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經歷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我父親是個典型的傳統知識份子,他的知識結構是以儒家為根基的,同時道家的、佛家的、基督教的比重也很大,民國時期又讀了七年燕京大學,四年政法,三年經濟,到晚年則酷愛醫學與周易,而且各方面的造詣都很深,父親的這一切對我的影響和薰陶很大。他生前曾寄厚望於我,希望我能繼承他的醫術與卜易。下面說說我修煉法輪大法後親身經歷的超常與神奇的變化。

一、身體的神奇變化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時年61歲。此前患有多種疾病,一方面靠藥物治療;一方面堅持體育鍛練,鍛練的方法有跑步、打太極拳等。但一些頑疾如牛皮癬、嚴重的慢性支氣管炎、胃粘膜肥厚性胃十二指腸球部潰瘍,腦梗前兆(血流變檢查三個「+」號)、心跳偷停,嚴重的肩周炎等,總是長期折磨著我,不能根除。

修煉大法後,身體變化不斷,其中最為顯著的是牛皮癬,前兩週還在外地出差住辦公室,晚間穿著內衣隔衣搔癢不斷,回家晚上休息脫去內衣,突然發現全身皮膚光,竟然找不到一點牛皮癬的痕跡了,興奮的我從床上一下蹦的很高,大喊著:我的牛皮癬沒了!要知道這種病它困擾了我三十三年,甚麼內服藥、外敷藥,甚麼睡療法,這個偏方,那個偏方的,始終未能去根。

另一種頑疾就是支氣管炎,每到冬天必犯。嚴重時到不得臥床不起的程度,就是只要躺下睡覺便劇烈的咳嗽時,我便起來打坐煉靜功,預備好了手紙的痰盂。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好的利利索索,至今十三年了沒犯過一次。其餘的疾病到九八年初,便陸陸續續的都徹底好了,臉色變得白淨了,而且白裏透紅,褶紋很少很少,比實際年齡年輕了十多歲。去年,單位給離退休的搞了一次體檢,本來不想去,可是老伴非逼著去。我想去也好,徹底解除她的心疑。檢查的結果,據單位負責體檢的負責人講:你是這次體檢中各項指標最好的一個。在做彩超時,大夫說;你的肝膽脾肺腎都非常好,比年輕人還好,特別是前列腺未出現任何異常。

從這些身體變化來看,充份的顯現出大法的神奇和超常。當然,這還僅僅是體現在表層上的功效,至於修煉人的本質和內在的變化,更高層次的用常人的肉眼看不到的變化,那就更不是常人所能想像的到的。

二、去掉不良的習慣或嗜好

另一方面,修煉法輪大法對迅速去掉人的不健康思想、不好的生活習慣、不良的嗜好、不好的行為等,更是神奇有加。因為修煉大法是要按照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同修的,要不斷的提高心性,從而達到與真、善、忍同化。

修煉前我有吸煙的嗜好,煙齡長達三十七年。我也深知吸煙危害身體,也曾下決心戒過幾次,都沒有戒成。當我得法修煉的第一天,讀到《轉法輪》第七講中「吃肉問題」一節時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在這個學習班的場上沒有人想到抽煙,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你看書看這一講,也會起這個作用。」那時我剛買了一條煙還沒抽幾盒,當即把剩下的一扔,從此再也沒抽過半支煙,與這一不良嗜好徹底告別,至今已達十四年。其它如飲酒、下棋、打撲克等也都從修煉之日起,一併戒掉了。身體越來越好,精神越來越健康。

三、觀念的變化

因為我出生於一個知識份子家庭,父親民國時期讀了七年燕京大學,四年政法,三年經濟,到晚年則酷愛醫學與周易,他生前曾寄厚望於我,希望我能繼承他的醫術與卜易。退休後,我重點就想搞周易的應用,對道家的東西如《老子》《莊子》等興趣越來越濃厚,而對儒家的《五經》、《四書》之類的東西,仍然是根深蒂固的放不下。要放下一生中所追求和鑽研的這些知識、學問是很困難的,特別是當有了一定的造詣並且形成後天觀念之後就更難。

但自從修煉大法之後,我對這些方面知識的探求便漸漸淡漠了。特別是讀了師尊各地講法之後,才明白這些知識只不過是為今天正法奠定基礎而已。師尊在《何為智》中講:「人類社會中的名人、學者、各類專家,人覺的很偉大,其實都很渺小,因為他們是常人。他們的知識也只是常人社會現代科學所認識的那麼一點點而已。龐大的宇宙,從最洪觀到最微觀,人類社會恰好在最中間、最外層、最表面。生命也是最低的存在形式,所以對物質與精神的認識也是很少的、膚淺而又可憐的。掌握了全人類的知識還是個常人。」師尊在《為誰而存在》中講:「人最難放下的是觀念,有甚者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變,然而這觀念本身卻是後天形成的。人一向認為這種使自己不加思考,卻能不惜一切付出而不可動搖的念頭是自己的思想,看到真理都去排斥。其實人除了先天的純真之外,一切觀念都是後天形成的,並非是自己。」

可是要想改變這常人後天形成的觀念,就等於改變了作人的狀態。由此可見,我的改變是一番脫胎換骨的過程,如果沒有大法的神奇法力,沒有師尊的不斷點悟和加持,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四、化險為夷

大約是在二零零一年的秋季,有一天午後騎車上班。途中必經的一條馬路,其右側挖了一條埋下水管的深溝,本來道路就不寬,而且左側又堵車,排了好長一串;右側餘下的路已經很難通過汽車了,但是騎自行通過還是綽綽有餘的。我當時正騎車在這段路上,突然從對面駛來一輛機動大板車,風馳電掣般發著刺耳的狂嘯直衝我而來。我的右側(即外側)是挖溝堆積的土埂,與自行車已經不存在間距了,如果從車上下來,那就等到於用自己的身體迎著那輛狂嘯而來的大板車,我下意識的向右側一傾,右腳踏在溝沿的邊上,兩眼一閉聽天由命了。

說時遲那是快,只聽噹當一聲,我便連車帶人傾倒在地,自行車還壓著我的一條腿。睜眼一看,原來大板車重重的撞上了前面的一輛麵包車車尾上,大板車一畸扭,掃倒了我和自行車。這時,大板車司機正在向被撞的車主道歉,雙方正爭議著如何賠償私了的事宜,根本無暇顧及被他撞倒在地的我。

我扶車站起,從對面過來一中年男子問:「你怎麼起來呀?」那意思是你怎麼不向他討個說法呢。我說:「沒甚麼大礙,修車花不了多少錢。」可是說是說,這車怎麼也推不動了。前轂轤扭的很厲害,車大樑也彎了,根本無法騎了。我只好扛著它就近找個修車的。平平圈,較正較正大樑,直直腳蹬子,大約花了不到二十元。

被撞時並沒害怕,事情發生後,真是像師尊說的有些後怕。這樣的事我還經歷過幾次,就不一一贅述了。真修大法,師尊的法身隨時在保護著我們,當我們遇到生命危險時,總能化險為夷。通過這些年的修煉,深深的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