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永不磨滅的歷史見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我於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十多年的修煉中,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神奇、美好與神聖,每時都沐浴在大法師父的佛恩浩蕩中。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在人類史上這一偉大的日子來臨之際,我寫出一些親身經歷,來歌頌我們偉大的師父;也誠心希望善良的有緣人通過這篇文章認識到法輪大法的美好,破除中共的毒害和謊言,給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

九八年的三、四月間,我在北京協和醫院陪護患病的丈夫。手術後突然接到通知,醫院診斷我丈夫患上了不治之症。那是一個生命絕望的日子,滅頂之災瞬間將我呑沒。從此,我的生命每時每刻都浸泡在苦難與淚水中。開始虔誠的進廟燒香磕頭,開始向上帝祈禱(其實我從小被邪黨毒害,對上帝的認識是模糊的),祈禱著只要我的丈夫得以生還,哪怕讓我變的一無所有,我都可以承受,還祈禱上帝,以縮短我的生命來延長我丈夫的生命。然而,苦苦的求助祈禱中,一切都是無濟於事。

丈夫身患絕症後,死亡時時威脅著他。我帶著不滿五歲的孩子,奔走他鄉,到處求醫、算卦、占卜……哭過喊過,絕望步步向我逼近,丈夫的病情一天比一天重,巨額的醫療費用將我擊垮。我四處借錢,連親人也不借錢給我,擔心我最終的結局是人財兩空而無力償還。我就到銀行貸款,我想盡最大努力挽回丈夫的生命,傾家蕩產也無所謂。到了銀行,銀行工作人員也以各種藉口推辭不給借,我苦苦訴說著經歷,近乎哀求人家了,恨不得給人下跪。最後把樓房作為全部抵押,借出一些錢,借出的錢抵不住昂貴的藥費,很快就花光了。而丈夫的病不僅沒有治好,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

在我呼天天不靈,喊地地不應的時候,有個朋友專門來勸我修煉法輪大法,她告訴我,法輪大法是一部佛家修煉功法,以「真、善、忍」為最高標準來指導人修煉。修煉者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要以「真、善、忍」來約束。她還告訴我說,修煉這門功法極其簡單方便,適合任何人修煉,沒有任何外在形式的強制約束,大道無形,直指人心。不用出家,不用進山,在家就可以修煉。只要不做壞事,只要凡事先考慮他人,只要有博大的胸懷,忍常人不能忍的,通過修煉,思想念頭起來越純正,最後定能達到比好人還好的很高境界。並且還一再提醒我,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啊。

聽了朋友介紹後,我很想試試看,但並沒有想通過修煉把思想境界昇華到多高的境界,只想只要我丈夫的病好了就行。就抱著這麼一念,我請回了《轉法輪》

只看了幾頁,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便深深的吸引了我。此時我已忘卻我的苦惱,彷彿置身於一個無憂無愁、美妙清新的另一個時空,世間的任何東西也引誘不起我的追求和奢望了。我知道了人為甚麼有病有災有難,我知道了人應該怎樣活著,我知道了人活著的真正目地和意義了。

之後我每日都如飢似渴的讀著大法書,認識和境界是一天一個變化。

修煉後的短短幾天,我切身體驗到了法輪在我頭部、手掌心、腹部快速的旋轉,正轉九次,反轉九次,這是實實在在的親身體驗。夜晚走路,看到絢麗的法輪在我身旁飛旋;還可以聽到另外時空美妙的音樂。

我身上所有的疾病,在短時間內未吃一粒藥卻不翼而飛了。身體輕飄飄的,心裏亮堂堂的。

面對真實的一切,我驚喜之餘,更多的是震撼。翻遍全人類的所有書籍也找不到這神奇奧妙的真實再現的原因所在。我感歎著自己為甚麼這麼有福氣,有幸與大法結緣。後來發生的更多事件中,讓我更是感受到了在正法時期與師父同在、與大法同在的無比榮耀的自豪與幸福。

我開始勸我丈夫修煉,實際上當時我丈夫還有些懷疑,不情願修煉,病情一天比一天重的情況下,他答應跟我一起修煉。丈夫學法煉功半個月後的一天夜晚,我於夢中清晰的聽到一個聲音:「在這塊兒……」順著聲音看去,我眼見一個大手,手拿一把明光閃亮的尖刀,在我丈夫的病灶部位,剜出一團東西,只見那隻大手把那團連血帶膿的東西抓在手裏,從窗戶扔到外邊……隨即我從夢中醒來。我讓丈夫摸一下手術後復發的那塊腫瘤。他奇怪地說:「哎,那腫塊怎麼沒有了?」

我知道師父為我丈夫清理了身體。隨後,丈夫的修煉信心猛增,很快他的身體神奇的康復了,在死亡線上徘徊的他,衣食住行跟正常人一樣了,能正常上班了。

全城的人都知道了我丈夫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而起死回生的神奇事了。身邊修煉的人越來越多,我的奶奶、媽媽、姐姐等人都先後走入大法修煉,身患的重病都奇蹟般的好了。我們全家都走入了修煉,幸福、祥和伴隨著我,病痛的折磨遠離了我的家,即將破碎的家庭從新有了生機。

直到現在,我丈夫的身體都非常健康,十多年來沒有吃一粒藥,單位從上到下都知道,我的丈夫是因為修煉大法而擺脫了死亡的威脅。在當初赤色恐怖籠罩下,好多熟人都以這奇蹟作為攻破謊言的見證,不相信中共的謊言。

因為修煉大法,不僅有了很健康的身體,我們的人生觀、世界觀都發生轉變了。從為私為我變成了遇事先考慮他人,待人接物、舉止言行都嚴格以「真、善、忍」來指導,不斷純正自己不正的思想念頭、行為舉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大法。我當時修煉還不到一年,因修煉時間短,對大法的高深法理還沒有領悟更多,就憑著感性上的認識: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沒有罪,大法弟子沒有罪。在我危難時,是大法救了我,是大法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在高壓恐怖下堅持不懈地向世人講述著大法真相,坦然面對江氏集團的殘暴。

隨後這十餘年,我受盡各種折磨,人世間的苦都嘗遍了:被非法開除工作,關押數年。孩子也跟著受盡顛簸,在惡警劫持我塞入警車,揚長而去時,幼小的孩子瘋了似的又哭又蹦,失聲慟哭,追趕著警車喊著媽媽。撕心裂肺的心靈痛苦,使我更加認識到中共政權的慘無人道。

邪黨製造的精神與肉體痛苦沒有碾碎我對大法的信仰。在巨難中,我認識到大法不僅教人做好人,不僅祛病健身有奇效,還認識到了法輪大法是一部千載難逢的高德大法。目前大法弟子雖然還在被迫害中,我的親人還在魔窟中備受煎熬,但穿越迫害,我分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法輪大法雖歷經了十餘年的殘暴打壓,但上億的大法弟子以金剛鐵鑄般的意志超越迫害,展現著大法弟子在神路上的風采。十年如一日,風雨不誤,平和理性的反迫害中,無私的撒播真、善、忍的種子。請記住「法輪大法好!」請珍惜這一偉大的歷史瞬間,這不平凡而又輝煌的一頁已載入宇宙史冊,將成為永不磨滅的偉大的歷史見證!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