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過巨關和巨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最近在明慧網上看到有同修被病魔迫害離世的事情出現,我們當地也有被病魔奪走生命的同修。我認為不管是甚麼情況,不管是否修的有漏,都不允許舊勢力以病魔這種方式奪走他們的生命。我今年六十歲,二零零二年才得大法,得法比較晚,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同時進行。今天我把自己過病魔關和其它險關的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切磋,由於自己修的不精進,幾年來不斷出現各種關和難,自己又沒甚麼文化,一直不好意思寫出來。今天我覺的還是寫出來與還在病魔中的同修交流,讓同修儘快走出這一魔難,提高上來,救度更多眾生。

正念闖過病業關

我從四十來歲就病魔纏身,甚麼腰痛,胸痛,腳後跟、耳朵根都疼,還得過胰腺炎,這個炎,那個炎的,渾身沒有不疼的地方,脖子一點不能動,連吃飯喝水都的家人喂,經常住醫院,有時疼痛難忍,經常失聲痛哭。為了治病,大、小醫院跑了不少,甚麼偏方都用過,還找按摩師推拿、拔火罐,……光按摩師就換了五個。有的偏方,酒裏泡小蛇,喝了十多瓶,吃中藥有一次一連吃了一百一十七副,吃的渾身起疙瘩,都藥物中毒了。為了治病,我還練了七、八種功,最後病沒祛,還招來了動物、低靈等東西附體,把自己身體搞的亂七八糟,我真是痛不欲生,多次產生輕生念頭。

就在我走投無路時,二零零二年十月我找到了大法。得法的第二天,師父就給我身上下了法輪。一天,我煉第二套功法(因為過去胳膊疼,甚麼都不能做,胳膊抬不起來)我覺的有人從我右側把我胳膊一下抬起來,又轉到左側把我左臂抬起來,我能做頭頂抱輪了!師父又給我全身調理。有一次做夢,從嘴裏吐出很多小蛇來。還有一次晚上睡覺,還沒睡著,一條大蟒壓在我脖子上,使我喘不過氣來。以前胸部經常鼓起一個饅頭大的大包來,那個大包還會說話,嘀哩嘟嚕的說,說的甚麼我也不知道,那時候我沒學大法,不懂是怎麼回事,還以為練氣功練出了功能;學法後我才知道,因為我練了亂七八糟的功,招來了附體。我每天學法、煉功,沒幾天我胸前這個困擾了我八、九年的大包再也不出現了,我知道這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把那些附體、低靈的東西都給徹底拿掉了。我的肩膀不偏了,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消除了。

全家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才學幾個月,有一天我女兒來家看我,見我在廚房裏做飯,高興的說,老媽才學法這麼幾天,身體變化這麼大!全家人都非常高興,丈夫也支持我煉功了。

開始不懂怎麼修,那不正確狀態接二連三的出現,但是和修煉前出現的感覺不一樣。二零零三年正是鬧非典的時候,我全身疼痛,動彈不了的狀態又出現了,手不能拿東西,生活不能自理。全家人看我又「病」的厲害,手直哆嗦,連碗筷都拿不起來,吃飯還得人喂,就要往醫院送我,可是我仍然堅持半夜起來煉五套功法,白天學法。我拿定主意,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大法的沐浴中,在正念的作用下,闖過了這次病業關,沒幾天身體恢復正常。

二零零四年我和丈夫回老家,坐一輛小轎車。車開出不遠,我就吐了幾口紅色東西和血水,一路上吐了七、八次。車剛一到,下了車我又蹲下吐了一陣,吐出一大口、一大口黑紅色血塊。丈夫攙上我說:趕快去醫院,這還了得!我站起來,覺的真是一身輕,自己往家走,進了家和兄弟姐妹又說又笑。我八十多歲的老娘說:今年回來這麼有精神,臉面好看,眼窩也不黑了。丈夫說:「也神了,吐了一路血,反倒精神起來了。以前每年回家帶一個大包,裝的都是藥。」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一天吃完飯,突然都吐出來,腰疼的一點不能動,自己也上不了衛生間,家人攙著去也小便不出來,憋的不行,身躺在床上也尿不出來,丈夫給兒子打電話,讓他用擔架抬著我上醫院。當時我心裏有堅定的一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我說:你們不要擔心,我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就這樣,上不了廁所,在臥室裏放個便盆,過了十多天,一切恢復正常。

二零零六年三月份,我出現了不能吃東西的怪狀態,吃甚麼吐甚麼,沒多少日子,我一百多斤的體重瘦到八十斤。全家人都急壞了。我哭著說:我沒修好,自己才出這些麻煩,真善忍我沒做好。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抓緊時間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堅持集體學法,每天都和同修一起學法,我也經常出去講真相,救人。很多人說我瘦的脫了像,我也不往心裏去,雖然樣子看起來瘦弱,接孫子,做飯甚麼活都能幹。三年多來,我雖然吃不了東西,總是吐,可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三件事一樣不落。尤其在奧運期間,邪惡以所謂的奧運安全,大肆抓人,關押了不少大法弟子;真相資料供不上,有的學員人心浮動,我心想不能受邪惡干擾,越是這種時候,越要做好三件事,決不能承認舊勢力安排,一定要全盤否定它!有一次我貼大法真相貼在警車上,警察正在處理倆人打架的事,圍觀的人很多,都看到了警車上貼的大法真相,我很高興。一下子我憋的上不來氣,我知道自己產生了歡喜心,我扶著自行車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鏟除自己空間場內的一切邪惡生命與邪惡因素,全盤否定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干擾,一會好了。因為我的顯示心、歡喜心出來了,邪惡是無孔不入的,把那個執著心一放下,邪惡自滅。

我每天二十四個整點都發正念,學法小組一天沒間斷(有事或出門除外)。魔了我三年多的病魔關終於闖過來了。我的體重由八十斤恢復到一百二十多斤,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通過闖過一直魔了我三年的病業關,我體會到,在病業狀態中,無論怎樣難受,都不能放鬆學法、煉功、發正念,不能離開同修集體學法修煉的環境,每時每刻不能忘記自己是大法弟子。

正念闖過傷害關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天我騎著自行車在人行道上走著,後面來一輛出租車,一下子撞在我的後腰上,倒在地上動不了,我心裏不住的念「法輪大法好」,自己還是起不來,司機把我扶起來,我站不住。司機說:姨,你腳尖朝後了。司機可嚇壞了。他把我抱到出租車跟前,讓我靠在車上,他說:快去醫院吧。我說:不要緊,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我給他講真相,他退了團隊。身邊另一個人也退了。很多人圍過來看,我就講法輪功是救人的……。司機還是放心不下,要送我上醫院。我說:孩子,你開著車走吧,我不記你名,不記你車號,放心走吧。記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把今天遇到的事和你親朋好友實事求是的講一講就行了。他連聲說「謝謝」,我說要謝就謝我們師父、感謝法輪功吧。我騎上自行車回到家,一看腳尖正過來了!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天送孫子上學回來,騎自行車摔在一塊石頭上,血順著鼻子和嘴不住的往外流,頭腫的又胖又大,我一摸頭都木的,沒有知覺,左眼一點東西也看不見,右眼用力睜能看一點東西。整個頭臉腫的不像樣子,躺在地上怎麼也起不來。但我心裏只有一個念頭,我是學大法的,沒甚麼事。過來一個男士說:哎呀!流這麼多血!我讓他把我扶起來,他嚇的不敢看,就走了。一位女士走過來,用一卷衛生紙,讓我擦鼻口淌出的血,怎麼擦也擦不完。她要給我家裏人打電話,我說:家裏沒人,別打了,謝謝,謝謝!我心裏求師父:我要站起來回家,讓血止住別流了。我騎著車子回到家,剛一進家門,血又呼呼流開了。我打電話告訴女兒去學校接孩子。我說,我摔著了,不能接孩子了。女兒一聽急忙打電話告訴兒子,他們一齊趕回家,一看我這個樣子,地上滿是血,腦袋腫的都認不出人樣了,整個頭臉變成黑紫茄子色的,誰見了都害怕,他們驚呆了。我告訴他們沒事,過去多少關、多少難都過來了。

女兒沒回家,看護了我一宿,我一夜雖然不能躺下睡覺,可是我一直背法、發正念,三點五十分準時煉功。兒子早晨來了一看,說,好的這麼快,腫消下去很多,整個頭部還是像黑紫茄子一樣。朋友老倆口來看我,前後變化之大、之快,真是不可思議,他們不住的說,這功太神奇了,頭幾年瘦的皮包骨,現在都胖起來了,人也顯年輕漂亮了;這回出了這麼大事又奇蹟般的好了。我說:按照真善忍標準去做,誠念「法輪大法好」一個常人癌症還好了呢。法輪功傳單、小冊子寫的都是真事,可不像中央電視台造假、欺騙世人。

修煉中我能闖過一關關一難難,我明白了一個法理:「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轉法輪》)

我是個業力大悟性差的人,得法七年來就是憑著自己對法堅定的信念闖過來了,不管遇到甚麼關、甚麼難,我就是不忘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修煉這七年來病魔關、取我命的生死關一樁樁、一件件從未間斷,特別是奧運、六十年國殤日前後中共邪黨不斷上門迫害騷擾,今天讓寫保證、明天讓簽字,我一律不配合。在邪黨迎六十週年加緊對法輪大法弟子抓捕關押時,我周圍的同修有的去了外地,有的家裏有事,平時要發的真相資料送來積攢下很多,我就把同修沒來取走的各種資料提上一大包,騎上自行車到較遠的地方,更需要救度的世人中去發,有光盤、小冊子、粘貼等。除此之外,我抓緊面對面講真相,不管來串門的,還是自己在外面接觸到的,都是我要救度的有緣人。家裏的人,自己丈夫、兒子、女兒等親人退出黨、團、隊。來家串門的有公安局、檢察院的我也給講,給他們做了三退。多年的老朋友、同事不見面,我去家拜訪,很多也都辦了三退。我還利用回鄉探親機會講真相、勸三退。特別是零九年回去,他們看我一個死亡線上掙扎了二十多年,病魔纏身的人八十斤的體重恢復到一百二十多斤,現在無病一身輕,紅光滿面的。鄉親們說:你們全家都有工作,老頭對你這麼體貼,孩子們都很孝順,你真有福氣……沒等他說完,我就說:我能得了大法,最幸運,這才是我的福氣,法難得啊!要是沒有師父,沒有大法,哪有我的今天啊!過去錢多光吃藥,成天難受,愁眉苦臉,有錢我享受的了嗎?鄉親們連連點頭稱是。這次我回去半個月,給他們講真相,過去不信的都信了,講三退一共退了一百六十多人。

回顧自己七年多的修煉歷程,用師父的法一對照,發現自己走了這麼多彎路,修的這麼苦、這麼累,很多關和難反反復復的纏繞著自己。師父在《道法》中講:「長期以來大法中的眾生,特別是弟子一直對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著一種不同層次的誤解。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原來自己把學法、煉功、講真相、勸三退都當任務去完成,做事心那麼強,對法也是感性認識多,沒有上升到理性上認識,修煉一直停留在祛病健身,怎樣闖過病業關,遇到危險怎麼過關,很少從心性上提高自己。本來得法後,師父已經給自己一次次的淨化了身體把過去練其它功招來的亂東西都拿掉了,病從根子上給淨化了。可是自己一有難受就以為是病,也想到自己是修煉人,可是正念不強,潛意識中老是疑心,麻煩來了就想:怎麼自己又這樣了,又那樣了,是不是犯病了?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作為一個煉功人心性就應該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執著心,同樣會給你帶來麻煩。」「因為你一認為它有病的時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煉功和真正修煉的,特別是這種狀態,它不會導致有病的。」

就是通過這次寫自己修煉的經歷,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我一定要從根本上挖掉它,不要讓師父再為我這不爭氣的弟子操心承受。在最後這值千金、值萬金的短暫日子裏,不再讓邪魔鑽空子,干擾自己完成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

我把自己整個修煉過程回顧了一下,大關、小難數不清,我把它都記了下來。我抱著一本字典,不會寫的字就查字典,每天有了時間就寫,每寫一件事我就想想做的合不符合大法的法理,一邊寫一邊學法,一思一念用法來衡量。寫了一個多月,寫了厚厚的一大本。丈夫回來看了說:哈哈,不識幾個字,還能寫出一本書來,不簡單!寫完後,我又用了一個多星期時間整理了一遍,重點選了其中幾件有代表性的事。通過梳理,很多法理明晰了。這也算我給明慧的一次投稿吧。寫完這個交流體會,我覺的自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感覺自己整個身心都被慈悲包容著,渾身輕飄飄的,美妙無比。

以上是我自己的一點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希望能對一些與我有相似魔難的同修有所借鑑,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並懇切希望明慧編輯部給予指點,幫助我邁出這與同修網上交流的第一步。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