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病業關首先要去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我是在二零零四年得法修煉的,修煉前有過四年嚴重的血液病史,這種病業帶給我身體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絕望是我走進大法修煉的一個表面動因(不過並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在我下決心修煉大法並停止用藥半個月之後,師父開始給我全面淨化身體,表現形式是:劇烈的頭疼、不停的嘔吐(幾乎是每吃必吐)、持續發燒、渾身無力,這種狀況持續了整整二十二天,在這期間我的體重減輕了十多斤。那時我已經看過幾遍《轉法輪》,知道會出現消病業的狀態,而且這種表面狀態與我得法前生病時的症狀並不完全相同(以前生病時不會嘔吐),所以我絲毫都沒有懷疑是師父在給我消業,根本沒動過去醫院的念頭。

當時由於是剛走進大法修煉,不要說師父在「七•二零」後發表的新經文沒看過,連對《轉法輪》都還是剛剛入門,所以對甚麼是修煉、如何修煉真是兩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就是憑著一點認識:大法就是好,就是正,只有大法能救我,因為我修煉前不僅身體上有疾患,而且個人生活非常混亂,知道自己在墮落而又不能自拔,希望得到精神上的救贖是我走進大法修煉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憑著這堅定的一念,我走過了這二十二天。到第二十三天,奇蹟出現了,從早晨一起來,就感覺渾身輕鬆,沒有絲毫的不適感,而且胃口大開,恨不得一下子吃下好多東西。這是我第一次消病業的情況。

雖然在第一次消病業時,我在當時的層次(可能都算不上有層次吧)上守住了心性,但是不好的方面也很明顯:在消業過程中,有時頭疼的非常厲害,就好像有人猛的用大錘子敲似的,弄的我很害怕,害怕不知甚麼時候錘子又要敲了。我就想,一定是我以前壞事做的太多了,現在吃這樣的苦是應該的,師父能要我這樣的學員就不錯了。

從師父講法中知道,九九年「七•二零」後得法修煉的弟子是把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結合在一起,所以情況比較複雜。這段法體現在我的修煉道路上,真是太對了,主要體現就是在一次次過病業關上。在我明確知道是師父給淨化身體的第一次病業關後,我又經歷了很多次病業關。剛開始修煉的兩年內,幾乎每年都會有好幾次過病業關的經歷,每次的狀況都和第一次相似:頭疼、嘔吐、發燒,只好躺在床上,三件事受到很大影響。每次出現這種情況,都有一個表面誘因,大多數都和放不下色慾之心有關(色慾關好像是舊勢力給我安排的一個死關),比如守不住心性看韓劇被帶動的眼淚漣漣,在夢中色慾關過不去(我修煉前離婚單身,修煉後發誓不再婚),在工作中對某個異性有時會動邪念。由於大多數時候都是自己守不住心性後才出現病業現象,所以我就想:活該,誰讓你又守不住心性呢,讓你難受幾天好好向內找,記住這次教訓。

這樣次數多了之後,產生出來一種怕心,就是害怕心性守不住又要難受了,而色慾之心的物質又那麼難以去乾淨,多少次發誓決不再犯,可還是會有守不住的時候(當然這種時候不會像剛修煉時那麼頻繁了)。每當這種時候,就會下意識的有一念:不會又要難受了吧?而且每次開始難受時,基本上都是沒有任何抵抗就繳械投降了,承認了,發正念也就是做做樣子,只想快躺一會兒吧。

這種狀況在二零零七年開始有所好轉,病業出現的不那麼頻繁了,但是後來我發現有一個新的情況,就是我很容易受干擾,有幾次因為工作關係接觸到黨文化思想比較嚴重的人,沒多大功夫,就開始難受,一難受我就沒了正念,只想躺著,想自己肯定甚麼地方又有漏了,趕快向內找吧。

那時師父的新經文也都看過了,包括《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也看過了,但都沒有看明白,就是淺層次上也沒有看懂,對於甚麼是舊勢力、舊勢力和我們修煉的關係、如何真正否定舊勢力這些很關鍵的問題,真的是沒明白。由於我修煉後一直是獨修,從來沒有和同修集體學過法,也從來沒和別人切磋交流過,就知道做事,把做事當修煉,而且我僅認識的兩個同修的狀態也不太好,其中一位沒過去病業關,在二零零七年失去了人身。

在這種情況下,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前,我被邪惡迫害了,在看守所,我表現出較強的正念,怕心很少,各方面都不配合,師父給演化了病業的假相,在被非法關押二十天後,我正念闖出。三個月後,由於不肯在所謂「勞教所外執行申請書」上填寫「悔過」,我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呆了四個多月,不放棄信仰,不幹活,每天就是背法發正念,也沒出現病業現象,勞教所主動提出讓我保外就醫,我就又回到正常修煉的軌道中來了。

經過這一次大的魔難,對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修煉的基點、去掉根本的執著、對圓滿和時間的執著等等重大問題確實是有了清醒的認識,明白了甚麼是「在法上認識法」。這時以為自己怕心已經很少了,不用在這個問題上下大功夫了。

可是,修煉的路就是百折千回。從勞教所正念出來後,又滋生了歡喜心,而且原來很多沒有暴露出來的心一下子都冒出來了:求名的心,對家人的怨恨心,安逸心。有一段時間真是掉下去了,說話做事完全像個常人。病業關又開始頻繁出現了,在勞教所那麼壞的環境中,一次都沒有難受過,每天都精神百倍,還長胖了,也沒受過大的迫害(只在剛進去時挨過包夾十多個耳光。因後來在體檢時查出我有血液病,警察告訴包夾千萬別再打我,可能一打就會打死的)。可是在寬鬆的環境中,卻成天不舒服,面黃肌瘦,病業關比以前還頻繁,每次難受躺倒的時間也比以前還長,要四、五天才能完全恢復,平時也感覺身體很虛弱,稍微有一點體力活動,不是胳膊疼,就是腿疼,要不就是腰疼,完全表現出修煉前的那種重病的狀態。

每次出現這種病業狀態,我還是沒分清到底是消業還是舊勢力在迫害,還是侷限在向內找,當然每次也都找到了很多心,可是這種狀況卻一直沒有好轉,救度眾生的事情也受到很大的干擾。直到前不久又學《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當學到這段法時,一下子師父點醒了我:「你太怕那個壞的能量了。來了你就能溶解了它,化成原始之氣為己用。」「正念對待一切,甚麼都不怕,我是修正法的,我怕甚麼!」然後師父看似轉移了話題,談到在勞教所被迫害嚴重的大法弟子很多是因為怕心重。

我反覆學了這段法好幾遍,明白了自己一直以來老是過不好病業關的原因就在於面對那個邪惡的能量有怕心,沒有從法上認清它是舊勢力的迫害的本質,從而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好像也在向內找,其實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中被動的修煉。

面對迫害,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一樣要有堅定的正念,像師父所講的「來了你就能溶解了它,化成原始之氣為己用」,就是要有這樣的氣勢。當身體開始出現難受的狀態時,要想到它是假相,要堅定的發正念解體和清除一切舊勢力的安排,清除一切造成身體不舒服的邪惡因素,我們修煉的路是師父安排的,其它的安排一概不要。

悟到這些法理後,我在一段時間內高密度發正念,並正告宇宙所有眾生: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如果我在歷史上曾經和甚麼生命簽過甚麼約的話,現在我一概不承認,我更新的生命和修煉的道路是李洪志師父造就和安排的,其它的安排一概不承認,一概不要。

經過一段時間發正念之後,明顯感覺色慾之心的物質減輕了很多,不會再時不時的冒出來了。而且前兩天又出現一次短暫的身體不適的過程,當剛開始頭疼的時候,我就想:這又是舊勢力來害人了,不能承認它,我即使有漏也輪不著你管,你算甚麼東西,徹底解體一切讓我身體不舒服的物質和因素。發完正念後,仍舊坐著學法,根本沒想去躺一躺。這樣一來,頭疼沒有像以前一樣加劇,也沒感覺發燒,只是在站起來時有想吐的感覺,就去衛生間吐掉,吐完之後,就基本恢復正常了,一個晚上都沒有難受,第二天也很正常,甚麼都沒影響。

以上是我最近對過病業關的一些體悟,看到身邊還有不少同修在苦苦的過病業關,網上也有大量的關於這方面的交流文章,我把它寫出來,希望能對有這方面問題的同修起到一點參考作用。

修煉層次有限,有很多沒悟到的地方,還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