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精進實修報答師父的救度之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零五年走進大法修煉的弟子,是恩師喚我千年夢醒。指給我回家的路,由於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溶在一起,我真是跟頭把式的往前趕。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我從不敢鬆懈,儘管修煉中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在集體學法修煉的這個環境中,明慧文章的法上交流中,身邊的同修中,看到、見到的那些精進實修的大法弟子們就像一面面鏡子,使我時時對照自己,在比學比修中不斷精進,迎頭趕上。我要以自己精進的實際行動報答師尊的救度之恩。這裏我想談的是自己在做資料中修去人心不斷昇華和用各種方式堂堂正正救人的做法和點滴體會。

在建資料點中修去人心

大陸資料點遍地開花是師父對大陸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可自己總有怕苦,怕難等許多怕心干擾不能做好。邪黨辦勞民傷財辦奧運,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邪惡氣燄十分囂張,使我們的資料點及幾位精進的同修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擾,當地的真相資料和週刊中斷。我知道作為一個真修弟子,是該放下一切人心來圓容補充這個整體的時候了。學法增強了我的使命感,我決定去掉人心,正念對待面對的形勢──承擔起資料製作的任務。同修給我送來了原資料點的整套機器和耗材,幫我安裝,教我打印,我家的資料點迅速建立起來。當然我明白,這是師父扶我證實法。

我家七口人,四世同堂。一家人因我修煉都明白大法好。家裏人多,加上親戚來往,真的是「門庭若市」。同修不免為我擔心,有的覺得環境亂,不適合做資料;有的說做完機器要藏好;有的說資料點是邪惡盯著的地方,讓我千萬注意安全,都是為了整體好。我的心被帶動了,放哪都覺得不安全,心裏老想著:「藏哪好呢?」這時突然認識到不對勁:堂堂的大法弟子怎麼像偷了人東西一樣狼狽?為甚麼總想藏起來?藏的背後不就是怕麼?怕就是承認舊勢力,承認迫害,就是不信師信法。平時還覺得自己修得不錯,怕心少,實際上它只不過是隱藏起來了。現在我發現了它,抓住它,並發出強大的正念:這不是我,它是私,是舊宇宙屬性,必須徹底清除解體它。於是我把它們堂堂正正的放在我的床邊櫥櫃上。

去掉了這個怕,自覺「比那些早得法卻因怕心不能提高上來的老弟子」有一種後來者居上的感覺。沒過多久,打印機打印出的東西就紅一道紫一道的,找來同修幫著修理,結果越修越不行,心裏非常著急。同修說:「我們還是靜心學法,向內找吧!」同修走後,我想:這麼神聖的事,到我這怎麼就做不好了呢?一定是自己修的不好才出問題,我靜下心來想理順我的思想,看看我有哪些心不在法上。我發現,我覺得自己在惡劣環境下我能走在修煉的路上,主動承擔重要工作,為此很自豪,產生了一種歡喜心和爭鬥心,看不起別人的顯示心;自己沒做好,在著急中帶有怕丟面子的虛榮心和證實自己的心,找出這麼一大堆人心,真嚇我一跳,帶著這麼多的人心能幹好神的事麼?真是愧對師尊,心裏那個懊喪就別提是甚麼滋味了。

當然我不會消沉,因為師尊曾告誡過我們:「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要放下人心,繼續前行。自己馬上去買打印機從新做好!

正準備出門時,同修來電話說打印機她們買了,叫我去取,我悟到,當悟性昇華了,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新機器來了一直工作的很好,我鼓勵它們超常發揮,行神跡,修成神器,

由此我悟到,人是做不了神的事的,行神跡必須是神的狀態,做資料的過程就是不斷去人心走向神的過程。二零零九年五月的一天,在我家庭院裏發現三處三十三朵優曇婆羅花開放,而其中我房間鋼門拉手上的兩朵花大於其它,我的同修家人親朋都一飽眼福,這是恩師對我及同修最大的鼓勵。每個大法弟子都聽過楊建生那莊嚴的歌聲「三千年的婆羅花,向尋道人開放,聖王的輝煌,正向著人中來……」,可貴的同修們,我們是與師與正法同在,助師正法的聖徒,在人中則有無比偉大,神聖的使命在身,在宇宙正法最後一刻,完成史前大願,鑄就我們的輝煌,讓我們這些大法弟子像億萬朵神花,在人間飄香。

用各種方式堂堂正正的救人

過年貼對聯是中國人的傳統習俗,人們把新一年對自己的祝福都寫在對聯上,誰看到對聯都要看看寫的內容,成了自然風俗習尚。我家住在臨街,為了讓有緣人得救,從二零零七年開始我把自己寫的貼在門上,讓世人因動宇宙大法好這一念而得救。我家飯店牆上供著「真善忍」三個大字。我把它當作救人的契機,抓住時機給顧客講真相,勸三退。我一直把經我手流通的錢從五角到一百元都寫上真相,分給家人去花,我從不被甚麼敏感日所動。

奧運期間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我沒因此而退縮。自己做資料自己發。有一次發到一家門口,碰上那家家人回來了,我就上前去給那人講真相。那人「三退」了,不但感謝我,還讓我進屋坐坐。還有一次馬路邊停兩個大貨車,我過去把真相信放進駕駛座上,在後邊駕駛座有人沒有放,又隨手放進後面沒有人的大車廂裏。剛要走,就有人喊:「你放的甚麼?為啥不給我一份,只往沒人的地方放?你要是做違法的事,咱們上公安局去。」我說:「小伙子,我沒給你是我的不對,那我就送給你一份,你記住法輪大法好。明白真相能平安得福份,你總不會把一個給你帶來好運的人送公安局去吧。我是修煉人,你要那麼對我,對你可一點好處都沒有。」我笑著叫他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我就悟到,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你不堂堂做好你該做的神聖的事,宇宙中的一切生命都看不起你。

我還利用自己做資料的便利條件,自己編寫真相短語,針對小學生,世人去貼、去發。對當地迫害大法弟子的惡首,我和學法小組同修一起寫警告信,勸善信郵寄給其家人,到當地勞教所及邪惡出沒場所去張貼。從明慧網下載語言真誠祥和、內容豐富的真相信,打印出來分給那些還有講真相障礙的同修發放,帶動同修走出第一步。有個同修看完週刊不想往家裏放,我就讓她看完送回我家,我覺得那是大法弟子成神路上留給未來人的真實寫照,珍貴無比,是珍藏。我每天上午帶著孫女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少時三五人,多時十人八人,面對面講真相,沒有不接不看的,效果很好。沒機會講的,放進轎車、自行車車筐中,也到商場,派出所,政府大樓,走到哪就放到哪,大道無形,細雨無聲,持之以恆。師尊最近發表的幾篇經文,都是對每個大法弟子的殷切希望,激勵我更加勇猛精進。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