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嚴重病業狀態的一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我在兩個月前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而且來勢兇猛。之前,我一直覺得自己修煉狀態不錯,講真相也一直比較積極,在同修眼中,我也屬於比較精進的弟子,而且我比較年輕,在得法前也沒有非常嚴重的疾病,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我曾一度非常困惑,找不到問題究竟出在哪裏,甚至在身體承受痛苦中和對我病業狀態的困惑中幾乎失去了信心。直到我靜下心來深深向內找,挖出了自己不少隱藏很深的或意識不到的執著心後,才基本從嚴重病業狀態中走出來。我注意到最近周圍和明慧網的交流文章中不少同修也像我一樣,受到嚴重病業狀態的干擾,影響了做三件事,所以想把我的一點體會和教訓寫出來,希望能對同修有所幫助。

兩個月之前,我開始經常出現類似心臟病的狀態,發作時心臟不受控制的猛烈或不規則跳動,伴有明顯的瀕死感,全身控制不住的發抖。當初我就是因為這種心臟病才走入修煉的,但從未出現過如此嚴重的情況。我悟到一定是由於自己有甚麼執著心長期不放,被邪惡鑽空子迫害。我開始靜下心來學法向內找,並和同修交流,我找到了自己一直隱藏很深的兩個執著:顯示心和色慾心。

我的顯示心和求名的心很強,非常想得到別人的認同,很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所以無論我有沒有能力,只要同修找我幫忙,我一概答應,有時甚至忙得學法煉功都不能保證,還用要把同修的事當自己的事為藉口,掩蓋自己求名的心。這顆心的危害非常大,它使我周圍充滿讚揚的聲音,我也經常覺得自己比別人強,看不起別人,向內找僅僅浮在了表面上,還覺得自己挺會向內找。學法也不是帶著謙卑的心聆聽師父的教誨,而是大有真理在握的狂妄。現在想來真有些後怕,已經走到危險的邊緣了卻不自知。我深挖了一下這顆心產生的根源,是因為我在童年時曾遭到其他孩子的排斥,使我非常自卑,所以我盡最大努力委曲求全,以期求得別人的認同。而且與自卑伴隨的是過強的自尊,所以我會拼命做好以避免被別人指責。

對色慾心我一直沒重視。我的先生是同修,修煉後兩人一直分開睡;而且我在夢中碰到色慾的考驗,多數時候也能守住;有時對周圍的男性有好感或有男性對自己欣賞時,自己也能發現這些壞念頭並在排斥。所以儘管周圍一再有同修講到這個問題,我都沒有重視。直到出現了這種嚴重病業狀態,我還不悟。可能是師尊點悟我,我夢中夢到被色魔從背後緊緊抱住,壓在我身上難以掙脫,我才認真挖一挖我的色慾心。我靜心回想才發現,原來我內心深處並沒有徹底放下它,一邊清除它一邊又有些陶醉其中,而且這顆心和求名的心摻在一起,表現在在異性面前很注意自己的形像,看到心中認為不錯的男子還是有些動心,當有異性特別注意自己時,還是有些沾沾自喜。當我下決心發正念清除它時,發現它很頑固,感覺它真是活的,它從我頭頂掙扎然後逐漸沿身體下到腳底出去,到現在我仍沒有完全清除乾淨它。我認識到現在法對我的要求越來越高了,必須從一思一念上徹底斷絕色慾之心。

就在我自認為已經找到了自身的問題之後,身體卻突然出現了更為嚴重的病業狀態,當時我突然全身冰冷,感覺每一個細胞都在被殺傷似的,我明白舊勢力正想把我拖走。在真正面對生死的那一刻,我隱藏很深的恐懼心充份暴露出來,也暴露出我修煉不紮實的根本問題:我發現我並沒有達到對大法的堅如磐石,此時我所被灌輸的那些現代科學知識、醫學知識和無神論的東西紛紛跳出來,干擾我對法的正信。而且我發現我一直以來並沒有從根本上放下人的東西,總想少吃苦,在常人中舒舒服服的修到圓滿。我那時才體會到師父講的「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轉法輪》〈論語〉)的另一層涵義。

我在拼命突破那些後天觀念形成的殼。我努力學法,守住自己那一念:「真正的我是相信修煉的,那些不信和怕的思想都不是我,誰也別想擋住我修法輪大法。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雖然我有執著,但我會在法中歸正,絕不允許邪惡迫害我,請師父為我做主。」

當時我的精神壓力非常大,因為這種狀態經常會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突然出現,我覺的很困惑:為甚麼我已經找到自己的執著並在努力修去它,還允許舊勢力對我迫害呢?到底問題出在哪裏呢?同修也幫我找出不少執著心:求安逸心、妒嫉心、對家人的情等等。就這樣越找執著心越多,越找我越覺得自己修得很差,對自己越來越沒有信心,而且還生出了怕受迫害的心,生怕自己哪裏沒做好又受迫害,所以我拼命學法,不讓自己腦子閒著。有同修也勸我先靜下心學法發正念,別急著做事,我也這樣做了,但狀況並沒有很大起色,當時真的覺得很絕望。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我不能再這樣呆在家裏過關了,邪惡迫害我不就是不讓我修下去嗎?我在這裏承受這些痛苦的目地是甚麼呢?我修大法走到今天是為做甚麼來了?是為了救人!我光顧自己過關了,把眾生都給忘了?這種為私為我的心不和舊勢力一樣了嗎?舊勢力不就是以個人考驗為藉口,才敢下黑手迫害大法弟子的嗎?師父要我們修成的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還說:「你表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而在你心靈的深處你還保守著、固守著自己不放的東西,那是絕對不行的。大家知道,佛、神他可以為眾生、為宇宙的利益放棄他的生命,甚麼都可以放棄的,而且坦然不動的。」我這時才意識到上述種種執著心的根源──為私為我。想到這裏我橫下一條心,我不能再陷在非要找執著的執著裏了,現在我最應該做的就是放下自己的一切去救人,就走師父安排的路,誰也別想擋住我!

當我真正放下生死去講真相之後,我的病業狀態開始好轉,現在雖然偶爾還有輕微的不適,但很快就會過去。我個人還悟到,在過關當中,有時不僅僅是找到自己的執著就能馬上過去的,作為走過彎路的學員,可能還有自己需要承受的一部份。比如我在迫害開始後的2001年至2006年期間基本放棄了修煉,還寫了所謂「保證書」。在出國後我曾有2次不小心用活的蛤蜊燉湯,當時丈夫同修給我嚴肅指出後,我還找理由為自己辯解,並沒有放在心上,直到看到明慧網上同修因為請別人殺雞買來吃而險些被舊勢力迫害走的文章後,才認識到殺生的嚴重性。我深深體會到了修煉的嚴肅性。

在整個過關的過程中,我能體會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守護著我,在我似睡非睡時曾清晰的感受到法輪在給我調整身體,而且我做得好的時候,師父就會讓我看到一些景象來鼓勵我,比如有一次我一打開電腦,就看到一個大大的熟透的蘋果從樹上一下滾到我面前。真心希望還處在病業狀態中的同修,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對自己和大法失去信心,早日走出魔難,也借此機會向一直無私幫助和鼓勵我的同修表示深深的感謝。

個人現階段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