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志不移 救度眾生隨師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十幾年的風風雨雨,在師尊的慈悲點悟與呵護下,使我走到了今天。我不願再錯失這次法會交流的寶貴機緣,於是,我突破後天的觀念,拿起了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得法修煉

我是一九九五年有幸得法的。得法後不久我所有的病症都不翼而飛了,身體改觀也很大,臉色由原來的灰暗變的白裏透紅,精神由萎靡不振變的精力充沛,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愉悅。從此我堅信大法、堅信師尊。

在集體的學法環境中,我逐漸的對法從感性的認識上升到了理性的認識,真正從內心認識到:做人不是目地,因此我在工作、家庭及社會的各種環境中,自覺用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珍惜每次提高心性的機會,儘量看淡名利情。

有一年本地發了大洪水,為了洪揚大法,我以大法弟子的身份向單位和社會共捐款八千多元(這是當時的悟法)。因單位有多名大法弟子都捐的錢較多,所以在單位反響較大,都說:煉法輪功的人真是好,法輪功就是好。為以後的講真相也打下了基礎。

煉功以後,我一直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每天學法、煉功、修心、境界在不斷昇華著,感覺到修大法的是最幸福的人。

二、進京證實大法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對法輪功的無情打壓開始了。看到鋪天蓋地的對大法誹謗造謠宣傳,我心裏難受極了。我是大法的受益者,很想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但與周圍的同修切磋時有的人不贊同,說是參與政治。在我迷惑不解時,我雙手捧起了《轉法輪》,有一段法映入眼簾:「天象變化下面要是沒有人去動,還不能給常人社會帶來一種狀態,也就不稱其為天象的變化了。」(《轉法輪》)我想起師父在《新西蘭講法》中說:「如果人家說你是邪法,你都無動於衷,我說就不對勁了。」此時我豁然開朗,知道作為大法弟子該怎麼做了:履行責任,進京證實法。主意一定,心裏感到好踏實。

我利用「十一」放長假的機會,找到了正準備去北京的幾名同修,我給家裏留下條子(那天丈夫發高燒在醫院打吊針)就走出了家門。我和同修背著「恒心舉足萬斤腿 忍苦精進去執著」(《洪吟》〈登泰山〉)中的詩句,邁著堅定的步伐,登上了進京的列車。由於路上封堵的很嚴重,我們提前一站下了車,在石家莊轉為汽車進京,因途中遇到大霧,使汽車停駛了好長時間。這時窗外傳來的吵鬧聲中,不斷的聽到有人說要查身份證,我們都沒有帶身份證,我們互相對視鼓勵著。其中有一同修這時下車返回家了,其餘的同修都沒有動心,穩穩的坐在車上。大家都堅信我們一定能到達北京,結果我們這車上沒有人來查身份證,到北京出站時也沒有人查身份證。就這樣一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順利的到達了北京。

我們到北京後我想上訪,但聽說信訪辦根本不接待我們,牌子都摘掉了。這樣我們就在北京安置下來,做著一些證實法的事情。當二十七日晚央視新聞播出法輪功×教時。第二天早上,我和二名同修一起走上了天安門廣場,這時我們看到廣場來了許多法輪功學員,當我們正和認識的二名學員交流的瞬間,警察馬上就過來盤問我們說: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嗎?我們坦然的回答說:是煉法輪功的。他立刻拿起對講機叫來了警車,把我們帶上警車人裝滿後,就把我們送到了天安門派出所,在派出所登記後又送往豐台體育館。

到那裏不一會兒,體育館周圍就站滿了抓來的法輪功學員,當我看到其中有懷抱的嬰兒時,心裏好感動,這使我更加感到了大法的神聖、師尊的偉大。學員們在一起開始背法,警察就上前來阻止,並惡毒的打罵學員,儘管如此也無濟於事。背法聲此起彼伏的在體育館的上空迴盪,震撼著天地,震撼著人心。後來讓我們報地名,我沒有報,晚上他們就用大客車將沒有報地名的四十多名學員一起送到了北京郊縣的一個拘留所。在拘留所警察提審我時,問:為甚麼來北京?我說:來上訪。又問:要反應甚麼情況。我說:政府對法輪功的處理是錯誤的,法輪功是正法,並講述了我煉功後的身心變化。後來警察要我報姓名和住址,我不回答,他們就對我進行體罰、打罵。惡警的粗暴行為我沒有懼怕,拘留所所有的門進出我都不喊報告。第二天下午單位保衛處來人接我回去,我不隨從,他們就叫來了四個警察想把我塞進車裏,我心想:自己是個神,你們動不了我。果真他們弄不動我,他們覺的奇怪:一個女人兩天沒吃沒喝,哪來這麼大的勁呀?他們又拿來了手銬,把我雙手銬一起才把我抬進車裏帶走。

回來後,我被非法關在賓館裏,由市公安局頭目、廠保衛科看管,同事陪著。因在北京三天沒吃沒喝,回來後我就繼續絕食絕水了三天。當時賓館裏還關押了幾名法輪功學員。他們給我辦的是監視居住,我是不承認的,所以我沒有給他們簽任何字,也沒有作任何口供。公安局的人來非法提審我時,我除了講真相外,不作任何答覆。平時,由於我給看管陪伴我的同事經常講真相,使這裏的環境有了明顯的變化,我煉功學法,她們從不阻止,有時還給我放哨。甚至於有的人還跟我一起學法煉功。在賓館非法關押期間,公安局的頭頭看我始終不配合(因此時只剩下我一人了,其他學員都相繼放回家了),就逼迫家人來勸說我,甚至還威脅說:要送我勞教。我心想:你們說了不算,我有師父管。就這樣,在正念的作用和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他們提前了一個月(監視居住六個月),無條件的釋放了我。

這次進京護法的經歷,使我切深體會到師父說的:「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精進要旨》〈警言〉)

三、形成整體

迫害前我們本地的煉功點組織的較好,本地的許多大型法會都是在這兒開的。回單位上班後,看到我們以前的煉功點、修煉環境遭到了破壞,同修間雖有個別來往,但大部份都不能正常接觸,心裏很著急,就想找以前的老輔導員和有能力的輔導員,讓他們把大家重新組織起來。因他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很難像迫害前那樣了。我雖做過輔導工作但能力有限。在我左右為難之時,一天晚上,我就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我的腰帶斷了,正在著急時,這時看到前方有位好像是做買賣的老者,靠牆坐在那裏,我急忙上前問道:老人家,您有腰帶嗎,我想要一根。他看我一眼不語,便低頭編起了繩子,把編好的繩子盤旋著放在盆子裏,然後將滿滿一臉盆的繩子端給了我。我好納悶:他為甚麼給我這麼長的繩子?正想著醒了。

醒後想:這是點化我甚麼呢?我想到了師尊在《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上的一段法:「你們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夠給我們學員創造一個不受干擾的、一個穩定的環境修煉,這就是你們最大的責任。」使我明白了,要把同修連起來,形成一個不受干擾的整體,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認識到這些後,我沒想到能力的問題,便開始和同修接觸了,經過交流切磋,有的同修能走出來了。為了去掉怕心增強正念,我就想組織大家在一起交流切磋。由於剛開始,環境還沒有開創出來。我就利用單位的房間(因我們單位是公共場所,以前打了些基礎),讓大家在一起交流切磋,經多次交流後,場正了,怕的不好物質也消退了。逐漸走出來的同修也增多了,慢慢的大家也能在一起,商量著做一些證實法的事情了。

為了揭穿謊言讓世人明白真相,我們開始發真相資料。初期因邪惡因素多,世人受毒害深。我們就採取大面積的發放,由於數量多範圍廣,所以可聽到樓內的居民說:法輪功真厲害,我們這片家家都有傳單。有力的震懾了邪惡。隨著整體心性的提高,就經常有同修獨自或結伴出去發真相資料、光盤、貼不乾膠、掛條幅等。這樣就又帶動一些學員走出來,幾年來,真相做多了,世人也清醒了,環境也開始寬鬆了 。

為了整體能穩步的走好修煉的路,做好證實大法的事,學好法是關鍵。因此,我們從二零零二年開始組建了學法小組,從一開始的二、三人一組,發展到十幾人一組。從一個組發展到好幾個組。組建的過程中雖有波折,但基本上都堅持下來了。有的小組一星期學一次,有的一星期學二、三次。有的小組人數較多就分成二個組,或三個組,隔段時間再大組在一起學法交流。越學大家越覺的學法小組的重要。因為有了穩定的學法小組,所以不僅使參與者自身心性得到提高和昇華,而且給當地證實法,救度眾生以及走彎路回來的同修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有一次,我地甲同修被邪惡綁架到洗腦班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同修絕食反迫害,生命處於危險之中。我們得知情況後,除了整體發正念清除迫害該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外。想在當地曝光邪惡救度世人,我將此想法與有關的同修切磋後,都覺的很好。於是,我們就著手寫揭露邪惡的文章。因為考慮到甲同修是從單位綁走的,所以單位領導也起到了助紂為虐的作用,但是我們也不能忘了救度他們。因此我們就先寫了一封告該廠領導的一封公開信,信中介紹了甲同修被迫害的情況,指出了廠領導助紂為虐的行為,講明了善惡有報的道理並列舉了實例。公開信發往明慧經審核登出後,打印成單張,首先寄給有關的領導人,然後將此信在廠宿舍區及周圍社區發放。緊接著在上封信內容的基礎上,又寫一封告該廠同胞書,再在廠宿舍區及周圍社區發放。同時我們也配合散發和寄些其他的真相資料。

在同修共同參與中,在同修強大的正念之場作用下,邪惡因素明顯消退。這時我們看到甲同修這兒的表現是,該同修利用節日回家期間走脫了,為了避免邪惡的抓捕,該同修在外暫時居住。在我們與甲同修交流時,甲同修說:外面散發的信裏面都知道,邪惡很害怕。甲同修利用在外居住的這段時間,也加強了學法,正念越來越強。她便主動將自己受迫害的經歷,寫成材料交給單位一主要廠領導,該領導看後進一步明白了事實的真相,良知也得到了復甦,因而勸其同修回單位正常上班了。後來原洗腦班「六一零」人員來單位多次糾纏時,都被有關領導正面擋回去了。

就這樣,在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中體現出了大法的威力,解體了邪惡對大法弟子的繼續迫害,使甲同修又從新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來了。明白了真相的世人,也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為了不給邪惡喘息的機會,我們又做了一些揭露當地洗腦班的惡人惡行的真相資料。

通過這件事情使我們認識到,從組稿到散發這一過程,也是我們提高對法的認識的過程,同時也是去掉人心(如怕心,怕觸動了邪惡進行報復。怨恨心,幹事心,爭鬥心)的過程。由於大家整體意識較強,又放下了自我並懷著慈悲救度眾生的願望,所以揭露邪惡的這封公開信,產生的效果就好。信中點名參與迫害的保安人員,見到本廠的大法弟子忙解釋說,是上面要我們做的,明顯的看到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心虛。也正像師父說的:「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在整體形成的過程中,使我不知不覺的做起了本地的協調工作。在幾年的協調工作中,我最深的體會是能感受到師父度人的苦心與艱難。這又促使我不斷的精進。

四、講真相、救度眾生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迫害,我進京證實法,回單位正常上班後,看到那麼多民眾被謊言矇蔽,心裏很不是滋味,便開始了向世人講真相。

我首先向親朋好友、同事、同學講,後來有了真相資料,我便開始走街串巷的面向民眾散發。剛開始發的是一千四百例、「四﹒二五」等真相資料,當中共製造出天安門自焚偽案,進一步毒害世人時,我和同修一起開始了大面積的散發,揭露自焚偽案的真相資料和光盤。每次發了的樓棟記住,下次再接著往後發,這片發了再發下一片樓棟。一段時間後,我路過此地,想到這兒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別有一番感慨。

前幾年,我們整體講真相還有貼不乾膠、掛真相條幅、發真相光盤等。但我主要以散發真相資料為主,尤其是所謂的敏感日我幾乎是每次都出去,因我認為越是所謂的敏感日邪惡造假越多,我就是要出去講真相,不許你邪惡囂張、毒害世人,我也認為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一定會得到師尊的呵護,所以此時講真相最安全。

記得有一次「七﹒二零」臨近,我和一同修定好從十九日起,連續三天都出去發真相資料。第一天,也就是十九日,我把真相資料放在車簍裏,騎著自行車準備和同修一起去發真相資料。這時在路上碰到了另一同修,她說:今天大搜查你還出去呀?我說:沒有關係。然後騎上自行車就找同修去了,我和同修一起順利的將手上的資料發完回到家中時,聽女兒說:你剛走一會兒,派出所的警察就來了,他們不斷的敲門,非要我開門,還追問你的去向,折騰了半個多小時,可有趣的是樓上的狗被驚動後跑下來,對著這些警察狂叫不止,他們無可奈何,丟下一句明天再來,就灰溜溜的離開了。

通過這件事我體驗到了修煉的嚴肅,真是動不得半點人心。動人心就會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就會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煉。同時我也認識到:只要正念足,一切都有師父看護著,包括家裏的環境。

第二天,也正是二十號,早上我照常出去。只是出門時心裏「咯登」了一下,想別撞上他們了(指昨天來的一幫人)。後來我馬上意識到這是怕的物質返上來了,我趕緊背《洪吟》〈大覺〉。不一會兒,身體充滿了能量,然後正念十足的邁出了家門,匯入到救度眾生的行列中去了。第三天,我毫無障礙的出去散發真相資料了。

我在散發真相資料的過程中,經常會遇到有驚無險和化險為夷的事。有一次,我和乙同修到一棟樓房發真相資料,這棟樓房有三個門洞,我們分別各進一個門洞,當我發完這個門洞的資料正在下樓時,聽到同修所在門洞有急促的敲門聲,當時以為是住戶回家敲門。等了一會,安靜下來後我去找同修,三個門洞從樓下到樓頂找了二個來回也沒有見到同修,到附近大街上也沒見到同修,想到同修可能是遇到干擾到別處去發了。所以我又在另外二個門洞發完資料後才離開。後來才知道同修在發放資料中被人惡意構陷而被邪惡綁架了。回想那天的情況,我聽到的敲門聲,其實就是乙同修出事的聲音。後來我在這棟樓房連讀進出了三次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情況。我體悟到了,其實每個人的修煉道路都是不同的,沒有榜樣,沒有參照,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乙同修被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後,正念闖出了魔窟,又回到正法的洪流中來了。

以上是我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四年底的修煉點滴體會。在這段時間,由於師尊的呵護和網上同修交流的啟悟,使我一路走的很順,念也很正,體悟也很多,同時也得到了同修們的信任。後來由於周圍的同修被綁架、關押迫害的較頻繁,證實法的事情較多,我感到壓力很大,加上學法也沒有跟上,導致被邪惡迫害。又在人心的帶動下走了彎路。為了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珍惜慈悲偉大的師尊再次給予弟子正法修煉的機緣(此時悔恨的淚水不停的流淌)。我加強了學法,多看明慧交流文章,在身邊同修們的無私幫助下,我又投入到講真相救度眾生的行列中來了。下面我交流一下近一年多來,用手機短信講真相的體會。
    
去年上半年手機群發的技術傳到我地,有同修學會後就傳授給周圍的同修,我也學了起來。當我了解了手機的性能和操作方法後,我就喜歡上它了,只要一出家門我就帶上它,它成了我真正救人的法器。一年多來,無論是嚴寒酷暑、還是冰天雪地、或是暴雨傾盆我和丙同修,都堅持在戶外用手機向世人傳送真相。在傳送真相的過程中,我們經歷了暢通無阻的喜悅和封堵不暢的沮喪。

初期發短信的時候,也許是師父看到了我們有救人的這顆心,而且又是新手,為鼓勵我們,讓我們的短信發的很順暢。收到的短信也很多。但是修煉不會是一帆風順的,況且邪惡的因素還存在,時不時的它還會出來搗亂,因此出現了一段艱難的時期。我們的短信發不出去,或是發不了多少信息就封了或把卡封了。特別是奧運期間,我們好不容易坐車出去,結果不到十分鐘卡就封了,心裏好苦惱。對用手機講真相這條路能否行的通心裏沒有底。由於手機短信群發的優勢:不分區域、不分階層、不分職位、不分年齡廣泛的向世上有緣的人講真相,所以我不想放棄,不放棄又走不過去,我陷入了沉思中。在我冷靜下來時想到師父的法,我好慚愧,同時也備受鼓舞,使我在這搶人救人的關鍵時刻有了正念,對用手機講真相樹立了信心。認識到所有出現的干擾形式都是假相、是暫時的,是為大法弟子提高而設的關和難。明白後,我堅定用手機短信講真相的方式。心想哪怕是一張卡只發一條出去,我都要走這條路。

於是,在邪黨奧運會開幕式那天,我把真相短信內容準備好,早上七點多鐘出門,坐在空蕩蕩的公汽上,走在只見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全副武裝的巡邏人員的街道上。雖感到有一種無形的壓力,但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肩負著救人的使命,所以不能讓邪黨利用奧運來毒害世人。晚上七點四十分我拿起了手機,調試好信息,輸入北京地區的號碼,按下發送鍵, 師尊賜予弟子的能量及弟子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一同穿越空間到達邪惡的中心,起著解體邪惡、救度著眾生的作用。發了不足百條信息時邪惡就封卡了,我又換上一張事先準備好的卡,在邪黨奧運開幕式的二十點整,我的手機法器發出的真相信息,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除惡救人了。雖然那天晚上群發短信的時間不長、信息發出的不多(不到二百條信息),但我想在另外空間一定是轟轟烈烈的正邪交戰。

走過了奧運這一階段,使我的意志得到了魔煉,同時也讓我更堅信師尊堅信法,對「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要沒有堅強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這一點。」(《轉法輪》)這段法有了更深的認識。對以後用手機短信講真相充滿了信心。

今年過年期間,我們短信發的特別順暢,50元一張的卡一般可發1500一2000條信息,2至4小時左右發完。可是經常出現奇蹟,一張卡總發不完,有時可發一個段位號(一萬條),回來的短信也多。實修中才體會到大法弟子的正念和超常的關係。那段時間,我和丙同修幾乎是每天早上發了六點鐘的正念就出門了,一般中午十二點前趕到家發正念。雖然很辛苦,但想到一條條的真相短信,通過我們的法器源源不斷的進入千家萬戶,給了眾生一線得救的希望時,就不覺的苦和累,反而感覺心裏暖融融、樂滋滋的。

用手機短信講真相的過程,其實也是一個修煉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暴露了我的許多人心,如怕心、爭鬥心、歡喜心、虛榮心、自卑心、妒嫉心、私心等我將在以後的修煉中,用法歸正自己,去掉所有不屬於我的人心。

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下,克服了種種困難和一些干擾,我終於完成了此稿。由於是第一次投稿,難免有錯,有想說的還沒有表達出來,由於寫作能力和修的層次所限,可能是言不由衷,回顧我所走過的路,每前進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教誨,千言萬語也訴不盡師尊的佛恩浩蕩。謝師父的救度之恩、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謝師父賜給弟子的一切、謝師父給弟子正法修煉的機緣。弟子一定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不辜負眾生的期盼,救度眾生圓滿隨師還!

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師尊!
向同修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