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師恩難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我和妻子都九七年同時走上修煉之路的,雖然沒參加過師父的學習班,更沒見過師父,但深感師父救命之恩。

得大法 死裏逃生

九七年六月八日,我突然不會說話癱倒在公園。經查是腦血栓,急救後會說話了,但全身不會動,一切都不能自理。再查還有二─三頸椎和五─七頸椎嚴重錯位壓迫神經。這時醫院發出第一次病危通知,又治療兩天,不見好轉;就第二次發出病危通知,讓準備後事,說最多活不過七天。

無奈轉入神經外科,經查小腹以下已無知覺,並不斷向上發展。再發出第三次病危通知,並告之最好結果是從脖子以下全癱瘓。入院第五天,胸部以下像鐵板箍著一樣,像用皮帶緊緊的勒著。到第六天上午鎖骨以下都像昨天的感受,心裏很恐慌。心想一旦勒到脖子就完蛋了。

正在這絕望之際,親屬給我送來了寶書《轉法輪》,並告之看此書和煉五套功法可能得救。我不會動,只好由妻子念《轉法輪》給我聽。只念了幾頁就覺得病痛有緩解,於是我決心要煉法輪功。聽妻子念著念著我就睡著了。

這天半夜做了一個夢:我獨自走上了一條跨海大橋,當快走到對岸時才發現原來是座斷橋。橋下海裏有眾多男女老少苦苦掙扎,我看太危險就立刻往回返,驚醒叫妻子看表是夜間十二點過一分。我把夢境學一遍,並說:「我死不了啦!我沒過斷魂橋,沒去枉死城。」果然原來皮帶緊勒的感覺沒有了,似乎手腳都能微微活動了。

上午查房時,專家醫師驚呼:「怎麼有知覺了!」這樣連續三天根本沒用藥也沒採取任何措施,醫生口說觀察,實則任其發展等死的情況下,學了《轉法輪》我活過來了。

這真是得大法,死裏逃生。法輪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煉五套功法 師父給清理身體

七天到了,由於學習了《轉法輪》,我不但沒死,反而在妻子的幫助下奇蹟般的能靠著被子坐著了,就這樣一天天好起來了,不久就出院了。

到家後,繼續看《轉法輪》,同時在妻子攙扶下按照《法輪大法大圓滿法》的圖解開始自學五套功法。每次煉功都是大汗淋漓,衣服都濕透了,甚至擰出水來,同時還發出很難聞的氣味:藥味、臭味、煙酒味等。開始煉功,胳膊總有一種氣血不通的感覺,煉著煉著突然有股熱流直沖到手,真是舒服,手也好使了。隨著煉功時間的增長,各種難聞的氣味都沒有了。

由於悟性低,始終放不下自己的病,老把自己當成病人。每天雖然在學法煉功,但仍大把大把的吃藥。直到有一天不吃藥不覺難受,吃藥後特別難受,我才悟到師父已經給淨化了身體,已經沒病了,還吃甚麼藥呢。從此,再也沒吃任何藥,無病一身輕。

我強調一點,不是師父不讓吃藥,是煉功後病好了,沒病了,自然不需要吃藥。你想啊,藥又苦又貴,沒病,誰沒事花錢吃藥呀!

奇妙的調整身體

就在出院後不長時間的一天,去看望八十多歲病重的父親。當我扶持老人上衛生間時,突然老人緊緊夾著我脖子不放。夾得脖子叭叭響,我立刻心慌意亂,滿臉淌汗,渾身濕透,酸軟無力。當在親屬的幫助下,使父親鬆手時(他本人不知此事),我突然感到頸椎很舒服,全身輕鬆有力了。我意識到是慈悲的恩師利用這種形式,調整了連醫師都不敢動的頸椎錯位。

晚飯後,坐車回家,車上只兩三個人,我坐在靠後門的座位,在某站上車一四十多歲婦女,本來前排都空著,可她卻一手立掌平伸胳膊快步直衝向我,在我的前額猛的一推,使我頭猛的向後一抑,同時叭的一響,可她卻像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在我前排坐下了。這時我感到脖子更舒服了,我才悟到父親在無意中用雙手將我頸椎左右錯位糾正了,這婦女無意中的一推又矯正了頸椎前後錯位。

在此,再次謝謝師父利用這種奇妙的方法給我調整了身體。

是淨化身體 也是心性的考驗

師父使我起死回生、又給我淨化和調整了身體,見我能堅定學法煉功,就進一步給我淨化身體。

一天午後,突然肚子疼,接著又水瀉。開始兩小時一次,越拉越厲害,變成一小時一次,到半小時、十幾分鐘一次。而且由原來只拉稀到後來拉濃血,再後來就拉紫血塊,每次都是半小盆,到夜間兩點多就幾乎沒間歇的拉血了,同時噁心要吐,到三點多鐘時,我實在忍不住了。我也知道是師父給淨化身體,心裏也沒害怕,但心性還是不到位,就求師父:「弟子實在受不了啦,請師父給我慢慢淨化吧!」說完,肚子立刻不疼了,也不拉了,也沒吐出來,躺下就睡著了。

都說好漢架不住三泡稀,可我拉的是幾十次血呀,而且我還只睡了一個多小時,五點又到公園集體晨煉去了,不但當天神清氣爽,從此以後,更是無病一身輕。

以上我只從祛病強身健體這一方面,憶師恩,談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我想這也是大法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有那麼多人在學的原因之一。

朋友們,希望此文對你明白真相有幫助,不要再受中共謊言的影響了。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