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法輪功教會我當好醫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小時候,我多災多病,很痛苦。發願要好好學習文化,將來當一名能救死扶傷的好醫生,就像華佗一樣。我如願以償了,我上了大學,當了一名西醫大夫。儘管我最喜歡中醫。

在當今中國社會裏,物慾橫流,金錢至上,到處都充滿了銅臭味。醫療界也不例外。對此,我感到十分痛苦。我不願隨波逐流,但我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面對病人,如果我和其他醫生一樣,收病人或其家屬的紅包,我於心不忍,我曾經收過一次,心裏特別不安寧;如果我不收病人或其家屬的紅包,其他醫生就說我傻,和別人不一樣,說我不合群,怪怪的,也不敢和我合作,怕和我合作時,我拒收別人的紅包,他們得不到實惠,自己的利益受到影響。我那時很苦惱。我要和他們打成一片,他們高興,可是我內心很痛苦;我要不和他們打成一片,他們不高興,我內心也很痛苦。我真不知該怎麼辦?我在圖書館翻閱了很多書籍,包括《道德經》、《金剛經》、《聖經》等,但都沒有徹底解開我的心結,我似懂非懂,還是不能讓我徹底心服口服。我就在這種痛苦的日子中上下求索著。

一九九五年三月四日的清晨,喜歡練氣功的我被美妙的音樂聲吸引,循聲而去,看到山坡平地上有一群人在煉功,那美妙的音樂就是從這裏傳出來的。後來我才知道這些人就是煉法輪功的學員。我就開始學煉法輪功了。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心中的一個個疑問在寶書《轉法輪》中找到了答案,讓我徹底的心服口服了。我真後悔我錯過了二次參加恩師李洪志老師的面授班的機會。從那時起,我逐步知道了許許多多別人不知道的道理,我逐步知道了甚麼是人生的真正價值,我也真正的認識了我自己,找到了我兒時思考過又沒有答案的三個人生哲理問題:我從哪裏來?我將到何處去?我來這裏到底要幹甚麼?明白這些問題,為我以後能在醫療界堂堂正正當醫生奠定了基礎。

我也徹底知道了我那時為甚麼活的那麼苦。我把別人對我的評價、我把自己的名聲看的很重很重,彷彿我就是為了這所謂的「好」名聲而活著似的。在正法修煉中,執著於名的這顆心,讓我走了很大的彎路,我要去掉它也很艱難。但在慈悲偉大的恩師的呵護下,我終於從巨難中堅定的走了過來。這是我的最大的幸運。

通過學法,我學會了向內找。反覆通讀恩師的所有講法,把大法溶入自己的心中,遇到矛盾看自己,用恩師的大法來指導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發現自己的不足,及時去掉它,不斷在大法中昇華自己。在工作中,我真正能夠坦坦蕩蕩當醫生了。

法輪大法教會了我當醫生時能設身處地的為病人著想。有一次,一個身著樸素的婦女帶著兒子來看病。我知道她的經濟不寬裕,就在做醫學影像檢查方面,選擇最能為她解決問題的方法,為她節約錢;在做治療方面,選擇最能為她兒子治療的藥物,可用可不用的,一律不用,為她節約錢。我這樣做,不只是為她節約錢,更重要的是減少對她兒子身體的醫源性損害。同時,我還利用空閒時間和她兒子談心,幫助分析他的心理上的障礙,找到了他的心結。後來,她兒子要出院時,母子倆還特地來向我問好,說:「你是個好醫生,謝謝你。」很可惜,我當時沒有告訴他們母子倆法輪功的真相,真遺憾;我也沒有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這背後有怕心和證實自己的執著心在,我要去掉它。我的這種「善」,只是情中的「善」,不是真正的「善」。真正的善,就是用為他好的善心、用祥和的語氣、用通俗易懂的道理,給他講清法輪功的真相,讓他能自願退出中共黨團隊邪惡組織,選擇自己美好的未來;甚至能啟悟他的善心、增強他的正念,能願意修煉法輪大法,走上「返本歸真」之路,這才是真正的大善。這種「大善」,是不入情的,是一種無為之舉,不在有為中,這才是慈悲的表現。我從中體會到了「善」的部份內涵,體會到了「做善人」的艱難和樂趣。

法輪大法教會了我當醫生時能抵擋住金錢的誘惑。有一年過年後不久的一天,我正在醫院上班,我曾經看過病的一個病人來找我,給我一個鼓鼓的紅包,說是「新年快樂」,讓我高興。我平靜的對她說:「我不能收。我不會因為你沒送紅包,就不認真給你看病。」她說:「看您人心好,我才給的;這不是賄賂您。」她是一個大老闆的妻子,我給她看過幾次病,她對我有好的印象。她態度很堅決的一定要給我,還說:「給您,您還不要;我沒給的(醫生),別人還主動跟我要呢。我今天真是碰到好人了。」由於那時病人不多,我就叫她坐下,給她講我為甚麼不要紅包的原因。我告訴她,我是學煉法輪功的。我就跟她講真相: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講「共產黨為甚麼鎮壓法輪功」、講「我是如何受到中共的迫害的經歷」、講「面對中共的鎮壓,我為甚麼還要堅持的原因」、講「三退大潮」、講「貴州藏字石」、講「全球公審江澤民」等等,她一下子明白了真相,最後她也願意退出了中共團隊組織。她對我非常感謝,還說:「在這樣的社會,您這樣的醫生太難找了。」我說:「你別感謝我,你感謝我的師父吧,是師父和師父的大法教我這麼做的。」她就打聽師父和法輪功的情況,後來她也得法了。我從中體會到了「真」的部份內涵:用從大法中獲得的智慧,識破中共所製造的一切謊言,並給有緣人講清真相;同時我也體會到了「做真人」的艱難和樂趣。

法輪大法教會了我當醫生時能默默無聞的做好自己的份內之事,不圖名,不圖利,擺正工作與修煉的關係,平衡好自己與社會的關係,平衡好自己與人的關係,平衡好自己與家庭的關係。對病人,態度和藹、耐心;對工作,認真負責,不誤診、漏診,不出現任何醫療事故;對同事,謙虛尊重,不挑撥離間、煽動造謠;對醫療技術,掌握嫻熟,虛心好學,不恥下問;對待遇,不爭不搶,看淡名利,遇到矛盾要「忍」。有一次,一個病人找我看病,看完病後,她還到處敗壞我的名聲,說我亂收錢,要告我。我開始心裏很不平,還想找她解釋清楚,沒有這樣的事,她卻冤枉我。後來我想,我碰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我為甚麼碰到這樣的人?我為甚麼碰到這樣的事?我靜下心來看自己的心,發現原來是我把自己的名聲看重了,執著於自己的好名聲;同時,我還不能讓人說,有一顆「不讓人說的心」;還有「一顆不能被人誤解的心」。這是在證實自己而不是在證實法,其背後都是為私為我之心在作怪。我要去掉這些不好的執著心,去掉這個為私為我的心,堂堂正正做一個無私無我的人。我的心胸一下明曠了許多。在矛盾中,看自己的不足,不怪他人,寬容大度,能包容他人。我真正體會到了「忍」的部份內涵,體會到了「做寬容大度的覺悟了的人」的艱難和樂趣。

當然,「忍」並不是對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無動於衷。有一次,我正在醫院值班,單位領導在「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的指使下,叫我去一趟。我知道他們企圖迫害我,我心中一面發正念清除邪惡,一面用自己的正念保持上班不離崗位的狀態,同時及時找自己的最近的不足之處,及時清除內外之邪惡,在慈悲恩師的呵護下,就把這場迫害陰謀解體了,平安無事。

從我當醫生的過程中,我是逐步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的要求直指人心去做的,我從中體會到了坦坦蕩蕩當一名好醫生的艱辛和樂趣。如果沒有恩師的慈悲呵護,沒有大法對我的指導,就絕對沒有我的今天。我的一切,都是恩師賜予的。

最後,在「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向慈悲偉大的恩師問好!師父,您辛苦了!向全世界大法弟子問好!祝願法輪大法在全世界廣為洪傳,更多的生命受益!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