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老年同修闖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零九年十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十點鐘時,同修打來電話,要我下樓,接我去她媽家,說她媽(同修)都79歲了,肚子疼的厲害,今天早晨,她下身開始大流血,已經一天了,有點兒挺不住了。我立即找另外同修一同去。

她媽家住在郊區農村,離我們縣城五、六里地,我們趕到她家時,已經夜裏十點半多了。大娘流血很多,褲子穿不上,也坐不下,蹲在炕上,流的是鮮血和血塊,炕上到處都是血,又腥又臭。大娘肚子疼的直冒汗,難受的直哆嗦。兒女們(多數修煉)看見老太太這樣,怕挺不住,有的張羅上醫院,大娘也沒了主意,怎麼辦?

正在大家拿不定主意的時候,電話鈴響了。大娘的大兒媳婦(同修)從長春打來了電話。她堅定的說:「咱們是修大法的,要信師信法,媽都快80歲了,上醫院能好嗎?只有信師信法才有救。不要怕埋怨,要堅定信心,快發正念。」聽她這麼一說,大家堅定了信念。我們對大娘說:「你這麼大歲數大流血,醫院救不了你,只有師父能救你。」「只有堅定的信師信法,才有救。疼的不是你,是邪魔亂鬼,是舊勢力的迫害。」大娘也堅定了信心,跟同修一起堅定的說:「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啥也不怕,誰也動不了我。」

我們六個大法弟子,兩個人幫大娘擦血,收拾衛生,四個人發正念。一個小時過去了,大娘的流血還沒止住。快到12點了,我們切磋了一下,要在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時,一定銷毀迫害大娘的魔。我們六個圍著她發正念。

大娘坐不住,疼的她腦袋一個勁兒的哆嗦,臉上的汗往下淌,也堅定的喊出「難忍能忍,難行能行。」「邪惡誰迫害我都不好使,我就聽師父的。」話音一落,「嘩」一下淌出一大灘血,炕上淌成了溜。我們抖摟開整卷整卷的衛生紙去擦。12點10分,發完正念,擦完血後,大娘流血止住了,也能坐下了,還能躺下休息了。

我們看見大娘安靜了,下地開始煉功,大娘說:「我也要煉功。」她穿上褲子,和我們一起煉完了五套功法。快四點時,我們才開始睡覺。六點起來發正念,大娘也起來和我們一起發正念,早晨也能吃飯了。她流著淚激動的說:「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要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路,別的我都不要,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幫助大娘闖過「病業」關,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過去她家雖然全家修煉,也有帶修不修的,這回都親眼見到了大法的超常,個個精神振奮。

事後,我們進行了切磋。讓我們遇到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表面上是幫助大娘闖關,其實也是我們自己在闖關。大娘不識字,學法時聽別人念,或者聽錄音。去年下半年學法時常睏,身體一不舒服,就怕死,怕給大法抹黑。她是學法少,有怕心,被魔鑽了空子。這件事使我們深深體會到:闖生死關,必須有強大的正念,有堅實的學法基礎,才能闖過去;平時要多關心、幫助老年大法弟子;要發揮整體作用,十分必要。

以前她們學法小組是挨家輪著學,近兩個月,都集中到大娘家學。除了學《轉法輪》外,幾個同修還輪班到大娘家學師父在海外的講法,學《明慧週刊》。大娘怕自己學法時睏,天天跪著學法。她高興的說:「師父講這麼多法,我都不知道,講的太好了,我越學越愛學。」現在,大娘和同修們一樣,做著三件事,堅定的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