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病業狀態「保外就醫」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四日】大法弟子的交流重在法理,所以我不避諱自己的文筆如何,以下針對自己所經歷的事情的反思,如有偏誤,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家鄉有一位女同修,被邪惡綁架到監獄,正念抵制迫害,後來出現病業狀態,吃甚麼吐甚麼,發展到吐血,身體極度虛弱,被「釋放」回家,回家後病業狀態依然不變,雖然周圍許多同修經常去她家發正念,集體學法,但是狀態長時間沒有改變,後來該同修心態發生變化,主意識不強,誰說甚麼都聽,甚至標新立異者在她家搞對師父的三拜九叩等等。最後該同修「彌留」之際,有其他同修判斷她不行了,於是幫其「了願」,送她回老家了,老家(沒有大法弟子)的環境加速了她失去肉身的進程。很快她就去世了。

大約在其離世前半年,我搬離家鄉。當時對此事也是不得其解,按照師父的要求,看見那件事情的人都要對照找自己,所以心裏面一直在思考,等我在學法中完全明白的時候是在其離世一年後。

下面談談我個人的理悟:當時我們周圍的同修都認為她是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監獄走出來、做的很好。後來我悟到其實我們(包括她本人)都上當了。綁架是邪惡安排的,我們在真正的「全盤否定」上做的不夠:

在個人修煉階段出現「病業狀態」,我們直接的認識是:魔難。學法向內找,堅定信心完全排斥它,直至它被完全消除。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們一些學員卻執著上了「誰誰在正念解體迫害中寫下了輝煌歷程」這種觀念。當時很多同修都振奮於誰誰正念走出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的行為。只要「提前」出來,就會被認為做得好。其實我們在迷中修,舊勢力的因素給我們擺個迷陣,比如叫修煉長期有漏不改的學員進監獄或者勞教所或者洗腦班,我們頭腦中應該沒有執著「走出」或者「闖出」是勝利的觀念,因為那被抓被關押根本不是我們要走的路。

被抓進去本來就是走了舊勢力的路,走出來只是回到正路上的起始點,只是有條件的(「保外就醫」)擺脫了舊勢力安排的牢獄之災,剛剛開始回到師父安排的路上而已,能否徹底擺脫舊勢力安排、繼續走師父安排的路,還要看今後的表現。所以必須理智的對待。

從另一方面講,這些「輝煌」經歷如果能被新宇宙承認,豈不是等於承認擺迷陣的有功勞嗎?無論是誰因為甚麼原因「被釋放」都不應該有人動心,因為我們根本不應該走那個彎路。如果當時我們明白這一點,邪惡的迫害因素就無從寄生於「被釋放」的結果之中了。

我曾經看到在其他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中也提到,有的大法弟子離開黑窩回家後,依舊被病業狀態拖拽不放而失去人身。這其實就是沒有完全否定舊勢力安排的結果──沒被轉化而出了黑窩,只是破除了舊勢力一個安排中的一小部份而已,在今後的修煉路上真正做好三件事才是更好的破除舊勢力的由來已久的、事無巨細的安排。

另外我從理上悟到:不幸落入黑窩的弟子正念正行是在恢復和保持自己應有的修煉狀態,那麼是不是出現了促使我們離開黑窩的病業狀態,我們對這個病業狀態本身就不再反思和排斥了呢?修煉中我們需要它嗎?反迫害中我們需要它嗎?修煉中出現病業狀時我們應該持甚麼態度才談得上「正念」二字呢?也許有的同修會說這是師父在保護弟子演化出來的,那麼反過來想,出來是為甚麼呢?是為了繼續保持演化出來的病業假相,以便給邪惡之徒一個表面的理由、不再把自己抓回去嗎?肯定不是。

在家弟子的營救行為就類似於看到那件事情的人都要找一找自己,利用被綁架事件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同時向內找自己修煉的不足。如果我們過於關注「營救出來」這個具體的階段性的結果,不能完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會導致邪惡在結果中「下毒」,讓迫害延續。只有時時處處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走師父安排的路,才能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