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真「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

前言

我今年六十三歲了。我於一九九六年六月十四日得法,有幸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在中共是非顛倒、懲善揚惡、踐踏信仰的當下,我把我親身經歷的,在大法中獲得重生的事實寫出來,證實「法輪大法好」,用事實說話──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真「神」。

一、枯木逢春

三十多年前,我年輕時做了節育手術,因醫療事故導致我節育併發症十多種頑疾。我去了多家醫院,尋遍了中醫西醫裏的名醫,也沒能治好我的病。因為我喪失了勞動能力,丈夫以此為理由跟我離婚了。我拖著羸弱之軀還帶著三歲的小女兒,生活上無依無靠,病魔折磨得我常常痛不欲生,因為貧病交加,終日以淚洗面。這種情況持續了十多年。後來我又做了子宮切除手術,解決了婦科問題,但是內科病更嚴重了。

常年以來,我每日靠打針吃藥維持生命,出氣都是藥味,真是苦不堪言。醫院的科技手段對我無能為力,我就找氣功師、去寺廟想用超常的方法尋求我的出路。幾經周折也沒能解決我的根本問題,反而身體每況愈下,愈來愈糟。

九五、九六這兩年,我的胃黏膜大量脫落,消化系統機能全部紊亂,吃藥片整個便出,一點兒都不消化;扎吊瓶,還找不著血管;一天吃一碗飯,大部份都得嘔吐出來;呼吸系統、泌尿系統、血液循環系統、神經系統都亮起了紅燈;體重在七十斤左右。醫生們會診,告訴我是胃癌的前期表現。我的人生之路似乎走到了盡頭,就像一棵枯木歷經風雨搖搖欲折。這一年我四十九歲。我記得曾經有一位算命先生告訴過我,四十九歲那一年是我的坎兒,能過去是奇蹟,不能過去就完了。我不知道我未來的人生會發生甚麼奇蹟,只是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他」會眷顧我這個苦命的善良人。真是冥冥之中有定數,就在九六年的夏天奇蹟真的發生了。

六月十四日那天,有兩位朋友找到我,送給我一張觀看法輪功師父講法錄像的門票。當時我也沒在意,在她們的勸說下,我按時去廣場觀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我記得那一天放的是第七講。當我第一眼看見電視裏的師父時,就覺得師父慈祥可親。我全神貫注的聽講,越聽越愛聽。四十分鐘後,我的小腹嘩嘩直響。又過了十多分鐘,我感到噁心,便跑到廁所裏去吐。吐了一地,全是一團一團的黏液,一點兒食物也沒有。吐完之後,我的身體特別輕鬆。我回到座位時,兩位朋友齊聲說:「怎麼樣?來對了吧!師父開始給你淨化身體了。」我聽後感到很神奇,堅持把第七講聽完。這在以前坐上一個多小時是坐不住的,是不可能的。

回家後,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去書店買了一本法輪功的書,叫《轉法輪》。我把《轉法輪》一氣呵成看完。由於文化水平有限,法輪大法的深奧法理還不太懂,內涵也看不出來,只是粗淺的了解一些表面意思。

第四頁中有這樣幾句話:「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我當時心裏就發了一念──我要修煉法輪大法。我活著的目地就是返本歸真。整個人的思想裏根本就沒有了「病」的概念,也不管未來的時日還剩多少,就是「朝聞道,夕可死」的感覺。我想師父看我有了「修煉」這一念,從此呵護著我,把我從地獄中撈起,給予我第二次生命,我的人生由此才開始春意盎然,生命之樹枝繁葉茂。

二、了悟因果

從我下定決心要修煉大法那天開始,消業就一天一天的進行著。有時吐黏液,像漿糊一樣粘稠;有時吐黑水,像墨汁一樣黑,像腐敗的魚一樣臭;有時是液體,有時是固狀物;有時是網絡狀的成片的;有時是樹的鬚根狀的打綹的;有時吐幾口,有時吐幾盆。有時吐出膽汁,苦得嘴和舌頭都發麻,臉部肌肉直顫抖;有時吐出黑泥,彷彿就是我吃的那二十多年的中藥西藥,原封不動的從骨髓裏從內臟裏從血液中倒出來,從每一個汗毛孔中散發出來。

記得二零零一年冬天,那一次消業最嚴重。我用雙手卡腰,往外嘔吐,吐不出來憋在嗓子裏,就用手去摳嘴,「哇」的一聲,鮮血噴到水盆裏,濺到地上、衣服上,我也不知哪裏來的這麼多鮮血,當時只有出氣沒有進氣,全身冰涼。幸運的是我的頭腦十分清醒,就求師父,消業太猛了,請給我緩一緩。很快身體熱乎了,鮮血止住了。師父時時刻刻在關注著弟子,幫我走過一關又一關。

每次我都被消業折騰得胃部痙攣、大汗淋漓,全身無力。那時家裏就我一個人,孩子們都不在家,整個房間瀰漫著中藥渣子的味道。鄰居們都覺得奇怪。是啊,自從修煉大法我把藥罐子都撇了,我家一粒藥都沒了,可就是屋裏藥味刺鼻。同修們來我家,看我消業的樣子可憐兮兮的,就常常來鼓勵我,給我許許多多幫助,也許是師父借她們的言行點化我,啟悟我,讓我對修煉信心倍增。

我自始至終堅信師父堅信法。我知道這是師父從我的生命本源開始給我淨化身體,淨化,淨化一直到純淨為止。這是好事。吐完之後,漱口淨手,捧起《轉法輪》學法,不把消業當回事兒。不管我怎麼難受,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坐不住就用枕頭頂著胃部,跪在床上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帶。通過學法我知道了甚麼事情都有因緣關係,我成天消業也決非偶然,我習慣背誦師父《洪吟》〈因果〉:「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 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全靠背這首詩,讓我消業嘔吐時勇闖病業關。

隨著堅持學法、煉功、修心性,我嘔吐的次數減少了,不那麼頻繁了,但是,消業的程度還是很猛烈很痛苦的。有時上面不吐了,就在下面排黑便,像黑泥一樣,連續七天都是如此。

有同修跟我切磋:「一般人得法後消病業幾回就完事了,你怎麼沒完沒了,總消病業怪嚇人的,你得從法理上悟一悟!」我也曾思考過這個問題,我就跟別的同修不一樣,別人都是輕輕鬆鬆的,我總是一波三折。也許是師父看到了我的迷惑,這一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在我家的老院子裏,地上趴著一條大龍,那個長啊,從大門口到當院繞一圈。街坊鄰居們,老老少少端著盆,挎著筐也不經過我的允許,毫不客氣進院就割龍肉,那樣子十分的理直氣壯。我站在自家的當院,望著他們進進出出忙著分龍肉,一條長龍很快就剩下了一副白白的骨架,有幾個人來晚了,沒得著龍肉,就進到我家裏屋割龍肝龍肺,差一兩都不行。此時我的心裏委屈極了,這條龍明明是落在我家的院子裏,他們憑甚麼硬氣霸道的把龍肉瓜分了呢?就在我忿忿不平時,夢醒了。

這個夢是在點化我甚麼,我一時還不太清楚,就跟幾個同修說說,她們也悟不太明白。煉功時,我突然意識到龍肉被大家瓜分了,是在還業呢!我生生世世在迷中不知造下了多少業力,欠了多少人的債,今生修大法了,師父幫我善解了重重的淵怨,要是沒有師父的保護,我早就被各種債主索命還債了。

我修煉第七天,感受到了法輪在我的小腹內旋轉。三個月後,我能像正常人一樣飲食,吃飯喝水都能消化吸收了。後來中藥局付藥的醫生在街上看見我都覺得奇怪,問我怎麼好長時間不去醫院抓藥了,還以為我沒了呢!一個離不開醫院的老病號經過修煉大法徹底告別了醫院,這本身就是醫學界的奇蹟!

經過三年多的持續消業,我的身體逐漸康復,面色紅潤,心情舒暢,體重達到一百二十斤。了解我的人都見證了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奇蹟。也有許多人因此而走進了大法修煉的門。每每想到自己已經是瀕臨死亡的人,修煉大法後獲得新生,我發自肺腑的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感激得淚水常常濕透衣衫。

三、浴火重生

在歷經人世坎坷、飽經滄桑後我走上了修煉之路。面對苦難我不再怨天尤人而是用大法的法理來指導我的生活和修煉。大法直指人心。人心變好了,道德提升了,身體自然就健康了。

神話傳說裏講鳳凰涅槃,浴火重生。在經歷烈火的洗禮後,一個嶄新的鳳凰誕生了,振翅而飛,告別了舊日的一切,迎向新的黎明。在大法中獲得新生的我們千千萬萬,就像新生的鳳凰。是啊!怎麼那麼神?只要你相信大法,並按照他說的去做,就那麼神!

後記

如今社會上還有許許多多身患重病的人們在死亡的邊緣苦苦掙扎著,還有許許多多世人被中共的欺世謊言迷惑著,我覺得他們真的很可憐,因為我也曾深受其害。於是我把我在大法中親身受益的事實寫出來,希望磨難中的人們能夠了解法輪功,並像我一樣幸運,走進法輪功,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