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超常的科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我叫何靄兒,今年六十二歲,家住廣州市荔灣區西村街。

六十年代下鄉期間因勞累過度,急性風濕熱一個月內轉為風濕性心臟病,從此就一直受到死神的關照,徘徊在生死線上。


何靄兒

醫生說我患的這種風濕性心臟病在目前醫學上只能靠藥物來控制,而且是按著發展規律在發展著、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就算手術也只能暫時抑制和緩解症狀而已。無法把病徹底治好。幾十年來無論採取甚麼辦法、吃甚麼藥、做甚麼運動乃至用飲食療法也只能緩解症狀,79年病情惡化做了一次心臟二尖瓣分離術,當時天真的以為可以把病治好了。誰料手術後五年心臟二尖瓣狹窄程度又回覆到術前的樣子,從那時起我就再無法工作了,全休在家。到94年發展到整個心臟聯合瓣膜病變。不得不再做了一次心臟二尖瓣換瓣手術。換瓣手術後,心房纖顫這種嚴重的心律失常也無法消除。(這種病症也是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況且換瓣手術後又帶來了新的問題──抗凝問題。這問題我了解在目前世界醫學上還沒有新的突破。所以,不管是專家、教授、醫生都未敢保證一個心臟二尖瓣換瓣手術後的病人能不服食抗凝藥又不採用其它辦法抗凝可以不出生命危險的。所以就規定病人必須而且每天服食抗凝藥來維持生命(維持瓣膜的正常功能)一直到終生。這一殘酷的現實,使我和家庭特別是對我先生來說,無論在精神上、身體上、經濟上都是超負荷的負擔和承受。所以想要真正地擺脫病魔的纏擾,是我多年來一直尋找的夢,用人的話講,我是再也病不起了。機緣終於來到了,辦法找到了,多年的夢終於成為現實。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從此一改過去幾十年的病態,原有的心房纖顫也毫不影響我的日常生活。人越來越精神、走路生風。九七年起一粒藥也沒吃過,就連心臟二尖瓣手術後醫生說要終生抗凝的藥也十二年沒吃過。在我身上充份見證和體現出了大法的神奇和威德。真正感受到了自患病以來從未有過的那種沒有病的感覺。這真是我意想不到和從來都不敢想而又夢寐以求的現實了。真的是夢境成真了。

我和我姐姐的大女兒同樣是換了心臟二尖瓣膜的,她懷孕時曾經停了抗凝藥,而改用其它藥物抗凝,但是馬上就在金屬瓣膜口上出現了血栓,只好換回原來的抗凝藥。這就是為甚麼醫生那麼強調抗凝藥的重要,非服用不可,而且要終生服用的原因,否則必有生命危險。而我已經整整十二年沒有服食抗凝藥了,可我卻沒有出現這種情況,到底為甚麼?這不明擺著嗎?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

中共對法輪功十一年的迫害,我歷經九死一生,但十三年來人們看到的我,完全不像一個嚴重的心臟病人了。所以儘管中共把法輪功說得怎麼怎麼的,但是只要人們一見到我身體的徹底改變,都會發自內心地折服於大法的神奇。

善良的人們:請切勿再聽信中共的欺世謊言,珍惜這萬古機緣。法輪大法是真正性命雙修的高德大法。大法能使人重獲新生、能使人絕處逢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