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生命在救度眾生中閃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七日】今天,能有幸走在神的路上,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能成為證實大法的生命,我是多麼的榮耀!多少感慨、多少回憶、多少超常、多少鼓勵,那一幕幕、一景景,是多麼的激動人心。風風雨雨走到今天,多少魔難,多少干擾,都在師尊的呵護下走過來了。

在不斷的學法、背法中,我去掉了很多的怕心、愛面子的心、顧慮心等等,增加了慈悲心。走到我身邊的人,我都要叫住他們,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他們。我好像跟他們沒有任何間隔,是那樣的熟悉、親切、溶洽。

隨著勸退人數的增加,認識我們的人越來越多了。走在馬路上,有的和我們打招呼,有的和我們微笑,有的看見我們就喊「法輪大法好」。冬天到了,有的招呼我們到屋裏坐一坐,暖和暖和;有的看見我們還跟我們要《九評》書和神韻光盤。因為上次送的,他們又送給了他們的親朋好友。還有的見到我們時和我們握手,告訴「三退」後所得到的福份。世人得知真相的那一刻、那一瞬間,我都被無數次的感動的流淚。

慈悲偉大的師尊啊!您為眾生操了多少心啊!!用世界上最美好的語言都表達不了您的聖德。下面我就把自己在背法、講真相、救人方面和大家交流。

一、背法

當我第一次接觸到大法、看完師父講法錄像後,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明白了原來人可以修成佛。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在心裏說:「師父,我一定要修成佛!」帶著人修成佛的美好願望,和丈夫共同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路。

修煉後,我的心性發生了很大變化。以前我對自己的婚姻特別不滿意,看不起自己的丈夫,家庭矛盾重重。學了大法後,明白了人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學會了用修煉人的心態看待丈夫,家庭環境變的和諧、溶洽,我的丈夫說「是大法改變了我」。

我有六位哥哥,家中就我一個女孩。父母去世時,我和六位哥哥發生了家庭矛盾,一氣之下,斷絕了和他們的來往。學了大法後,借過年之機,我主動登門給六位哥哥拜年,並告訴哥嫂們,我現在這樣做,是因為煉法輪功了,以前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以前是我脾氣不好,傷了哥、嫂的感情。哥嫂們看到我這樣大的變化,都特別高興,也都知道了是大法改變了我的性格。因為他們都知道我不但個性強,還脾氣壞,大法解開了我人生中的迷惑,大法的根深深的紮在了我的心裏。

有一天,我突然想,這大法是修上去的天梯,如果把這宇宙大法裝在腦子裏,背下來該多好,但有些顧慮。當時我上班的地方工作很累,還要坐班車上、下班,孩子還很小,但我還是堅定了自己背法的決心。一九九六年夏,我開始背《轉法輪》,背法很艱辛,需要突破自己,提高心性,放下安逸心等,還要突破睏的狀態。我對自己背法要求很嚴,我想既然是背法,就是能背《轉法輪》。我一天、兩天……這麼堅持著。在背法中就有一念,我一定把這宇宙大法背下來。因為這堅定的一念,我用了一年零一個月的時間,背完了第一遍《轉法輪》。當我背完《轉法輪》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仰望天空,我終於實現了我的願望。

正當我沐浴在法中精進的時候,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了。當時學法也不深,但《轉法輪》裏師父的話震動著我的心,「我們煉功中來了劫難的時候,你還把自己當作常人,我說你的心性那個時候就掉到常人那兒去了。就在這一個問題上,最起碼你掉到常人那個層次上去了。」

師父被蒙冤,大法弟子被無辜迫害,我曾三次進京證實大法,兩次被非法勞教。第三次進京證實法時,堂堂正正去,堂堂正正回。當我從勞教所回家時,家庭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丈夫由煉到不煉,並且堅決反對;不給我錢花,還經常打我,而且還有了外遇,更不可思議的是還提出了跟我離婚。

這突如其來的痛苦,我好像一下子掉進了萬丈深淵,不能自拔,痛苦的我經常流淚,在痛苦的十字路口徘徊。但不管我怎麼樣難受,我沒有答應丈夫離婚的要求。在我心理承受到了極限的時候,我又開始背《轉法輪》。在不斷的背法中,對丈夫的怨恨逐漸減弱,開始關心、接近他,用自己掙的錢給他買衣服,買他愛吃的東西,在背法中歸正自己的言行。我們有了溝通,有了共同語言。在二零零五年新年時,他從新走進大法修煉中來,並寫了嚴正聲明。

過年那天,我們舉杯共飲(飲料),當兩個杯子碰撞在一起的時候,當我喝下這杯飲料的時候,酸、甜、苦、辣的滋味混在一起,不知是甚麼滋味。我的心在翻騰,在丈夫身上,多少個日日夜夜的痛苦、煎熬,在不斷的背法中,在剜心透骨的去執著中放下了。我抑制住自己的感情,平靜的說:「這是咱們家五年來最愉快的新年,願咱們家和睦相處。」

在師父法像前,我淚如雨下,像我丈夫這樣犯過大錯的人,燒過、毀過大法書,給大法抹過黑的人,師父還給他改變、悔過的機會,沒有放棄,只有救度。在師尊法像面前,叩謝師尊的慈悲,叩謝師尊的大慈大悲。我們只有精進實修,用心去做好三件事,才不負師尊所望。

在幾年不斷的背法中,去掉了很多執著心。現在一天背一講《轉法輪》,通讀兩講,突破了學法、背法睏的狀態,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早晨六點半從家出去講真相、救人,十點多鐘到家。中午發完正念後,我和丈夫就到同修家學法。同修離我家比較遠,需要騎半個多小時的自行車。學完法後,互相交流後,我們兩人一組,再出去講真相。到家吃完飯後,抓緊時間,我和丈夫還學一講《轉法輪》。

我背法的時間一般是在晚上十點多鐘左右到十二點發正念,晨煉,每天這麼循環著。有一天,孩子問我:「媽,你現在是超人嗎?」我說:「你應該說我是超常的人。」在不斷的背法中,我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身體一身輕,學法時很靜。

背法使我去掉了怕心,背法使我加強了正念,背法使我闖過一個個難關。

二、多學法是救人的根本

救人的是法,只有學好法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這是在救人過程中體會到的。由於師父的安排,我和同修整體配合講真相、救人,每天裝著《九評》書、光盤,往返四、五十里,從農村到城市,從城市到農村,每天這麼堅持著,配合已有一年半的時間。每天勸退人數在四、五十人,有時也有少一些的,每天進家都是一身的泥土和滿臉的沙塵。

我們用心對待每一天,用正念對待每一天。有一天我剛進家門,孩子看見我就樂,把我樂的很納悶,我說:「你樂甚麼?」孩子說:「你快看看你的臉,怎麼這麼黑?」我到鏡子那一看,我也樂了,鼻子兩邊都是黑的,眼圈也都黑了,臉也是黑的。看著鏡子中的我,我也笑了,笑的是那樣舒心。這時,我想起了師父《洪吟》〈笑〉。

我們每天很艱辛,艱辛中我們是那樣樂觀,是那樣的榮耀與幸運。我們每天有師尊的加持和鼓勵,我們感謝師尊給我們這麼大的榮耀!我們感受到了在救人中心性昇華中的美妙,感受到了多學法、學好法,說出的話才有法的威力,才能使更多的人被救度。有幾件事使我特別感動。

有一次在一條小路上,我正推著自行車走,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主動的微笑著和我點頭,我也趁機會說:「兄弟,你認識我嗎?」他回答說:「看你面熟。」我說:「也許咱們有特殊的緣份。我順便問你一件事,你知道三退的事嗎?」他回答說「不知道。」當我說完後,小伙子很快的退出了惡黨組織。當他要走時,小伙子握著我的手說,「大姐,謝謝你」,並說:「我是公司跑外的,你們需要錢嗎?我可以幫助你們。」我說:「你這善念足矣了。」臨走時,小伙子對我說「祝你成功」,我也祝他「好運常在」。我為他的選擇祝福、高興。

還有一次在一條馬路上,有很多人在建橋,我正推著自行車走,有一位大哥跑過來說:「大妹子,你還認識我嗎?」我仔細一看,是某地蓋樓的包工頭,是在工地上認識的。當時他把我們請到他的辦公室,使他有更多的時間了解法輪大法真相。臨走時我送給他一本《九評》書。今天又主動打招呼,他看見我們特別高興,並告訴我們建橋的人都是新來的,現在正在幹活,等中午休息了你們再來。聽完後,我們向大哥表示感謝。我們很容易的使建橋的大部份人都退出了惡黨組織,還送給了神韻光盤。一個明白真相的生命,也在幫助我們救人。

隨著師父正法不斷往前推進,我感到自己的責任越來越大。除了上午講真相、救人外,下午集體學完法後,和同修配合還是救人。下午我們針對中、小學生講真相,使很多中、小學生明白了真相,有了美好的未來。不管是城市、農村的小朋友,認識我們的人越來越多。有的小朋友說:「阿姨,你已經跟我說過兩次、三次了。」在跟小朋友講真相的過程中,也有很多感人的事,現寫兩例。

一次有一位小朋友向我走來,我主動跟小朋友打招呼,說過幾句話之後,我就跟他講退隊的事,小朋友很快就同意了。臨走的時候跟我說:阿姨,你有貼的嗎?我也想貼「法輪大法好」。我說:「小朋友,真的對不起,阿姨今天沒拿著。有神韻光盤你看嗎?」他說:「看,我家有電腦。」我說:「讓你父母也看看。」小朋友說:「行。阿姨再見。」說完飛快的從我身邊跑過。站在那,我的眼睛濕潤了,直到小朋友的身影在我的視線中消失。天已漸黑,但我的心很亮。

在農村一個小學校旁,有四位小朋友正在玩,我主動跟他們打過招呼之後,就告訴他們退隊保平安的事。他們很認真的聽,聽完後,都退出了少先隊。我告訴他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小朋友們離開我時,一個個雙手合十,挨個給我鞠了一個大躬,並跟我說:「阿姨再見。」我深深的被小朋友們的行為感動。我淚水漣漣,感謝師尊對弟子的鼓勵,弟子一定不負師尊所望,精進不停,救度更多的世人。

三、一次講真相的過程,展現大法的超常

隨著時間的不斷往前推進,我們走進了全新的二零一零年。新年剛開始,在正月十一,我與同修配合,帶著《九評》書、真相資料,到五、六十里地以外的農村講真相、救人。我們不到七點騎著自行車,踏上了講真相的路程。那天,天很陰沉,但兩邊的山依然是那樣的雄偉、壯觀。很多有緣人來到我們身邊:有在馬路上幹活的,等車的,等人的,還有橫過馬路的。這樣的機會,我們都不錯過,使他們都有機會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中午,我們簡單吃過飯後,一點零四分我們開始往回返;天更加陰沉,並下起了小雨。毛毛細雨滴落在我們身上,我們沒有想避雨,也沒有想儘快回到家,我們腦子裏只想救人。在雨中,很多有緣人來到我們身邊。

有兩個小朋友打著傘在路邊上玩,我覺得太明顯了,是師父安排的。講過真相後,兩個小朋友都退出了少先隊。再往前騎,又有兩個小朋友打著傘向我們走來;兩個小朋友也都退出了少先隊。再往前騎,又看見哥倆打著傘在等車,其中一個是團員,一個是隊員,也都三退了。再往前騎,又看見馬路那邊有四位小朋友在玩。我走過馬路,使這四位小朋友也都退出了少先隊,都露出了微笑。我們繼續往前騎著,又看見村子裏有兩個小朋友在走,我們又騎到他們身邊,使這兩個小朋友也都退出了少先隊。這時又看見六位小朋友從草堆裏陸續出來。我們又抓住機會,使六位小朋友都退出了少先隊。

從村子裏出來,又來到了馬路邊。雨還在不停的下著,我們的衣服都被雨澆濕了,頭髮也濕了。我們沒有難受的感覺,我好像被一種巨大的能量包容著,全身熱乎乎的,身體一陣陣發熱。我感到了師父的加持,感受到了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師父帶我們一直往前走著,我是多麼的幸運,我感受到了師尊的佛恩浩蕩,我感受到了師尊的無量慈悲,我激動的淚流滿面。淚和雨交織在一起。雨中講真相,真是另一種意境,是那樣的美妙與超常,我的身體好像到了另外空間,輕盈、美妙,雨真是佛對人的一種慈悲。

我們繼續往前騎著,又先後看見兩位大姐,也都退出了少先隊。兩位姐姐都特別好,讓我們到她們家避避雨再走,說我們這人太好了,有時間一定要到她們家坐坐。我們說「一定的」。

師父又安排了很多有緣人得到了救度,就不一一細說。一天的講真相,下午五點多鐘到家,往返一百多里地,八十四人得真相並做了三退。雨中講真相的經歷,讓我回味無窮。

每天從家中出來時,第一念就是請師尊加持弟子的正念。每一個生命的得救,都見證著師尊的慈悲偉大,每一個生命的得救,都是一個故事,這故事的背後蘊藏著師父多少苦心安排,師尊為眾生得救操了多少心啊。

我要在所剩不多的時間裏,靜心學法、背法,以最純淨的心去救度更多的眾生,把最好的消息告訴師尊,讓師尊多一份欣慰,少一分操勞。我們的整體,在法的指導下,一定會越來越走向成熟、理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