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是河南南陽大法弟子。我於一九九七年三月喜得大法。師父的高深大法是我心中的無價之寶。通過學法、修心、煉功,不知不覺中我無病一身輕,心性在昇華。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大法,這時,我迫不及待的要出去講真相,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師父教我們要處處為別人著想、與人為善,修成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好人,更好的人。

我本著講真相救眾生的心,十年如一日,天天出去寫真相、講真相、傳真相。不管是醫院、車站、碼頭、大街、小巷、大城市、小城市,也不管是田間、地頭,只要有眾生的地方,我就去講。因為我是用心去做的,把他們當作是我的親人去對待,所以效果都很好。

有時我也到寺院中去講真相。鄉下的小廟我都去發正念,解體那些干擾世人得救的低層亂神和狐、黃、白、柳徹底清除它們。我發現,在我去發出強大的正念之後沒幾天,這些小廟的泥像都爛掉了。我們也曾到一個古老的寺廟講真相。我們一邊走,一邊給路上、田邊、農家的世人講真相,他們都很高興,連聲說「謝謝!」一路上,只要能寫的地方,我們都寫上「法輪大法好」。

零九年十月我乘火車,上車前我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然後在車門的兩邊和其它地方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剛寫完坐下,就看見一個世人看著我寫的標語,高興的又拍手又笑又喊,我真為他高興,同時我也告訴自己,還有好多眾生沒得救,我們還要努力呀!

有一次,我被邪惡抓進監獄。惡警們問我是誰叫我發資料、寫標語的?我說是我自己,因為大法使我受益了,我要叫大家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惡警們不相信是我寫的,叫我寫給他們看。我想正合我意,我就寫了五個大大的「法輪大法好」。幾個惡警都被震住了,最後他們都笑著點點頭說:「寫的好,寫的好。」

我在監獄裏給犯人們講真相,她們都很高興,也明白了江魔頭的邪惡。惡警們問犯人,我給她們講甚麼了?她們只說我不吃東西。警察們便給我開小灶,我也不吃,我說:「我是好人,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不讓我出去我就不吃飯。」我完全不配合他們,他們叫我坐,我就站,叫我站,我就坐,他們沒辦法,叫獄醫來給我量血壓。我想「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要出去救人!」就這一念,師父給我加持,獄醫一量我的血壓二百四十,他們都嚇壞了。後來那些犯人都對我說:「他們都很怕你,說是要放你。」結果,晚上他們就把我放了。我甚麼也沒給他們寫,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回家了。我悟到:這是因為我做事用法來衡量,牢記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我們講法輪大法。修煉我們這一法門,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壓百邪,你不會出現任何問題。你心性要把握不住,你追求這個,追求那個,肯定會招來麻煩的。」我就是這樣做的,這是我的親身體會。

還有一次,同修邀我與幾個同修切磋,介紹介紹講真相的經驗。第二天我就去了,剛到就被監控人給彙報了。一會兒,來了一輛警車,下來幾個警察把我們抓走了。我們正念都很足,甚麼也沒告訴他們。我是被惡警打的最兇的一個,他們用電棍打我的腳,打我的胸,也沒問出甚麼。他們說:「江姐是英雄,你比江姐更厲害。」他們氣急敗壞,六七個人拔出手槍對著我,說:「槍斃了你,死了,算自殺,白死!」我立刻心生一念:「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舊勢力不敢動我。你們想槍斃我,叫你們的子彈反彈,打你們!」他們無計可施,最後只好用小車把我送回家。

我回到家,我的父母已經餓了三天了,他倆一個是眼睛看不見,一個是腳不能走。但我心裏想的就是救度眾生,就這樣想,就這樣做。我就想做好三件事,心裏踏實,兌現自己來時的洪願。

我只上了兩年學,沒文化,不對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合十,謝謝!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