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鋼背心的故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我是東北法輪功學員。小時候在上中學時,曾因被同學誤傷,左肩鎖骨骨折,經治療,一個月後左胳膊抬不起來了,只能抬起四十五度,用右手搬著才能摸到頭。

'手持鐵球、身穿鋼背心'
手持鐵球、身穿鋼背心

'穿鋼背心(後面)'
穿鋼背心(後面)

一九七五年春,我被流放到農村當知青;一九七九年春返城參加工作。一九八一年秋在單位受公傷,二三四腰椎壓偏、五腰椎壓兩半、頸椎壓縮性骨折。兩手常年麻木,因怕壞死兩手經常拿兩個空心鐵球,合起來一斤多,用於活動手掌。因腰部受傷睡覺不能翻身,一年四季睡覺總是平躺著。一年後醫生讓扎鋼背心,前邊是整塊牛皮,後邊是五公分寬的牛皮條子固定四條鋼條,也叫鋼圍腰,不分晝夜紮在腰上。每兩年多因牛皮被汗水浸後腐爛就需要換一個,每換一個,因為邊角硬,上邊卡肋骨、下邊卡胯骨,都得遭一個多月罪,一共換了六、七個,腰部的皮膚都被捂破好幾次,脫掉好幾層,夏天加上汗水真是煞得難受。

一九八三年,我因走路腰痛,到商店組裝了一台特種自行車──前轂轤大後轂轤小,坐在車座上兩腳能站在地上,我開始可以去公園遛彎。後來臉上開始長疔毒,身體也又腫又痛。去省城檢查,因脊神經受壓導致右腎萎縮(已經沒了),不能排毒,造成了壞血,醫生叫吃犀黃丸,普通的還不好使,得吃純的,只有小拇指蓋那樣大,每丸五十二元五。因犀黃丸毒性大,每天只能吃一、二丸,一週就得停藥,吃一週只能管一個多月,接著還得吃。因屬涼藥刺激胃,有時還得吃胃藥或打吊針。

這樣三年多就把胃腸弄壞了,整天鬧肚子,吃怎麼熱的東西到胃裏也像冰一樣,吃中西藥、打吊針,胃還是疼。去省城找專家檢查,專家說只能這樣維持了,沒有甚麼好辦法,回去可以試一試偏方:吃東西之前先喝熱酒,從嗓子眼兒到肚臍眼兒喝熱為止,再吃東西試試。回來一試還真管用,一開始喝二兩就管用,後來喝少了不好使,到一九九六年五月之前,只要一吃東西就得喝半斤高度酒。我穿著鋼背心,每頓飯伴著酒,每兩三個月長一次疔毒,吃一茬犀黃丸,同時打著吊針和吃中西藥,十多年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雖說是公費報銷,到一九九一年犀黃丸漲到一百多元一丸,每年報銷一萬多元,連醫生都向我叫苦了。我說:每天喝一斤多高度酒你還沒報銷呢。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四日,經親屬介紹看李老師講法錄像,十五日早我去煉功點煉法輪功,因左臂抬不起來只能用右臂煉,因腰上紮著鋼背心不能彎腰只能站著煉。我每天早上騎著特種車,手裏拿著兩個鐵球到煉功點煉功。第四天,輔導員說:「老哥,你相信大法嗎?」我說:「不相信能來嗎?」(其實當時沒有真正相信,只是湊湊熱鬧)輔導員又說:「你要真相信法輪大法,你就把那兩個鐵球子擱在家裏別拿了。」我說:「行,明天不拿了」。可第五天又拿來了,因拿習慣了,走在半路上才想起來,就把鐵球揣兜裏了,煉完功回來也沒想起拿鐵球,手也沒麻,也沒當回事。

第六天奇蹟出現了。煉完第一套時,等著煉第三套,因煉功時閉著眼睛,當時面朝北站著,這時從東北角飛來一個土黃色的圓東西打在我的左肩上,打的我一趔趄。我還以為誰打我呢,睜眼一看人家離我都一米多遠,靜靜的站著,誰也碰不到我。我馬上想到:是法輪打在我的左肩上,是老師給我調整身體了。這時煉功音樂在響,「沖灌」,當時我的左臂就伸起來了,我的眼淚唰的就下來了,像斷線的珍珠往下流。

第八天煉功時,扎了十幾年的鋼背心感到箍在身上難受,而且不能彎腰,煉完第三套功法我就把它解開了,接著煉第四套功法也能彎腰了。我太激動了!在場的功友也見證了我身體受益的狀況。從此鋼背心和兩個鐵球就再也沒用過,成了古董,也成了我終身的記憶,遺憾的是特種自行車被我當廢品賣掉,現在我騎的是正常的自行車,用單轂轤車還能推二三百斤東西呢。

從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我一粒藥沒吃過,一個吊針沒打過,一滴酒沒喝過,沒再找醫院報銷一分錢的藥費,算起來為當地財政節省醫藥費近二十萬元,我也少了被病魔折磨的痛苦,如果沒有大法救我,也許我都活不到今天呢。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