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九九年一次難忘的弘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師父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準則,配有簡單易學的五套功法,在煉功人道德提升的同時,就會顯出祛病健身的奇效。這是中國大陸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法輪功學員弘法時,經常向還不了解法輪功的人介紹的內容。

我就是在那個時候,一位同事把法輪功介紹給我的。

記得那是一九九六年陽春三月的一個星期天,她約我到了一位朋友家,看了李洪志師父的五套功法的教功錄像帶,不久這位同事又給我送來了一本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我看後覺得挺好,就介紹給丈夫、女兒、弟弟、妹妹。在這之後,我的家族中,先後有九人煉起了法輪功,上到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小到四、五歲的姪兒。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就是這樣人傳人、心傳心的傳播開來的。

那時候因為我是上班族,不能像那些離退休的老年學員有那麼多的時間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傳播給更多的人,這是我最覺得遺憾的事,僅有的一次弘法經歷至今想起來都是難忘和美好的。僅借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的機會,把它寫出來,和大家分享。

一九九九年的五月,省城的同修組織了一次到離省城很遠的一個小城洪法,開始負責聯繫的同修包了兩輛公交臥鋪車,可以坐一百多人。後來因為司機臨時有事,只能去一輛公交車了,聽到這個消息後,一些老年同修主動把這次機會讓給了我們上班族的同修。

傍晚七點多上車後,有些同修聚在一起切磋,有些同修在背師父的講法。我有點興奮,就拿出小錄音機,放起第五套功法的音樂坐在車尾上鋪打起坐來。車子在坑窪不平的山路上急速的行駛著,有時顛起來頭都會撞在車棚上,我卻沉浸在美妙的煉功音樂中,不知不覺竟然煉了四十多分鐘,平時煉半個多小時腿就疼了,可這次一點都不疼,若不是同修叫我去切磋,我還真捨不得把腿放下來呢。

次日凌晨五點多鐘到了目的地,當地的兩位同修早已在車站等著我們了,他們把我們帶到招待所安頓好後,天已經大亮了,吃完早點我們就到了一間寬敞的會議室裏,那裏已經坐滿了當地的同修和想要了解大法的有緣人。有的是從方圓幾十里的農村趕來的,據說走了幾小時的夜路才趕到的,房間正中的牆上懸掛著師父的法像,我們圍坐在師父的法像周圍。

一位趕了幾十里山路腳上還沾滿泥土的男同修,向我們講起了他母親的故事。他的母親是一個目不識丁的農家婦女,半輩子的偏頭疼折磨得她生不如死,就是上個月一個偶然的機會,到了學法點,聽了同修讀了一講師父的《轉法輪》,偏頭疼就不翼而飛。她逢人就說:「我的頭疼病是法輪功給我治好的。」當年四月是她七十歲的生日,兄弟五人問母親要甚麼禮物,母親眼睛裏噙著淚花的對兒子們說想要一本《轉法輪》,她說她現在雖然不識字,但是相信師父會幫她開智開慧,一定能讀大法書。生日的那天,兄弟五人給母親請到了一本《轉法輪》。

這位男同修還說,他們村子裏有許多像他的母親一樣的老年同修,一個字都不識,學了師父的大法後都識字了,讀起《轉法輪》非常流利,就是大法的書不夠,他們只有每天晚上同修坐在一起由一位同修讀給大家聽,每天晚上都讀一講《轉法輪》,然後大家一起煉五套功法,每天都是這樣。到那個時候,村子裏有幾十人煉功了,許多過去婆媳關係不好的現在好了,有些被村子裏稱為懶漢的人也勤快起來了,地裏的莊稼種得比誰家都好。鄰村的人很好奇,就派人過來問一位同修怎麼過去經常聽到的打罵聲現在聽不到了,而且莊稼長得比鄰村的好,是不是燒了甚麼高香?同修拿來《轉法輪》給他看:就是這本大法的經書給我們村子帶來的福氣。

還有一位女同修向我們介紹了她們那兒的情況。她們村子山高地陡,只有十來戶人家,沒有電燈靠點煤油燈過日子,村裏有三對小夫妻煉法輪功,其中有一對夫妻剛剛開始修煉。修煉之前有一天傍晚,這家妻子不小心右手伸進滾燙的豬食桶裏,拿出來的時候滿手大泡,疼痛難忍,她來到一牆之隔的一位同修家,想要一點狗油擦手。同修看到這種情況,給她簡單的處理後,說:「我給你讀讀師父的《轉法輪》吧,也許會減輕一點兒疼痛。」藉著昏暗的煤油燈,這位同修就讀起了《轉法輪》〈論語〉,還沒有讀完,她的手就不疼了。她激動的說:「太神了!我的手不疼了!」從那天開始,他們夫妻倆也煉起了法輪功。才煉了不到一個星期,手完全好了,連一點疤痕都沒有留下,這個消息在十幾戶的村莊中不脛而走,使許多人都知道了法輪功。

從此,村裏的這三對夫妻每天凌晨四點鐘起床,用背簍將自己的一、兩歲的孩子背到離家很遠的小山窪裏用布把孩子裹起來放在地上讓他們睡著,大人就開始煉功。他們是用一個裝有兩節二號電池的錄音機放著煉功音樂煉功的,每次都是煉完功,孩子才會醒。同修說有一次他們正好煉到第二套功法「腹前抱輪」時,錄音機沒聲了,一看才發現是電池用完了,大家都很著急怎麼辦。一位同修說:「我們求求師父吧,請師父給我們加持一下,讓咱們把功煉完!」剛說完,錄音機的音樂就響起來了,那一刻,同修都激動的流下了眼淚。從那天開始,這一對電池又用了半年多!師父真是太慈悲了。

和當地同修交流完後我們就到附近的公園集體煉功洪法,在那裏的三天,我們每天堅持。許多晨煉的人都過來詢問煉功的事,我們就給他們介紹甚麼是法輪功,告訴他們法輪功能使人道德高尚,身心健康。聽到這些,一些有緣的人,當場就表示要煉法輪功,有的還把《轉法輪》請回了家。臨走時我們省城來的同修都把自己的大法書送給了當地的同修。

三天的洪法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而那些渴望在大法中獲得新生的生命的笑容卻定格在了我的記憶中,永不消失。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