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過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我於九八年十月份有幸得法。十一年的修煉並不平穩,因自己未修紮實,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間被惡警綁架進看守所四個月,鄉洗腦班二個月、非法判刑二年。由於有漏,執著回家,在看守所、獄中違心的寫了不煉功的「保證」。回到家後明白這些「保證」是不能承認的,於是發表了嚴正聲明,堅定走自己修煉的路。今年一月遇到很大的病業關,以下是我闖病業關的經歷,寫出來和同修交流切磋。

一月一十七日,我幫人家打掃衛生。當爬上竹梯擦二樓磁磚牆時,聞到一股香味(他家供的甚麼東西),感覺很不舒服。當時只念了一遍正法口訣,心裏並不穩。當我繼續擦牆時,竹梯腳「啪」的響了一聲(當時未叫人扶梯子),我在上面抓不穩牆,一下子掉落在地,仰躺著。頓時,腰脊和臀部痛徹心髓,我大聲喊道:「師父,救救我!」在地上躺了一兩分鐘後,我站起來走了兩步,但腰脊的疼痛使我無法再堅持。

在他家躺了兩個多小時,女兒和同修A來幫我發著正念。醫生也來看了一下,叫馬上送往醫院拍片檢查。當時我一直說我沒事,但卻沒法動彈。女兒對我說,去醫院你也得站起來,回家你也得站起來,你一定要起來。於是我翻跪在地上,在女兒和同修A的攙扶下走回家。路上歇了三四次,我一直背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在家一直躺在床上,只感覺痛。第二天中午,丈夫見我不能動,堅持叫救護車用擔架將我抬上車送往醫院。在醫院拍片顯示腰脊骨折,部份骨頭粉碎壓迫了神經,導致我腰部沒有知覺,即大小便可能失禁。對此,我予以否定:我身體的一切細胞都是同化真、善、忍的,肯定沒事。醫生當時就說我是癱瘓前期,要立即手術,我堅決反對。我想,醫生怎麼可能診斷的了我?第三天晚上,我就嘗試著坐起來散盤著煉了一個小時的靜功,並下床走了幾步。

這幾天裏,幾位同修都來看望過我,特別同修B引述的師父關於好事和壞事的講法,使我一下轉變了思想,從自責中走了出來(當時我一直很難過,覺的一個煉功人怎麼能躺在醫院?)。我想到師父說「七分精神三分病」(《轉法輪》),我根本就沒病。第三天,我感到肚子右邊很痛,醫生看了一下,叫我嘗試大便,不行的話他再想辦法。於是我開始在病床上大便,近一個小時也未成。我想我一定要自己解決大便問題,於是我開始用手去掏,一兩個小時後才掏出一點。但我有了信心,我相信自己能解決大小便問題,醫院所診斷的「大小便失禁」對我根本不起作用(當時我一直插著導尿管)。醫生一直催促著丈夫女兒作決定,到底要不要手術。我們拒絕了手術,第五天早上辦好出院手續,醫院護士幫忙聯繫救護車將我送回家。

回到家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大小便問題。我一直說我能大小便,但回到家的第二天下午,我還未小便過。當時感到自己想小便,但就不知道怎麼排出來。於是想到插一根管子把尿引出來。但不知道尿道在哪兒,也就沒能引出來。我就想:不管了,順其自然。過了半個小時左右,突然想要大便,小便也出來了。

在家躺著時,我很疼痛,容易被疼醒。這天晚上,我一如既往的聽著師父的講法錄音,心裏想著:為甚麼從竹梯上摔下來,並且摔的那樣重?我醒悟過來,是因為忽視了發正念,平日並沒有認真重視。從竹梯摔下來的那一刻,頭腦裏一片空白,沒有正念,完全被抑制住,麻木了。我又向內找,發現了自己不善、爭強好勝的心。白天與姐姐(同修)說話不祥和,總是話中帶刺,傷她。當我悟到這些,就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在摔到的第十天,我就讓女兒稍微攙扶著我到茶館去,向世人講述大法的美好,清除世人對大法的誤解。現在我已能自由行走,並可以騎自行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