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從新修大法 無病一身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在我們農村,這陣子是最忙的時候,每天幹農活累得夠嗆,可是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我這個從法輪大法中深深受益的人,一個心思想把自己修煉受益的真實情況告訴大家。

儘管我家住在農村,但很早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很快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可是,1999年7月中共突然發動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無奈之中我逐漸放棄了修煉。幾年中,活得糊裏糊塗的,到了2008年正月時,我的身體就開始不好了。總想大便,去了廁所一蹲下就沒有了,成天老是這樣,就覺的肛門總是往下使勁,好像有甚麼東西拽似的。持續到四月份,病情加重了,身下面好像有個大包,走路也不得勁。從那開始,整天心煩意亂,別人說啥都聽不進去,心裏還琢磨:是不是癌症啊?

當時正是農忙時節,家裏活一大堆,丈夫看我這樣就讓我上市裏醫院做檢查。佳木斯大學附屬醫院、佳木斯中心醫院、佳木斯肛腸醫院都走遍了,光檢查就花了一大筆錢。大夫說的都差不多,就是讓我做手術,我問是啥病,手術能不能好,大夫說叫直腸前凸,就是說正常人的直腸是直的,而我的失去彈性了彎彎著,所以總有要排便的感覺,必須做手術截去一轂轤,否則以後有癌變的可能,但是手術也不保好,還建議我到哈爾濱的大醫院去做排糞造影。

大夫還說我以後不能吃涼的、辣的,刺激性的都不行,不能坐涼的地方,尤其不能幹重活,不能拿超過15斤的東西。我一聽傻眼了,坐在客車往回返的時候哭了一路,直到家也哭個不停,心想活在農村這不成了廢人了嗎。家裏本來就沒錢,孩子還上大學,別說以後的日子咋過,就是現在拿出這筆手術費用都成問題。我哭了一場又一場,真是痛不欲生,娘家媽看我這樣,要借錢給我手術,丈夫也說要把家裏正養著的幾頭牛賣了給我手術,我不忍心,還是哭個不停。

就在最危難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李老師和法輪大法,想起來以前修煉的時候不吃藥、不打針,身心健康的快樂時光,我一下子覺得應該繼續學法啊。正當我擦乾淚水、下定決心準備從新修煉的時候,外村的一位幾年不上我家的同修來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他,當天晚上我就步行到他們那去煉功。

從此我特別堅定,無論家裏活多累,都堅持抽空學法煉功,在心裏默默的跟李老師下決心,一定好好學、好好煉,把以前落下的都補上來。看著我這麼堅定,家裏人也都不再催我手術了。

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我再次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家人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都非常支持我,我去外村學法,丈夫開四輪子接我。

修煉法輪大法是我不幸中的萬幸,我現在一點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了,整個心敞亮極了,每天都感到很充實和快樂,我由衷的感謝李老師、感謝法輪大法。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