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留給大法弟子的正法歷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十年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比較穩定的走到今天,證實著大法,救度著被謊言迷惑的眾生,同時修煉著自己,現將修煉中的苦與樂與同修們分享。

一、現在的歷史是留給大法弟子的

我是一名縣級醫院醫生,二十多年來,一直忙碌在臨床笫一線上,加班加點,兢兢業業的工作著,想練就一身好技術,出人頭地,光宗耀祖。三十多歲便多病纏身,哮喘、婦科病、關節疼,慢性鼻炎等。

一九九六年,我喜得大法,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無病一身輕。在去名利之心過程中,踉踉蹌蹌,我想當科主任,卻越想越沒有,等這顆心經過一次次魔煉,終於修掉時,水到渠成的當上了,此時,一點也不稀罕了。利用工作之便,使許多人明真相得救、甚至得法。

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做好三件事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我希望能有個閒散的工作環境,又不想走關係,在現有的醫院環境中,人手少,醫院給定的經濟指標都難完成的情況下,我的想法簡直是天方夜譚。然而,兩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被調到一個輕鬆的崗位上,幹了一年,便被調到一個非常閒散的科室,工資照發,我可以很好的平衡工作與修煉的關係,又有足夠的精力投入到三件事上。當看到一線的那些科主任為了經濟利益上下求索,焦頭爛額,還樂此不疲;原科室的醫生們有的累出病了,有的發牢騷,而自己看淡名利,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心中不知如何感謝師父。

二、展現大法的美好,不失時機救眾生

修煉後工作中心性的提高,使很多人受益,我經常將紅包退還給病人,或交到住院處做病人住院押金,在病人治癒後出院前,將病人送的購物卡退還,工作認真負責,替病人著想,只要能治病,用最便宜的藥,拒絕藥物提成、回扣,贏得了病人的信任。在物慾橫流的當今醫院裏,每月幾千、上萬的回扣不拿,早就被看成了傻子,別的醫生住的是大房子,開的是好車,每天吃香的、喝辣的,辦事一路綠燈……而我,每天心安理得的工作著,接觸病人的過程,就是讓眾生了解大法真相的過程,看著從我這裏走出去的世人不但病好了,生命都得救了,心裏有說不出的高興。工作中,雖然用便宜藥,但治療效果很好,多次遇到病人在幾家上級醫院裏確診甚麼病,需做手術,而我用保守方法,幾天就治好了。且花錢出奇的少,受益的病人多少年了,還在傳說著。我心裏清楚,師父安排他們來我這兒得救的。

我家有個公司,近幾年來效益非常好,即使在今年經濟危機的形勢下還能贏利。醫院裏,他們有的我有,他們沒有的我也有,很多人羨慕我有福,我也很注意自己的形像。有的人,我能為他辦事時,和我很熱乎,大法被迫害,我被迫害,他離我遠遠的,以為我這輩子完了。然而,十年過去了,再見到我時,老遠我就和他打招呼,看到現在的我,氣色很好,身體很棒,談一談,孩子也上了名牌大學,我的日子也過的好,工作很舒心,漸漸的,他的表情由冷漠變熱情,我會不失時機的告訴他:「修大法是有福份的。」順著他的執著,告訴他大法真相及三退。也經常聽有人說:「如果修大法都和你這樣,我也修。」

我給公司裏的每個職工都講了大法真相,來公司辦事的人、吃飯的人儘量不錯過。他們幾乎人人佩帶護身符。公司裏的職工有的有病時念大法好,病就好了。有的災難面前念大法好免災了。有的職工在丈夫出差半路遇到大霧時,電話告訴丈夫念大法好,一路順風。

大法遭迫害十年了,十年來,我們醫院裏的醫生、護士發生了好多事情,有車禍致死的、致殘的、有猝死的、有腦瘤的、有各種癌症的、心臟病的,青壯年就死了七、八個,其中,有五個曾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還有很多人得各種病,或家裏出現甚麼魔難。

有一次,我科裏有一位護士長說:「迫害法輪功多年了,咱醫院裏的法輪功學員個個沒有病,精神狀態好,日子也過的好,人家的丈夫或老婆也都對他們好。」這位護士長身邊就有大法弟子,經常給她講大法真相,講善惡有報的道理,而且自己在工作中樹立了大法弟子的良好形像,使護士長非常認可大法,認可醫院裏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護士長全家人都做了三退。在惡黨所謂的「敏感日」,醫院的保衛科長要求她不准給大法弟子安排連續休班時,她主動抵制,說:「我的職工都像某某某那樣認真工作,滴水不漏的,我這護士長就好當了,你有甚麼權利限制人家休班,我今天非給她排上連休不可,出事兒我負責。」說的保衛科長灰溜溜的走了。一年後,保衛科長因多次參與迫害醫院裏的多名大法弟子遭了惡報,患晚期食道癌,痛苦的掙扎了一年後死亡,年僅四十八歲。而這位護士長在以後的兩次車禍中,有驚無險,得到了福報。

三、開創家庭修煉環境

我的家庭環境經過了十年的時間,發生了很大變化。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初期,我多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家人一度抵觸大法。我孝敬公婆,自己省吃儉用,每年給老人買各種衣物、每次回家都大包大包的買東西,老人身體不好時,帶老人看病、買藥,一次好幾百元。孝敬老人,我不和其他姊妹弟兄攀比,然而,我發現他們並不把我的孝敬當回事兒。我心裏好難過,我找自己,這觸及到我的名利心,一向孝敬老人,做好人,愛聽別人說好聽的話,我不要它。

我告訴他們:我做好是修大法所為。到醫院看病不找我,他們還真不方便,找我,我就幫他們,同時找機會再講真相,尤其公爹病重時,我不厭其煩的講,並一次次的將大法真相資料放在他們身邊,漸漸的,他們有的做了三退。到現在,全家人都做了三退,說過對大法不利的話的親屬都寫了鄭重聲明。家裏誰抵觸大法,誰就有病,今年上半年公爹還說大法弟子「參與政治」呢,半年功夫,公爹住了三次院,做了一次手術。

兩個月前,婆婆腿疼,不能走路了,經幾個醫院的專家會診,需要做大手術。在走投無路的時候,她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晚上睡不著,她一直念,第二天清晨,腿不疼了,至今兩個多月了,天天在家做家務,全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以前,我丈夫經常批評我見人就講真相,有意的請客時不叫我上桌,我意識到會錯過好多救人的機會,便智慧的單個進行,避免在酒席桌上講,並為他們保密,效果不錯。我身邊的大法弟子,這幾年來頻頻發生被非法勞教、判刑,每到此時,丈夫真緊張,一聽說在一起切磋的多個大法弟子被綁架了,趕緊打電話找我。師尊在多次講法時都提到安全問題,我想注意安全是法,做到是修,怕心是執著,一定要在實修中去掉的。聽師尊的話,我五年來一直穩定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丈夫的態度也變了,經常在我勸三退時幫我說話,也使他的朋友得救了。如今,家裏有很多事情他讓我安排,他很認可大法弟子的高境界行為,多次參與營救被迫害的大法弟子。

四、放下情、走出怨、兌現誓約

八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發現丈夫與一女人有不正當的關係,這對於一向浪漫、嚮往美好愛情生活的我是當頭一棒,我懵了,接下來的日子,我們經常吵架,多少個夜晚,我以淚洗面。

我是修煉人,向內找,我找到了根本執著──嚮往美好的愛情生活,同時暴露出對情的執著、怨恨心、妒嫉心、委屈心、對色、欲的執著等私心。我在學法中修,排斥它。可是,一遇到夫妻之間小小的矛盾,那怨恨心就上來,根本不守心性,久之,我感受到那怨恨心在另外空間形成了好大一個東西,尤其面對那女人時候的不冷靜。法理上明白,是我自己的錯,沒有這個執著,事情也不會在我這發生,為甚麼老找別人呢?說說容易,可在當時的矛盾中,放不下執著時,真的是剜心透骨。

我不斷的排斥它、抑制它,上來不好的念頭就排斥,發正念清除。漸漸的,心裏的怨氣越來越小。我多學法,用正念對待一切。誰沒犯過錯呢?常人中有涵養的人都能做到包容別人,我,一個大法老弟子,為甚麼做不好呢?怎能對的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呢?我的使命是救度眾生,證實大法。

我退出這個矛盾,再看矛盾的幾方,我和他及她是救度和被救度的關係,人生不過是一場戲,不要把戲中的角色當真。既然他們生在我面前,一定是有緣人,我要救他們。也許史前有約呢!

看到那個女人生活中遇到一些魔難,我主動幫助她、用大法法理教育她,趁機給她講大法真相及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的道理,她欣然接受,天天佩帶真相護身符,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車禍中,因念大法好,她有驚無險。疾病中,因念大法好,她不藥而癒。她成了活傳媒,將大法真相帶給她的親友,使她的很多親友得救了。她經常帶上幾份真相資料,在她居住的小區發放。隨著她的改變,我感受到那怨恨心在另外空間形成的東西解體了。

在一次培訓班上,一教授講課中說了幾句誹謗大法的話,她立即舉手表示反對:「我認為:法輪大法好。」師生們面面相覷,鴉雀無聲。她決心痛改前非,做個好人。這一切,丈夫看在眼裏,記在心裏。走出了怨,家庭和睦了,我輕鬆極了。救度眾生的環境越來越好,身邊的人經常幫我講真相,真是柳暗花明。

五、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

我是本地協調人之一,兩年前,因在一些問題上與幾個本地主要協調人觀點不一致,產生了隔閡。看到他們發不是明慧網的資料;聽到他們幾個協調人深入到農村、城區到處找同修切磋,經常要求別人接受自己的觀點,意見不一致時,便頻頻更換各地協調人。我覺得他們的行為不符合法。

那一段時間我學法常不能靜心,煉功懈怠,發正念常常手變形,且除了四個整點外,其它時間發的少,忙常人的事。因這幾個協調人之一曾為救度眾生做了很多事情,修煉中出現皮膚細嫩,也有過正念闖出魔窟的經歷,周圍的同修崇拜她。開始我也有意無意的跟人走,因以前曾為此摔過跟頭,我驚醒了,一定以法為師。我便給他們指出來,幾次被冷言拒絕,他們還讓同修遠離我,將我上線的資料斷開。我告誡自己:決不拉山頭。大法需要,我能做甚麼就做甚麼,要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我先調整一下自己的狀態,哪怕每天學一頁,一定靜心學法,儘量多學法,瞌睡沒突破,不能強為,抓緊清醒的時候學。發正念,要主意識強,發出強大的正念。講真相,一定用心。

我找到自己的妒嫉心、還有對名的執著,懦弱。我找身邊比較精進的同修切磋:我們要多看同修的長處,默默的補充同修的不足,提醒同修以法為師,對照自己的言行。當時他們的行為對我地整體上衝擊很大,尤其是鄉鎮,我們提醒同修對不符合法的言行誰看見、聽見就給其指出,遲遲不改變,就不要給其市場,免得影響學法不深的同修。我協調不了整體就協調局部,人人都是協調人,人人都是負責人,我們打破等、靠、要的思想,自己想辦法。很快,甚麼都有了,還引導有條件的同修建起了多個家庭資料點。

就在奧運前夕,二十個大法弟子在城區交流時被非法綁架,那幾個協調人全部被迫害,給當地救度眾生帶來了慘痛的損失。

問題暴露在我眼前,就應該我去幫助她們,面對同修的問題,不敢大膽談出來,怕同修傷害自己,沒有真正的為法負責,真是痛悔!在家的同修堅持高密度發正念,被迫害同修在裏面講真相,正念很足,加上家屬要人,迫害比預料要輕的多,還有兩名同修正念闖出。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們總結此次被迫害的漏洞,全盤否定舊勢力,趕快歸正,提醒同修,將安全放在第一位,緊跟正法的要求,經常小範圍切磋,然後每人帶動一圈,看到同修的不足,我們互相及時的指出,被指的同修趕快向內找,及時歸正。一年多來,我負責協調的這一部份同修一直穩定的做著三件事,比較精進。我們還經常向明慧網投稿,且大部份發表了。這更堅定了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維護明慧網的信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