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闖過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我家世代祖傳中醫,可卻治不了我十幾種疾病,病痛使我度日如年,苦熬半生,有幸在九五年三月喜得大法,是李洪志師父消去我所有的疾病。十五年來,我再也不用吃一粒藥,真是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和心性上的昇華,千言萬語表達不了我對師父的感恩之心,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今年七十六歲,沒文化,學法很困難,是師父看到我這顆求法的真心,使我能通讀《轉法輪》和大法、各種書籍和資料。全家人看到我的身心奇蹟的變化,都支持我修煉,也先後都走入了大法的修煉中來。

我一人住一套房,「七•二零」以前,我們家就是我們這個學法小組的使用場地,常人親戚有病來家住幾天,不治自癒,還會得法修煉。外地同修來,都感到這個場地能量場很大,有不舒服的地方,自然會好,(一九九五年到二零零六年)大約十二年,大法經文書籍資料都從我這發出,我女兒(同修)也做資料,所以我在學法、煉功、發資料救人上,一直是不錯的。

二零零七年,我在過家庭心性關上,守不住心性,爭鬥心、人心、情特重,在一次夜裏發小冊子資料時,被惡人跟蹤後,抄家,把我家所有的大法書籍資料,師父大小法像、錄像、機器都搶走,我也被非法拘留。回來後,我真是痛不欲生,後悔,內疚,大哭多次,對師父說,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我十多年的苦心教導,使大法資料點受了這麼大的損失。我一直陷於自責之中,振作不起來,怕心越來越大,身體自然也出現了假病業迫害,一個月內,連發三次不同的病態。

第一次,高燒兩天多,昏迷不醒,不吃不喝,女兒和同修們發正念幫我過了關。過後,也沒有向內找,悟性、法理都跟不上,所以又出現了第二關。在夢中,右肋被急劇痛醒。當時保姆(同修)要打電話,叫我女兒來,我不叫打,怕女婿知道,要送我上醫院。上次發燒,他知道,就叫上醫院,我已退燒,所以不想驚動他們。到第二天上午,我女兒上班路過來了,又約同修來發正念,可效果不明顯,同時不約而同來了三位也學法、也邊吃藥的同修,看我臉色發青,面目都扭曲了,承受到極限了,他們都勸我上醫院吧,別出大麻煩了。我女兒和其他同修都問我,你表態,上不上醫院?

我心裏一直在求師父救我,師父決不會不管我,心中想起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我堅持大法,信師信法,決不含糊的說:我不去醫院。這時我女婿車到了,非叫我上車去醫院,我說不痛了,還去幹啥?這個神奇的止痛,同修們都是激動的感謝師父,我女婿和來的常人更感神奇。

第三次過關是保姆不在,我一人正學大法,突然鼻子流血不止,嚇壞了,急打電話叫鄰居,把同修叫來幫我發正念。同修一見,衛生間外都是大片血,堵也堵不住,她問我頭暈不暈?我說不暈。大約有二十分鐘才止住,也不告訴我女兒,過後啥症狀也沒有了,我又過一關。

三關過後,我按師父向內找的要求,振作起來,學法煉功一天不少,在救人上比較單一的做,過於欠缺,補上這一課,從實際行動,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和完成我的誓願,做個合格的大法徒,走助師正法,走好最後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