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中是師父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六十六歲的老年婦女,一九九六年得法。在這十四年來的修煉中,自己走的很不平穩,跌跌撞撞的摔了很多跟頭,也曾做過對不起大法的事,所以一直感到無顏面對師父。對我這樣一個不爭氣的弟子,師父還在百般呵護,使我一次次的闖過難關。我心中非常感激師父的慈悲苦度。

二零零八年大年三十早晨,發正念時,我立掌不一會兒,就開始感到右臂一下子沒有力氣、軟軟的,掌也倒下來了,我就想用左手去扶,可是也沒力氣。同時就覺的舌頭根發硬,當時意識到這不就是一般人出現的腦血栓症狀嗎?

此時我並沒有害怕,記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寫到的:「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當時我兒子在旁邊,我含糊不清的對他說:「舊勢力迫害我,快幫我發正念。」他一聽我說話,就知道難來的不小,馬上抓住我的右手把它立起來。此時我使勁喊出:「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我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我的老伴聽到了,過來摸摸我倆的頭,以為誰生病發燒了。

我們發正念大約半小時後,右手就像針扎的一樣麻痛,再握拳頭手有勁了。我心中非常激動,眼淚流個不停:是師父救了我!於是我又煉了一至四套功法。煉完功後,又讀了一會兒《轉法輪》,身體感覺非常輕鬆。

這時全家人都起床了,我一邊流著淚一邊對老伴講述著剛才的事情,講述大法的神奇。我老伴是含著淚聽我講的。正講的非常激動的時候,我那不到三歲的小孫子,雙手捧著《轉法輪》書,從另一房間一邊跑來一邊喊著:「師父好!師父好!」我激動的說:「今天是師父救了奶奶的命,快謝謝師父吧!」

我老伴因受邪黨的毒害,七二零後就不修了。這件事對他的觸動很大,後來我和兒子也盡力幫他,並給他看了許多真相資料和《神韻》新年晚會,最終他的思想完全扭轉過來了,發表嚴正聲明並從新修煉。大法的神奇也震動了我的其他親人。過年期間我向他們講述了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大家都很感動。

今年三月份,我的另一個兒子告訴我他做了一個不好的夢,說我來了病業了。我當時沒有甚麼病業的症狀,但心卻動了:要真的話會是甚麼樣?不好的念頭時常在我腦中反覆,連學法時都無法靜心。自己雖知道念頭不正,可還是排不淨。幾天後,我也做了個很清晰的夢:受邪黨組織指使的居委會人員來找我,說要給我辦班洗腦。我當時說「煉功怎麼啦?還能槍斃呀!」他們說:「你不怕死?」我說:「不怕死。」後來就叫我去幹活,然後去了另一個房間,是地鋪。我就開始鋪床,好像有個人說:「你還鋪好啊?」我說「嗯!」這時就醒了。

大概是凌晨三點多。我就起來晨煉。當快煉完第一套功法時,就覺的頭頂上好像很沉的東西壓下來,有眩暈的感覺,兩腿一抖,有些站不穩。我當時感到魔難來了。靜了一下,堅定正念:今天誰也動不了我,誰也迫害不倒我,我是師父的弟子,我修煉的路只有師父安排。這樣過了半個多小時,直到第二套功法的頭頂抱輪動作時,才慢慢好起來。我當時只有堅定的一念,我一定堅持煉完不能停下來。

我想起師父所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就真正感到師父就在我的身邊一直在呵護著弟子。

就在這天晚上正點發正念時,我感到有一股力量從頭頂上通透下來,覺的全身好像只有這層皮,身體裏邊甚麼都沒有了,非常輕鬆舒服,真正體會到一身輕的感覺。第二天早上晨煉時身體也特別輕,打坐時就像定住了一樣,腿也不痛了。

謝謝師尊的救度。願更多的世人明白大法的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