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法輪大法讓我凋落的生命之花重新綻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人們常常把女人比做花朵。那麼,二十歲的女人就猶如剛剛盛開的鮮花。而我,在自己的生命之花剛剛綻放之時,卻被無情的病魔摧殘得過早的枯萎、凋落。那種痛苦,那種無奈,讓我是欲哭無淚、欲訴無門、欲死不甘哪!就在我的人生似乎走到了絕路之時,喜聞到了宇宙大法而走上了返本歸真之途。從此,我業已枯萎的生命之花又重新綻放光彩!

我二十歲那年患上了至今仍無法找到病因,被人們稱做是不死的癌症─類風濕性關節炎。這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是自身的免疫系統破壞自身的膠原組織,從而造成關節滑膜無菌性炎症、增生,導致關節腫脹、變形、強直乃至癱瘓。由於病因不明,至今仍無任何特效藥治療,只能用免疫抑制劑控制病情。而免疫抑制劑本身並不能起到根本的治療作用,只能改善和減輕症狀。同時又因其有很強的毒副作用,所以很多病人都是原發病沒有得到有效治療,卻又患上了很多的合併症。諸如股骨頭無菌性壞死,肝腎的嚴重損害及腦垂體低功等。所以一旦得了這種病後果是很可怕的。尤其是青春期得了這種病的人幾乎無一不是最終致殘!

我是一名護士,深知此病的嚴重性,所以不惜花費巨資,走遍全國各地尋醫問藥。

曾經被媒體稱做是頑痺的剋星(痺亦即風濕)、出身於中醫世家的著名醫師武中華;著名風濕病專家吳英萍;被我國中醫界稱做「泰斗」,創建焦氏理論學說的焦樹德等都先後為我親自診病。但卻無一能將我的病治好。

訪遍名醫無果,我就轉寄希望於民間的偏方治療。諸如拔竹管,螫蜜蜂等;嘗試著用氣功調病。

為了治病,可謂是想盡所想、用盡所能、傾盡所有!其間所付出的千辛萬苦,沒有經歷過的人很難體味到其中的辛酸苦楚!

但我的病依然不可遏制的,瘋狂的進行性加重著……

本來擁有高挑身材,姣好麵容的我,被病魔摧殘得如同一具骷髏─骨瘦如柴、面容枯槁、關節僵硬、走路蹣跚艱難……

頑疾帶給了我無盡的苦難!

就在我無計可施,深感絕望之時,緣自於媽媽使我喜得了大法!

媽媽聽聞到大法的美好,請了一本《轉法輪》讓我看。當時由於自己練其它氣功收效甚微,對氣功已不再感興趣的我把媽媽的話當作耳邊風。《轉法輪》在家擱置一年後,才在媽媽的一再督促下,不太情願的看起來。

記得當時是躺在被窩裏一氣呵成看完這本書的。書中的法理一下子深深的吸引了我。我曾讀過許多氣功書,沒有一個氣功師能像師父那樣把這些玄奧超常的現象用如此淺白易懂的語言闡釋的如此清晰明瞭。我暗暗驚呼,這真是一本好書啊!

因為自己練過其它氣功,也聽過其它氣功師的報告,並且還讓氣功師調過病,所以書中所描述的許多現象自己都曾親身感受過。

比如我曾聽過出身於東北的著名氣功師的報告。她當時做特異功能現場表演時,我還作為五位見證人之一,上台親眼看見她把暖瓶裏的白開水變成了濃濃的、棕色的中藥湯。當時感到神奇而不可思議。而她本人也並不知道自己功能是如何來的,只覺得一夜之間就神通廣大起來了。看了《轉法輪》我知道了這就是借功。還比如自己曾找過氣功大師調病,調完後從沒有過的輕鬆舒適,可第二天舊病又復發了。看了《轉法輪》之後,知道了他只是把黑色的病氣排出去了,而造成有病的靈體仍然在有病的地方臥著,是那個靈體散發的業力讓自己難受……就這樣,大法輕易的破解了我許多心中之謎。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讓媽媽到鄰居家借師父的講法磁帶聽。磁帶還沒聽完哪,就開始了嚴重的腹瀉。整整拉了三天三夜!當時自己悟性太差,還懷疑是否真的像師父說的那樣為自己清理身體哪!

儘管業力大,悟性差,但非常的認同大法。就這樣,抱著一顆強烈的求治病的執著心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修煉過程中讓我經歷了太多太多的神奇……

比如修煉之初因為關節劇痛根本無法盤腿,每每嘗試著剛剛把腿搬上來,踝關節處就如同骨肉剝離般的撕裂痛。看見別人盤腿心裏好生羨慕,心想:「如果自己也能盤腿該多好呀!」就這麼一想,踝關節就真的不那麼痛了,從此自己就真的能盤腿打坐了。還有師父為自己踝關節消業時,關節腫得像個大饅頭,過兩天就自行消腫了(這在過去根本就不可能的,類風濕一旦侵蝕了哪個關節,要想使其消腫是很難很難的)。就這樣反覆了三次,困擾了我多年的踝關節腫痛就這樣不治而癒了!至今十多年過去了,一次也沒犯過。

還有師父給我膝關節消業的神奇經歷。那是修煉不久師父給我膝關節排病業(我曾因膝關節嚴重腫痛在輪椅上度過兩年時光,後用大劑量激素局部封閉才使關節消腫)。當時痛得實在受不了,心想「吃點藥緩一緩吧」,同時把自己正在看的《轉法輪》隨手扔在了床上(當時專找有關病業的章節看)。就在書將合還沒合上的一剎那,整頁書上的字像火一樣的紅。當時自己趕緊將書撿回來捧在了懷裏。現在想來還為自己當時的行為羞愧不已哪!

大法給予我的真是太多太多了!難以在有限的篇幅裏一一描述……

現在我已是四十六歲的女人了。當身邊曾經非常健康的伙伴們一個個出現不同程度的健康危機和老化趨向時,我這個曾經在當地出了名的病簍子,身體卻一天比一天健康起來了,而且也愈加變得端莊、豐腴、挺拔,同時使原本焦躁易怒的我變得寧靜、平和而安詳。隨著修煉時間的推移,愈發感到大法的無比美好和珍貴,以至於常常在學法間隙,閉目小憩之時,情不自禁的緊緊懷抱著大法之書而發出由衷的心靈感歎:大法好!大法好!大法真好!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