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正念過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修煉的道路上,有喜悅,也有遺憾,磕磕絆絆,是師父的慈悲呵護讓我走到了今天。能夠成為大法的一個粒子,我由衷的感到自豪和神聖。我記下修煉歷程的片段,以此證實:把一個重名利情的常人,轉變成一個在矛盾面前能夠向內找自己的好人,轉變成一個為了眾生能夠放下自我的超常人,轉變成一個參透生死輪迴、明瞭生命真正意義的未來的覺者,是大法的無邊法力,是師父的無量慈悲。

信師信法 正念過病業關

零九年七月十六日下午三時多鐘,我和一同修到銀行辦完結算跨出門口時,頓覺四肢無力,不斷的冒汗。當時我意識到是邪惡迫害我,立即心裏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是信師信法的大法弟子,不允許邪惡黑手迫害我,鏟除迫害我的邪惡黑手爛鬼。那天很吃力的回到家裏。

晚上七時許,我照常學法,突然冒出怕心,就打電話叫一同修來我家。同修一進我家門,就問我甚麼事,我說黑手爛鬼迫害我,她說是假相不要怕,於是倆人發正念解體迫害我身體的黑手爛鬼。同修要我向內找,我找到自己近段時間人心重,求安逸,夜十二點發正念都過了時間,因懶惰被黑手爛鬼鑽了空子。不承認它,解體它,接著就倆人學法,到九點鐘,同修說該回家了,我準備起來開門,覺的全身都不聽使喚了,我對同修說;你好不好在這裏過夜?同修見此狀就答應留下。丈夫睡在二樓,為不讓丈夫發覺,同修抓著我的手,從樓梯一步一級的把我拖上三樓,然後把我拉上床上,才發覺一隻手握著拳,掰不開,一條腿已沒有了知覺,像腦血栓的症狀。

我倆心裏明白,一切都是假相,沒有一點害怕,倆人一直坐在床上發正念,學法。發完十二點的正念才睡覺。早上三時五十分起來煉功,我起不了床,就坐著煉動功,心想我是煉功人,不能站著煉坐著也要煉,左手舉不起來,就用右手拉起來煉,發完六時正念的時候,手腳都動不了。丈夫上來見狀哭了,叫我立即去醫院,我的心已定了,信師信法,有法在我甚麼都不怕,一切由師父安排。我若無其事,坐在床上打坐,精神很好。丈夫勸不動我,就打電話給親人親戚來勸我。同修對我說;更大的考驗是親情,鼓勵我要我把住這一關,守住正念,不要被人心親情帶動。

親人陸陸續續來了,苦苦哀求我去醫院,我告訴他們我修煉十多年了,我一定信師信法,只有師父才能幫的了我,誰都幫不了,叫他們不要擔心。親人見我決不去醫院,就叫我吃兩個「牛黃丸」觀察兩三天再說,我也拒絕他們,其間同修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同時同修給師父上香說:師父,在這救度眾生的關鍵時刻,不許邪惡黑手爛鬼干擾該同修,而影響當地整體證實法救度眾生,請師父加持該同修過好這一關。親人們勸不了我就問同修:她不去醫院醫治誰能擔保她無事?出了事誰負責?同修憑著對大法對師父的正信回答他們:這事誰說都代替不了,只有她說話才算數,只要她信師信法,師父定能幫她,她已修煉十多年了,請你們不要強迫她去住院而廢了她十多年修煉。說話中,我原握實拳頭掰不開的手已伸開了,同修見狀說:「你們看,握實拳頭掰不開的手已伸開,誰能做,只有師父能做到,你們也可以給師父上香求師父幫。」丈夫、弟弟見到我好轉了,就很高興,馬上給師父上香。兩天後我已行走了。親人親戚探望也好,來電話問候也好,丈夫都說大法神奇,不用吃一粒藥就好了,親人、親戚、海外的親朋好友紛紛來電話讚法輪功真是好。有的親人說:法輪功這麼好,我也去煉了。丈夫的一位上司來我家探訪,我將信師信法、正念過病業關的過程告訴他,丈夫接著說:「以前我不是十分信,這次我全信了,幸好她沒去醫院,否則就不得了了。」以前我曾多次向丈夫的那位上司講真相,勸其退黨他都不肯退,這次他退黨了。

這次艱難過關,我覺的是一次正與邪的較量,正的力量終究會戰勝邪惡。我感謝師父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威嚴,幫我過好了這一關,救了我。我深深的體會到在修煉的路上,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強,甚麼關,甚麼難都能過的去。

講真相救世人 兌現史前大願

講真相、救眾生是正法時期每個大法弟子的史前洪願,是必須做和必須做好的一件大事。師父講:「你們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所救度的生命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常人,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他引申的、連帶的更深遠的宇宙關係,所以救度的不是一個人,很可能是一個龐大生命的群體,甚至於是很高層次的龐大生命群體。」(《各地講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世上所有的人都是為法而來的,冒著天膽下來是為了得法,但迷在常人中了。師父賦予了我們偉大的責任,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也是我們的史前大願。我們要隨師正法,由於不斷在法理上提高,法理的內涵不斷在頭腦中展現出來,增強了我信師信法的正念,去掉了怕心。這幾年來我一直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每次到娘家,見到父老鄉親就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又跟著喊法輪大法好。村中入了邪黨組織的人很多都三退了。每天我和同修(有時我自己)到各個商場、菜市、街道、河堤、公園、娛樂廣場講真相、勸三退。我時時都把救人放在心上,走到哪講到哪。有時看到隨行而走的有緣人,也與他(她)搭上話,我也都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凡購物買東西都將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對方,並勸三退,外出坐摩托車,都跟摩托司機講真相,勸三退。我的親朋好友,街坊鄰居,都明白了真相,三退了,海外子女,親朋好友通電話時,我都告訴他們大法美好的真相,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都做了三退。我還利用常人的酒宴、紅白事、喜遷新居等機會講真相。另外,我還常用真相紙幣的形式講真相。真相紙幣我都用紅色印油製作,「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念得福報」和「天滅中共 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等字句。

除了發資料外,我還粘不乾膠真相,讓世人隨時隨地看到真相,明白真相,大街小巷都貼上了不乾膠真相,連公安局周圍也貼上了,震懾了邪惡。有一次,我被便衣綁架到公安局,當時覺的救度眾生是宇宙最正的事,心裏沒有一點害怕,靜心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警察的邪惡,接著用純淨心態跟警察講真相,警察說我粘不乾膠真相是擾亂社會秩序,還說打壓法輪功是「四•二五」請願造成的。我耐心的向警察講清真相,他們無話可講。當天晚上就放我回家了。我心裏明白,這一切是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