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醫生:難以忘懷的往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份走入大法修煉的,這其中經歷了一個從認識法輪功到走近法輪功、直到最後下決心修煉法輪功的這樣一個漸進過程。過程中有懷疑、猶豫、感動、震撼。回想起來,就像電影一樣一幕幕的浮現在我的腦海裏……

初識法輪功

一九九八年二月的一個星期天上午,我在街上遇到過去比較熟悉的兩個病號,提著大包東西朝我走來,我問:你們一人一包買的甚麼好東西?她們答道:這是我們煉功用的墊子,打坐用的。我們煉法輪功啦,這個功法除了站著煉動作外,就是坐那打坐。我不解的問:「打坐?」其中一人說:「這樣吧,明天你上班了,我和你聊聊去。」

真沒想到,就這麼一個偶然的機會,竟促成了我認識法輪功的一個機緣。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一的下午,那個婦女應約來到我的診室。其實她有很長時間沒來看病開藥了。好在是下午,湊巧那天病人也不多,我們聊了很長時間。她從她煉功後的親身感受談到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從看師父的《轉法輪》自己的心胸變的寬廣到現在家庭關係的和睦相處,最後一直談到在市內哪個書店能請到師父的這本《轉法輪》。

她和我說:「法輪功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更重要的是教人做一個好人。」我說:「哪個氣功不都是叫與人為善嗎,就是在社會上混,那打人罵人的也不一定是一個好人吧!」她說:「那可不一樣,這是能教人打從心眼裏做一個好人的。你要看了《轉法輪》這本書,你就知道了。」

因為我們關係很好,無話不談,她本人和她家人的情況我都了解。因為她家境不是很好,過去她常找我以她的名義給她的家人開藥,最惹人顯眼的是:她會讓我寫她的名字給她的女兒和她的兒媳婦開一些婦科用藥,而她卻是一個絕經多年的退休老工人了。要說稍貴的藥開一些還好說,可有時很便宜的婦科藥,她也跑來讓我給開,其實有的時候我也覺的她真有點那個了……因為她們一家就她一人享受公費醫療,這些事在當年來說大家都這樣,也就見怪不怪了。

所以當她起身要告辭時,我說:「你不開點甚麼藥嗎,你的姑娘最近身體怎麼樣?」她平靜的說:謝謝你這麼多年對我的關照,你看我現在身體多好,我們師父讓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真」就是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的「真」,那些佔便宜的事做了不好,會失德。

這幾句話,令我感到很震驚,因為這樣的話,我還從來沒聽說過。她要走了,我把她送到樓梯口,我回到診室,站在窗前,望著她走遠的背影,心想;這是本甚麼書啊,怎麼能使人一下子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我有時間了,是得去那個書店看看。但當時也只是有一個想了解《轉法輪》書中是怎麼寫的而已。

這中間還有一個小插曲。有一天,我碰到了一個過去的老病號,此人過去面色青黃,口唇發烏,走路少氣無力,一副重症病態。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見過他了,這次一見面,我猛一吃驚,我說:「你氣色不錯!」他說:「我煉法輪功啦!這個功真好。我過去你是知道的,吃藥比吃飯都按時,一年住幾次院,哮喘病,高血脂,失眠症,有時走路都得要人攙著。自從煉功後,我現在走路有力了,也睡著覺了,吃飯也香了。我看你身體也不是很好,你也去煉法輪功吧!」「好,謝謝你」我答應道。

話是這麼說了,可是我這個人,可不是那種人云亦云的人。再說我是一個醫務工作者,心裏還多了一層障礙;煉功做個好人,這無可非議,做個好人那當然好了,但是煉功後藥也不吃了,醫院也不用住了,那還要我們做甚麼,不可能!在我看來;是這些病人平時不愛活動,現在煉煉這個功,增加點運動量,促使了血液循環,加快點胃腸蠕動,增加點食慾,才感到身上有點力氣罷了,這是短期效應。時間長了,吃藥住院還是少不了的。

其實我的身體確實也不好。由於自己工作上的便利,服藥當然吃的是最有效的了。平時軟化血管的、增加抗體的藥常年不斷,食療啊這些都懂。即便如此,有時一年住上一兩次院也是常有的事。但是有一點我很清楚,再好的藥也不是好吃的,那人參吃多了還吐血呢,藥,有它的作用就有它的副作用,是藥三分毒嘛!

不知為甚麼,此後我內心總有一種放不下的感覺,有了真正想看看那本法輪功的書的願望。

記得那是一個天氣很冷的一個上午,我的一個朋友從書店給我請來了《轉法輪》和有關的大法書籍共有八本。我的這位朋友真是熱心人,冒著寒風刺骨飄著雪花那麼冷的天,給我送來,我很感動,我一直把她送到大門口。從暖融融的診室出來站在那個串風的大門口,一股冷風就把我吹的渾身涼透,那天大門口的地邊上都是一層溜冰和雪花,她和我有說不完的話,談的都是她煉功後的切身感受,我們又站在那裏,談了足足有半個小時。回到診室後,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立即倒杯開水,服了兩粒「康泰克」。

但是令我奇怪的是,後來又見到她時,問她那天感冒了沒有,她竟然說她都沒有感覺到冷,而我卻服了三天的感冒藥。其實她以前的身體也很不好。她很誠懇的說:「來煉功吧,這個功真的很好。」我心動了,我從內心真正萌發了要煉功的念頭。因為這些天我已經看了《轉法輪》,確實知道了這的確是教人做一個好人的書,就這樣我走進了法輪功。

走進法輪功

一九九八年三月份的一個星期六的清晨,按照他們給我說的煉功的地點,我騎車趕到那個公園的大門口。一進門,迎面看到的就是一群跳舞的人,刺耳的音樂,嘈雜的人聲,我急忙離開了那裏。我推著自行車往裏走,走入一個四週由松柏樹環繞的、中間站了很多人的一個幽靜的地方,我站住了,那悅耳的沁人肺腑的音樂,那麼多人靜靜的站在那裏煉功,一下子我被吸引住了:我確信,找到法輪功的煉功點啦!

我走到一個印著「法輪功簡介」的橫幅前,仔細看著,知道了原來學、煉法輪功都是免費的,而且在這裏看到教人煉功的那個中年婦女態度特別好,即使那個手腳不利索的老人,她都不厭其煩的手把手的教著。那個煉功場給我一種非常美妙、非常祥和的感覺。他們煉完了功,這時,我聽到一個男的說:「誰丟了一百元錢,有個學員撿到了,在我這,過來拿吧。」這時,人群漸漸的散了。有幾個我認識的人朝我走來說:「來吧,來煉功吧!」「好!」我爽快的答應著。

第二天是星期天,清晨五點鐘我帶著家裏的沙發墊,來到了那個煉功點,但是那裏已經是坐了很多的人在煉功了。在那個教功的中年婦女指導下,我跟著學著,動功動作很舒緩,學著也不難。但是第五套功法學盤腿可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還是煉功結束後,我又看到昨天那個男的站那講話,只聽他說:昨天說的那一百元錢,看起來不是我們學員丟的,可咱們的輔導站也不要,咱們不放錢、不存物,就是真需要錢用,也不集資;就是學員自願拿的錢,那也得是自己堂堂正正應得的錢。不乾淨的錢、別人丟的錢,那是不能用於大法的,以後最好是連撿你都不要去撿的。我也重申一下,以後這樣的錢,大家不要撿,這一百元錢我把它交給公園的看門人了。

這幾句話,深深的震撼了我,我愣住了。一百元錢,這在一九九八年時還不是一個小數目,在這物慾橫流的社會裏,這樣的事也只有是發生在這裏,也只能是發生在這群人身上,這塊地方還真是不一樣,是一塊淨土,一塊乾淨的使人不可思議的淨土。

我問周圍的幾個人,「你們見過師父嗎?」「沒見過,興許只有站長見過吧!」他們回答。我在想,都沒見過師父,能有這麼高的精神境界,這位師父真偉大!這一群人可真是能打從心眼裏做一個好人的。

從煉功點回到家,我一直在想:從今天親眼目睹的這裏的一切,聯想到我和那個以前用自己名字開藥的退休工人的長談,從那個冒著風雪給我送書的朋友,到今天素不相識的免費耐心教我煉功的那個中年婦女……

可以這樣說,我的世界觀都發生改變了,我被真正感動了。這個從我認識法輪功到走進法輪功的過程,也就成了改變我人生道路的一個轉折點。我堅定了自己的信念,下決心真正開始修煉法輪功。

修煉法輪功

自那以後,那個四週由青松翠柏圍成的場地,就成了我經常去的地方,那個地方不但環境幽靜,而且地上乾淨的連個紙屑都沒有。後來我才發現是學員每次都自己帶走了,在這裏沒有高聲喧嘩,誰來早了,都是把自己的坐墊往地上一鋪,靜靜的坐在那。有的還小聲在說著甚麼,我問他:「你在說啥呢?」他說:「在背《洪吟》。」我知道那是師父寫的詩詞,我真佩服這些學員。

煉功點上的錄音機小巧玲瓏,音質很好,我問那個男輔導員:「咱們輔導站還有沒有這樣的,我也想買一部。」那個輔導員笑了:這是我們家的,咱們的輔導站連個房子、桌子、電話都沒有。學法、煉功,所有的一切都是咱們自願自備的。今天煉完功了,我就要和大家商量一件事,明天上午咱們下鄉洪法去。這麼好的功法,農村鄉下的人還不一定知道呢。咱們教教他們動作,咱有個學員自費給他們請的師父的《轉法輪》給他們送去。因為有點遠,自帶乾糧。你沒事了也去吧!」「行,我去。」像這樣的下鄉洪法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我當然要去的。

因為是星期天,我看到我們煉功點的學員差不多都去了,有個學員還給我的自行車斗上插了一個寫著「真善忍」的三角形小黃旗,我說「真漂亮,要錢嗎?」她說是她自己做的,不要錢。這樣我們每個學員的自行車斗邊上都分別插著黃色的、紅色的、綠色的、紫色的小旗,真好看!

那天的天氣真好,晴朗的空中有幾朵白雲飄著,微風習習的吹著,我們騎車走在兩邊開滿黃色油菜花的鄉間小道上。那種祥和、優美、愜意、真是用語言無法表達。

我們在一個村莊的村頭大樹下停下來,有的掛「法輪功簡介」橫幅,有的在煉功音樂引導下煉功,有的在教人們動作。人裏三層、外三層圍著我們,世人渴望學法煉功的心情真是無以言表。

自此以後,洪法成了我們的一個慣例,不但我們這個煉功點常去,我們市內的煉功點都去,那個時候,農村的麥場上、村頭的大樹下、集鎮的一角,都會看到我們學員洪法的身影。無論是洪法、送書、教功,這可都是自覺自願的啊!甚至我們有的退休的老學員為了教會他們動作,都不知要去他們那裏多少趟呢!

現在中共邪黨一直造謠說我們法輪功有國外勢力的大財團支持,可它無論有多少國內國外的特務,就是查不出也編造不出來是哪個財團。其實資金的來源,確確實實都是我們學員自己省吃儉用自願拿出來的。據我所知,現在講真相印的真相資料、小冊子、光碟等等這些,都是我們學員拿自己的錢來做的。有的是拿自己工資的一部份,有的老學員把自己的退休金省著攢著,隔一段時間了,送給有條件會做資料的學員做一些真相資料救人,甚至有的學員把自己做小生意、或者賣青菜的錢都拿出來了,十元的、五元的、甚至於一元的都有,真的很感動!甚至我們有的學員因為救人被邪黨構陷非法判刑時,大家都自願的湊錢給他請律師,有的農村學員因講真相被邪黨惡警綁架後,農忙時,有些學員就去幫他們家割麥,收豆幹農活,而且都是自帶乾糧的。我們農村的學員自願修橋補路那就更多了。

對啦!我修煉的故事還沒講完呢,咱接著說。

我一開始學法煉功就出現了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淨化身體,和書中講的真是一模一樣的,就是拉肚子,醫學講的腹瀉、腸炎,可我們做醫生的人是最注意飲食衛生了。我的家人都好好的,就我一個,一天上十幾次衛生間,奇怪的是;肚子不疼,腿也不軟,還正常飲食。我就納悶,腸道裏這些東西從哪來的呢?這在醫學上是解釋不了的。

我的領導讓我休病假回家休息,我說:「你看,我像有病嗎?」同事很關心的對我講:「你可別拉脫水了,這樣吧,你就喝糖鹽水吧。」我說:「謝謝你,我的身體我知道,這法輪功的確不一般,首先是我肚子不疼,第二,飲食正常,最重要的是我很精神,上下樓兩腿輕鬆。」他們也講:「是有點怪。」

就這樣,我一天也沒耽誤上班,第八天以後一切正常。但是最不可思議的是,從那以後,經常不斷折磨我的咽喉炎、鼻竇炎、結腸炎、內外痔瘡再也沒有出現過,不翼而飛啦!我是一身輕鬆,走路生風啊!

從一九九八年三月至今,我真是一粒藥也沒吃過、一次院也沒住過。

更為神奇的還有一件事:我的視力不好,我的眼疾那可是經過著名的眼科專家、經過仔細檢查下了診斷結論的,是散光、遠視加上玻璃體混濁。我在三十幾歲時,就無論看遠看近均感到視力模糊、頭疼眼脹、看書串行,並且這三樣病是無醫可求、無藥可治的。因常戴眼鏡,鼻子兩側被鏡框壓了兩個深深的黑印。

煉功以後,漸漸的眼睛越來越看的清,眼神越來越亮,以至於拿掉眼鏡看的更清楚。我不再戴眼鏡了,不知不覺的鼻子兩側的黑印也不見了,現在連報紙上的小字,甚至藥瓶上的小字都一目了然。

和我熟悉的人,同事、同學、領導、病人、都覺得很驚奇。我以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所認識的每一個人,「法輪大法好,煉法輪功就是好!」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