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份做人做生意 時時處處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經過幾次大的消業,以前常年吃藥、體重才八十來斤的我,身體徹底的好了。原來,我家矛盾重重,最嚴重時丈夫不願回家,孩子離家出走。學了大法後,我用最大的善心首先包容丈夫,他感受到是大法的力量把一個小辣椒的妻子變成了一個真正為別人好的人。家有了陽光溫暖,現在他再也不離開這個家了。孩子因父母的愛也回到家裏,全家人形成了一個整體。

我的丈夫和孩子從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都陸續走入了大法。我們全家萬分感謝師父從地獄裏把我們撈起洗淨,又傳授我們高德大法,帶我們走向返本歸真的大道。

我是開公司的,時時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帶領著員工走出一條新的路來。

來公司求醫問藥的,我們幾個大法弟子首先為來這裏的人發正念清理空間場,同時給他們最好的服務和待遇,看病不收診金,賣藥保證真藥好藥絕不賣不可靠的藥品。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

我們這個整體互相配合,有講真相的,有發正念的,告訴他們:到這裏來就和到家一樣,我們是修大法的,不會有假藥劣藥,不會誤導你們花冤枉錢,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講大法的美好,把他們的心溫暖和照亮,讓他們看到生命的希望懂得生命的珍貴,告訴他們只有退出中共這個邪黨的所有組織生命才有未來。有的人做了三退,有的人還請回去《轉法輪》開始修煉了,還有單位的白領和工作人員把師父寫的「做人」打出來,親朋好友同事之間相互傳送著,有人掛在辦公室的牆上,有人放在辦公桌玻璃板下面。他們說:學了李老師的《洪吟》,我們思想輕鬆了,壓力也小了,心裏快樂了。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大家去一片小區發真相資料,被邪黨的蹲坑人員發現,有的被抓到派出所,後來把我也抓進去了,孩子也流離失所了。

在派出所裏惡警用膠皮棒打我,把電棍放在我肩頭看著,把我的鞋子脫掉,在水泥地面上用膠皮棒打我的腳和手,打我的嘴巴子……四個惡警一直打了我三個小時,讓我說出公司誰是大法弟子,孩子哪裏去了。我一直在背師父的法。惡警直到把我的手腳和身上都打成了黑色,可我就是不疼。後來四個惡警打累了去了另一個房間,另有四個保安看著我和另外三個大法弟子,有個保安說:「他們打你的時候我們都哭了,太狠了!」

第二天他們把我送往看守所,看守所在檢查身體的時候發現滿身都是傷,身體都打成黑色的了,就拒收。惡警又把我送入醫院檢查,他們串通一氣,說是骨頭沒傷是軟組織受傷,強行把我送進去了。

我被關在一個有十二人的小屋裏,很擠,惡人讓我穿犯人服,我不從,他們就把我的手腳鎖在一起扣在炕中間的鐵環上三天三夜,還叫犯人打我。我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唯一救人的大法。這些犯人有偷東西的,有吸毒的,有偷渡的,我看這些生命太可憐了,忘了為甚麼來在世間,在不斷的造業中、受毒害中走上了一條犯罪的道路。看到些迷失的人,我心裏很是難受,決定一定要把她們喚醒,用師尊的大法把這些人的心點亮,教她們走上一條回歸之路。

我開始教她們背誦師尊的《洪吟》,剛開始,有的學,有的不學,有的反對,我就不斷的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後來她們都背師父的《洪吟》,有的能背十多首。她們都說:我們都知道你們大法弟子是好人,我們會記住大法好的。二十天後我回到了家裏。

回家後看到公司處於半癱瘓狀態,公司的電腦也被惡警搶走了,這個狀況使我心裏很難過:這些年向國家交了上百萬元的稅款,百姓的血都被邪黨榨乾了,他們吃的百姓,穿的百姓,還欺壓百姓!我一度再也不想做生意了,甚麼也不想幹了,對一切都失去了信心。

在以後不斷的學法中是師父的大法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當地人基本都認識我,又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如果公司癱瘓下去,親朋好友和百姓們對我修大法不會理解的,我決不能給大法抹黑。師尊為度我們吃了那麼多的苦,我吃這點苦算得了甚麼呢?必須放下自我,提高心性走出人。

我悟到:我們是在常人中修煉的,就是用大法法理把百姓扭曲的心正過來,用大法弟子的言行體現出大法的神聖和美好。現在公司在大法的光輝照耀下,在同修的努力下,越來越好。百姓說:「上她公司去,吃藥放心。」

我們這個整體比學比修,正在抄寫《轉法輪》,我們還有很多做的不好,我們整體一定聽師父的話多學法、學好法,多講真相、多救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