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同修闖過生死關的經歷與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七十六歲,一九九五年三月喜得大法。十多年來,我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回想起歷次痛苦的消業情景,真是心驚膽寒。記的第一次消業是在煉功不到一年時間,發燒從三十八攝氏度到四十點四攝氏度,持續十二天。家裏人急壞了,我知道這不是病,是在幫我消業,是好事,也就好了。以後每隔一段時間就發燒一次,一燒就是七天,至少也要五天,並伴咳嗽,像重感冒似的,有時腿痛、腰痛,不斷的消業,憑著對師、對法的正信,都闖過來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遭到迫害,我進京護法,受到迫害,家人不理解,不明真相的世人也嘲笑,我頂住壓力,每天煉功學法,一天也沒間斷過,並且向世人講大法如何好,我們是冤枉的,那時我就開始面對面講真相

回想自己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數年如一日,極少間斷過。我每天回到家,都要總結一下當天講真相哪說的不足,以後要講透。這樣可以得到提高。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我丈夫患癌症,兩個月不到就離世了,對我的打擊非常大,很長時間一直放不下,每每想起就流淚,心裏總覺的內疚:我每天出去講真相、勸「三退」,竟連自己的丈夫都沒講清並勸退,我沒有照顧好他,我對不住他。陷在其中難以自拔,完全站在常人的角度想問題,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一場大的魔難降臨了。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上午,我出去講真相回來,低頭拿東西準備做午飯。突然抬不起頭,上身好像被裹的緊緊的透不過氣來,胸部很痛。我立即喊:「師父救我!」喊了兩聲,說不出話了,倒在地上。不知過了多久,等我甦醒過來時,就頻繁的嘔吐,吃東西也吐,不吃東西也吐,呼吸困難,一陣陣劇烈的咳嗽非常非常的難受。在同修的鼓勵下勉強吃點東西。這種極度難受的狀態一直持續了十二天,其間我一直堅持學法。

到第十三天稍有緩解,我就開始出去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當時,消業的狀態依然嚴重:極度的厭食,不能睡覺。開始時還能側臥,到後來一躺下就劇烈的咳嗽,只能直挺挺的坐著打瞌睡。我頑強的堅持著,心裏不斷的想:我一定要活下去,救更多的人。我求師父加持我。我明白: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太多,一定要活下去,好好修,才能讓曾經被我傷害過的生命得到福報,讓自己世界裏的眾生得救。為了他們我也要堅持下去。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了五個月。到後來發展到全身浮腫,兩條腿腫的老粗老粗的,像灌了鉛一樣沉重,拖不動,全身無力,咳血痰,胸腔積水,每走幾步就氣喘。體重從一百二十四斤降到九十六斤。那時我在外地,找不到一個同修,我仍然是堅持每天出去講真相,勸「三退」。

然而,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夜,發過午夜十二點正念後,突然胸悶加重,非常難受,直到凌晨三點十五分都不見好轉。我捧著《轉法輪》,看著師父的照片,哭著說:「師父,我不想死,我要跟師父一同回家,師父救我,我實在受不了了!」此時,我忍不住去了醫院。一查血壓220/170毫米汞柱,腎功能也不好,胸腔積水多,貧血。醫生要給心臟血管放支架,同時要臥床三個月。

我知道這不是病,是有執著長期不放,被邪惡抓住把柄往死裏整。在這正法關鍵時刻,救人是多麼的緊迫,師尊每次講法都提到要救人,要從邪惡手裏搶人,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怎麼能躺在這裏?於是,我開始學法,煉靜功,給護士們講真相,勸「三退」,並要求立即出院。

師父的話敲醒了我暈迷的頭腦,我問自己:你是幹甚麼來的?你千萬年的等待是為了甚麼?魔難來了不向內找,闖過去,竟把自己降到常人位置上,不但毀了自己,你世界的眾生也無法得救,你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怎麼還呢?我要堅定的修下去,把自己交給師父,去留由師父安排。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我要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報答師父的救命之恩。

就這樣,我拖著消業中沉重的身體,又開始每天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

漸漸的,我全身各種症狀慢慢的在消減:胸悶、胸痛、咳喘、水腫、厭食、失眠等等,至今都已消失了。有醫生同修說:這麼嚴重的高血壓、心絞痛,心肌梗死,不用藥能恢復正常,真是不可思議!你創造了世界醫學奇蹟啊!

修煉是嚴肅的、艱苦的,修煉中穩健的每一步都是至關重要的。我用師父給弟子提高的法寶──向內找:我為甚麼會出現這麼嚴重的病業,而且時間拖的這麼長?除了對丈夫的情放不下外,回想自己每次心性關都過不好,結果難越積越多,給邪惡有機可乘,非置你於死地不可。不是師父救我,死是無疑的。認識到這一點後,再過心性關就比較輕鬆了。

修煉必須紮紮紮實實的修心,才能提高。這是我經過大的魔難體悟到的,現在,我能做到不分時間,不分對像,不分場合,凡是遇到的人,都是該救度的人。有一次,我給一個高高大大的東北老先生講真相,他很乾脆痛快的退出了邪黨組織,並豎起兩個大拇指稱讚我說:「你們法輪功都是善良的好人,這樣一個個人的講真相,真了不得!」我感動的熱淚盈眶,我知道這是師父借他的口鼓勵我。這種例子很多。有一次,給一賣菜的講真相,開始不相信,我緩緩的給他講滅印記的道理,他說:「從來沒聽到過這麼講的,這麼說還真是神來救我啊!」

今後一定要更加精進,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