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郴州北湖公園煉功點的美好回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我本是中國大陸的一名教師,原來家住湖南省郴州市火車站建設裏。

曾經一度我的人生呈現灰色,身體和精神都處於崩潰的邊緣。在眾人看來,當時二十多歲的我有著令人羨慕的職業和家庭,然而我卻看不到生活的希望。世風日下的社會風氣讓原本純真、溫良的我不得不隨波逐流,從而出現感情的困擾,身體也越來越糟糕,多種疾病纏身,久治不癒。我常常痛苦的思考人活著到底有甚麼意義?然而偶然的一天清晨我卻驚喜的看到了生命的曙光,從此我的人生變得意義非凡。

那是1995年5月20日早晨,我和鄰居結伴到郴州市北湖公園鍛煉。北湖公園東門靠近我們家,公園東門的湖邊延伸進去有一座白玉石橋,連接湖中陸地有一片樹林,沿著湖邊四週長著夾竹桃。來這裏晨練的人不少,鍛煉的方法各式各樣,最引人注目是八角亭邊有一群老人圍成一圈靜靜的站在那裏站樁抱輪,他們的神態安詳裏透著幸福,晨曦照在他們的臉上,真是美極了!鄰居大姐感慨的說:「你看這些老人個個紅光滿面,精神抖擻。而我們這些二、三十來歲的年輕人臉色卻蠟黃蠟黃的,氣喘吁吁有氣無力的樣子。」

等他們停下來,我們好奇的湊上去問:「你們煉甚麼功呀?」「法輪功!」一位阿姨熱情的介紹:「這個功非常好!來煉吧,免費學煉。」我問:「怎麼煉,有書嗎?」一位滿頭銀髮的伯伯說:「有《轉法輪》,這本書目前郴州只有二本,我們這裏正好有一本,你們真有緣份。」

我接過《轉法輪》翻開前頁《論語》,當看到「真、善、忍」三個字時,內心一震,層層心房的門被震開了,那種感覺不可言表。我心想:這不就是人生最高的道德要求嗎?

此後,我成了北湖公園大法煉功點的一員,每天清晨走到公園裏煉功,晚上到同修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同修都是免費教功,免費提供場所。

煉「法輪樁法」時,頭前抱輪和頭頂抱輪難以堅持,像被千斤頂壓著似的,不到二分鐘手就舉不起來了。同修笑呵呵的鼓勵我:「不要緊,慢慢來。」

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時,我不知不覺的睡覺了,同修告訴我:「可能你的大腦有毛病,師父在幫你調整。」

當時的社會風氣已經非常敗壞,人們的生活方式庸俗而低下。比如:賭博成風。人們都說:十人有九賭。像我這樣的一介書生也成了麻將桌上的常客。

剛學大法的時候,我照常搓麻將。同修提醒我:「不能賭博!要去掉這個執著。」我還辯解:「這是娛樂嘛,師父沒有要求不准搓麻將。」

因為修大法要與人為善,要去掉對名、利、情的執著。我心想搓麻將的時候儘量做到不贏別人的錢,別人放炮我不胡,自摸才胡;別人對我生氣,我不生氣;別人怨恨、辱罵我,我不動心。我自以為這就算提高心性了,其實相差十萬八千里去了。

師父一次次點化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本來人好好的,可是一到麻將桌上打牌的時候,就渾身不舒服,像在做賊似的。再要搓下去,丹田處的法輪就快速旋轉著,讓我坐立不安。

我慢慢意識到賭博是一種惡習,不可為,可是我並沒有徹底去掉它。鄰里朋友來喊我缺人的時候,我又去了;家人手氣不好,讓我換換手氣,我也按捺不住上了。當然只要我上牌桌就一定輸,把我以前贏的錢全部輸光了。

後來經過多次學法我才真正的悟到:賭博的這個場是一個非常骯髒的場。人人在這裏想不勞而獲,為了撈取金錢勾心鬥角、絞盡腦汁,為了這些不義之財而樂而憂,甚至不惜傷害他人……。這恰恰是跟宇宙特性「真、善、忍」相違背的。我決心徹底去掉這種不良行為。

當我真正跳出來的時候,就感覺那個麻將桌離我很遠了,再也引不起我的興趣了。當我不斷的修正自己,去掉那些不好的東西的時候,我發現我得到了很多很多。隨之我的身體也發生了改觀,困擾我多年的乙肝、腰痛、腹痛、貧血等症狀都消失了。我體驗到甚麼才是真正的幸福,那就是跟隨師父修大法踏上返本歸真的路。

像我這種修煉受益的故事,我們煉功點幾乎每個人都有,我只講了初期的一點。大法不記名,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很多同修的名字我都不知道,我只舉我知道姓的幾位。

老廖有肺結核,住院期間有幸參加了師父在郴州1994年7月14日~18日的學習班,肺結核從此痊癒。

老符參加廣州學習班的時候,師父說(大意):把右腳抬起來,想一下身體的一個毛病,只能想一個,然後跺二下腳,病就會好。老符想了心臟,只覺得一隻手在心臟部位抓了一下。以後老符再也沒有犯過心臟病。

老陳修煉大法前業餘時間喜歡算命、看風水。師父法中要求修煉人不能這樣做,要清理這些書籍。老陳最捨不得《周易》這本書,他也知道《轉法輪》是本寶書,就把這二本書並排放在書櫥最顯眼的地方。誰知晚上八點半的時候,書櫥的玻璃自動爆裂了,那本《周易》從書櫥裏掉下來。

在場的人都說:「能有這麼神嗎?你明天請人把玻璃換上,換牢固一點的,看還是不是這樣?」

第二天晚上八點半準時,換好的書櫥玻璃又自動爆裂了,那本《周易》還是掉下來了。大家不得不驚嘆:法輪功真乃神功啊!

因為有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環境,大家比學比修,提高的很快。然而1999年7月開始,這個環境卻被中共邪黨殘酷無情的破壞了。

寒來暑往,斗轉星移,十一年過去了,很多人和事都變更了,我也經受了多次難以想像的苦難,唯獨堅修大法的心沒有絲毫改變。

2008年5月,我們發現北湖公園東門煉功點舊址開滿了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棵棵夾竹桃的葉上、花上、桿上,白玉石橋欄邊盛開著優曇婆羅花,一簇簇,一排排,好像誰有意洒了一把春雨似的。小巧可愛的佛花晶瑩剔透,搖曳著婀娜的仙姿,持續開放至少半年之久。見證著法輪聖王下世傳法度人的盛況,也在提醒世人切莫失去良機!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