮每日早早趕到煉功點把場地打掃乾淨,與功友一起煉功,不斷精進,前後判若兩人,人胖了,病沒了,精神好了,每天活得充實幸福,一個全新的生命在大法中誕生了。

師父呵護出牢籠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瘋狂迫害大法弟子,造謠誹謗師父,秀蓮三次進京上訪,只為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結果被綁架,非法關了十幾個黑窩。二零零二年本地警察又將她非法關押四年,在女子監獄每日遭強制勞役,手指血肉模糊指骨都露出了,還逼寫「三書「,秀蓮交出的都是默寫的師父的經文,獄警就給她關地下室,不給睡覺,可秀蓮對大法堅信不疑,經常用講故事的方式給獄警及刑事犯講真相,讓許多人明白了法輪大法好,同時用發正念解體邪惡,保護同修。經常看到師父的法身在身邊鼓勵,呵護弟子。

四年後,非法刑期已滿,可「六一零」逼她寫保證,否則又送勞教,秀蓮正告惡人:我的命是師父給的,大法給的,我要修煉到底。警察又脅迫她先生,沒用;找她兒子,兒子說:「媽學真善忍,是天下最好的人,爺爺臨終時要我千萬記住要對媽好,媽要煉,做兒子的只能孝順。」說著父子倆拉著秀蓮上車回家了。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

法中生淨蓮

秀蓮回家後,每天抓緊學背法,不斷的學不斷的修,不斷在法中歸正,熟悉她的人都說,學煉法輪功真好,身體好,人品好,處處事事關心別人,是天下最好的人。

秀蓮鄰居老倆口八十歲了,癱瘓在床,她經常幫著料理,抱上抱下,有甚麼吃的先送給鄰居嘗,左鄰右舍都像一家人一樣融洽,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保平安。

幫助同修更是按照師父說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有位八十歲的同修遭非法判刑九年,監外執行,扣除了退休金,兒子沒工作,腿受傷不方便,每日撿些爛菜煮飯填肚子,秀蓮常常去鼓勵他多學法破除邪惡迫害,同時送去物質。還有一位九十歲的同修,身邊無一親人,秀蓮經常去問寒問暖,有幾次消業,秀蓮親自接回家中照料。

某同修被邪惡打掉了六顆牙齒,還用多根筷子捅下身,逼迫同修放棄修煉,未能得逞,邪惡又打毒針灌毒藥,致其精神失常放出來,秀蓮見狀如同親受,日夜陪護同修,一同學法,發正念,清除毒素,解體邪惡,幫助同修早日回到法中。

秀蓮經常與同修一起到黑窩發正念,無論是嚴寒酷暑,只要是同修需要,大法需要,她都主動配合。今年初,某同修被邪惡非法開庭審判,秀蓮聞訊,早幾天就去政府,「六一零」,公檢法近距離發正念,開庭當天,站在寒風細雨中發了三個多小時的正念,解體邪惡。

秀蓮在家庭中做的好,她的丈夫,兒子兄弟姐妹在她的引導下逐步走進大法修煉,連四歲的小孫女都成了大法小弟子,人見人愛。小孫女喜歡看師父講法錄像,看神韻,還會背多首《洪吟》,經常跪在師父法像前說:這是爺爺奶奶的師父,是爸爸媽媽的師父,是我的師父,是我們大家的師父。小孫女常常牽著奶奶的手說:我們救人去,她高興的把《明慧週報》、真相小冊子,光盤送給有緣人。

在秀蓮家有個學法小組,剛開始只有四、五個人,後來十幾人,秀蓮常常說,我們家門是敞開的,誰來都歡迎。每學法時,椅子沙發,茶水果品,冷暖空調,一應俱全,她平日省吃儉用,手上積攢點錢就拿到資料點,還幫助困難同修。她就是這樣無私無我實修自己。

忙救人 法徒了願

秀蓮每天三點多就起來煉功,清早出門,她要把大法的真相告訴這一方眾生。家門口有幾百戶上千家的大院,周圍大街小巷,各類市場商鋪小店、公園、遊樂場都留下了她的身影。經她三退的人數逾千人。

秀蓮根據不同人的接受能力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身邊所有親朋好友都做了三退,陌生人也不管男女老少,甚麼職業,甚麼階層,只要碰到就是有緣人,有時在馬路上,街道邊,邊走邊講,公園裏散步的,休息聊天的,遊玩的都是該救的,有時坐在公車上,出租車上,有時三言兩語就勸退了,有時好長時間才勸退一個,甚麼樣的人心都有。她向所有人微笑,找到切入點後,把自焚、藏字石、《九評》等真相一一說出,總是把人講的俯首稱是,還有合十的作揖的,道謝的,三退後就送上護身符,真相資料等。

幾年講真相中,也碰到一些受毒害很深的人,有揚言要報警的,有大呼小叫的,秀蓮不慌不忙,邊發正念邊耐心勸阻,告訴善惡有報,不要聽信謊言,希望他們有美好的未來。終於化險為夷,還救了人。

在講真相勸三退時,誰也不知道秀蓮的視力有問題,兩年前由於邪惡的迫害,她的眼睛見光流淚,為了救人,她戴上墨鏡,夏天戴帽子避光,沒有把難受,痛苦,不方便放在心上,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她不辱擁有大法弟子這個稱號。很多人看見她就說法輪功來了,還有人見面就喊「法輪大法好」。

秀蓮常說,師父時時在身邊呵護,還有天兵天將手拿長矛護法,在前年過馬路時,眼前突然一片黑,只聽到刺耳的汽車剎車聲,再看法輪在前面旋呢,她跟著法輪就走過去了。有次送福音從樓上滾下來,毫髮無傷,師父法身保護著,有時講完真相回家,師父法身站在門口微笑著,她說那是師父鼓勵弟子多救人。

秀蓮按照師父的教誨,慈悲眾生,善解冤怨,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正念清除黑手爛鬼,她的眼睛從去年開始有光亮了,視力也在逐漸恢復。她常說我要煉成火眼金睛。我說能,一定能!因大法無所不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