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走好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八日】我於九八年十一月十三日喜得大法,這一天是個難忘的日子,使我生命得到重生。當時我是抱著祛病走進大法的。因為我得法前有多種疾病:十二指腸潰瘍、胃下垂、肝脾腫大、慢性膽囊炎、腎結石,最後到重慶三院還查出早期肝硬化,用過很多藥,長時間都沒有好轉,面黃肌瘦,腹部出現腹水,喪失勞動力,兩個孩子又小,已經走入絕望了。就在這時,有一天聽朋友說有一種氣功叫法輪功,煉功後能使病好,過了幾天我趕場,看到縣城來的功友在街上洪法。當天看師父講法的錄像,我就參加了。

接連看了七天,當看到四、五天的時候,我身體就有反應,肚子很難受,像打雷樣響。講法聽完後,我就請了《轉法輪》這本寶書回家。從那時起我天天學法煉功,也很精進,身體變化很大。

三個月後我所有的病就不治而癒,感覺一身輕,走路生風。那時我見到同修、朋友就講這功太好了,能使人身心健康,這麼好的功法在世間傳了幾年了,我怎麼現在才知道,感歎自己得法太晚了!那時每天都學法煉功,不管在幹活還是在走路都有師父的講法在腦子裏出現。我還組織我們鄉鄰的人也來學煉,組織他們看師父講法錄像,教他們煉功。

可是時間不長,「七二零」開始電視、報紙到處誣陷攻擊法輪功,有些家人也不讓煉了,多少有緣人因此停下來不煉了。我當時也被那種形勢嚇懵了,頭腦裏反覆問自己,這麼好的功法,怎麼會這樣呢?!教人向善怎麼會是邪的呢?!但是我還是沒有停止學法煉功,因為我身體受益了,只是自己在家煉,過了一段時間總覺的不對,要想去說句真話,就有了想上北京上訪的念頭。九九年的臘月中,我和同修甲見面切磋,同修說縣城的同修有的上北京上訪,有的上電視台講真相,當時我也想上北京去為大法討回公道,這麼好的大法不讓人學,這不在害人嗎?就約了同修一起去北京。那時快過年了,我把家裏做了簡單的安排,妻子當時也在煉功,她很支持我。我也顧不上過年了,第二天就和同修甲、同修乙一行三人踏上了上訪的路,當天晚上就坐上了到北京的火車,在火車上被警察發現是煉法輪功的,就把我們三人劫持到鄰近縣的一看守所非法拘禁,把我們三人分開關押。

當時我想:不管到哪裏,我都要證實大法好,迫害、反對大法都是錯誤的。在看守所,那裏的刑事犯很兇惡,要動手打人,不准我煉功。我就跟他們講真相,我說:我是有多種疾病通過煉功好了的,不煉不行,飯可以不吃,功必須要煉。我告訴他們江xx反對法輪功、迫害煉功人都是錯誤的,是犯罪、是在誣陷好人,我們修煉人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江xx是出於私心,為了權勢,是在妒嫉煉法輪功的人太多,心不正、怕失權,這樣下毒手迫害這上億的修煉人。我說你們千萬不要被騙,無知的傷害這群修煉人就是在害你們自己啊!善惡有報是天理,只有保護好人、做好人才能有好報,我說我是為你們好啊!慈悲心一出,當時那個牢頭老大就答應說:那好,我讓你煉,你教我們也煉!

從此後我在看守所每天都煉功,煉功時犯人們還安排人給我把守,不讓外面的崗哨看見,他們也都不打我。過了幾天,我想我不能老在這裏啊,我要回去。第二天,天剛亮,我正在打坐,被外面的崗哨看到了,又是亂叫,又是拉槍栓,並喊裏面的犯人制止我煉功,監室裏誰也沒動,後來那個崗哨惡警就走了。當天下午來兩個公安找我談話,問了我的情況,我也向他們講了真相,他們也作了筆錄,最後作筆錄那個惡警問我還煉不煉?我就回答他說:頭可斷,血可流,堅修大法不回頭。那兩個惡警當時發了一會呆,最後說你在家煉吧,不要上北京了。我說只要不迫害,我就不去。第二天,天還下著雪,他們就通知我本地縣的公安來接走了我們,到了本地縣拘留所又非法拘禁了十五天,才在師父的呵護下安全的回了家。

以後不管我走到哪裏都講大法的美好,修煉者可以達到祛病健身、身心健康,到二零零五年後又勸三退,救度有緣人。在做真相時也多次被國安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受到嚴重迫害。現在我已經是流離外地,在外地找了一份工作,能基本維持生活,也有安定的學法煉功環境。今年年初我又回了一次老家,也把親戚朋友做了三退,送了很多護身符給有緣人,囑咐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很多人都能接受。

看到這麼多人明真相得救,我也很高興,但是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在延續下來的寶貴時間裏,我一定要按師父的要求學好法,修好自己,多救有緣人,做一個讓師父放心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由於自己識字不多,法學的不好,救人的事也做的不好,拖了師父正法的進程。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