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千古機緣 助師正法把家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我是大陸的一名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四月得法。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激動,因為我覺的自己能得法真是太幸運了。

當時我學過很多氣功,最後都放棄了。退休後有朋友跟我介紹說某體育館正在放法輪功錄像呢,很好,去聽聽吧。學了那麼多功法我卻沒聽過法輪功這個功法,很好奇,也礙於面子就去了。看了兩個晚上的錄像,我的感受非常大,晚上睡覺,就感到有東西在肚子裏轉,因為法理還不很清,也不明白怎麼回事,就知道好。幾個輔導員的舉動也感動了我,他們怎麼都那麼好,辦事熱心,總是樂呵呵的。於是我就跟朋友說,他們心性特別好,這功法一定很不錯,咱們以後就煉這個功吧。就這樣,我開始了在大法中的修煉。

修煉

我知道大法得之不易,當時我學法煉功非常精進,大量抄書,集體煉功不管颳風下雨從沒落下,為今天的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得法後我就開始抄書,《轉法輪》抄了三遍,《卷二》抄了兩遍,《美國講法》、《悉尼講法》、《精進要旨》、《洪吟》、《法輪大法義解》等都抄了一遍。抄書後感覺一天一個樣,昇華的非常快。

在煉功上,盤腿打坐是我的最大關。得法前我的雙膝剛做過手術時間不長,單盤都做不到,開始只能散盤。我恨自己業力大,總覺得自己是塊坯料。當看到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時,就堅信大法可以改變一切,於是每天堅持盤腿,一分鐘一分鐘的延長時間,經過一段時間終於能單盤半小時了。打坐最後是要求雙盤的,於是自己又開始練習雙盤。可是實在太難了,家裏人和親戚都說自己的腿不可能雙盤。自己也很著急,就跪在法像前哭,求師父加持,就這樣又是在一分鐘一分鐘的堅持下,終於能雙盤煉功了。修煉中信師信法,大法展現的神奇有很多很多。

找回昔日的同修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對大法瘋狂鎮壓,對師父惡毒誹謗、大法書籍被銷毀,我心裏非常難受,真像天塌下來了。警察到我家來三次,叫我交書,我說沒有,他們就在他們提前寫好的東西上叫我簽字。我由於心性不到位,還是簽了字,但心裏默默的想我一定堅修大法到底。那時只是偷偷在家裏煉功,沒走出人來。

到了二零零二年,看到師父在《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的講法,才一下明白了應該如何做。我又將《轉法輪》、師父的所有經文、講法認真通讀了一遍。從法理上真正明白自己是誰、從哪裏來,回哪裏去。嚴正聲明我要堅定隨師正法!

我開始每天都去找昔日的同修,找回了幾個同修後進行交流,不能放棄修煉,應該一起證實法。幫助同修寫好嚴正聲明,並建立學法小組,儘快跟上正法進程。

助師正法,走出自己的路

所在附近小區同修看不到師父的講法和經文,有時偶爾得一份就互相傳著看,《明慧週刊》幾乎沒有,資料非常少。我決心一定要建立資料點,因為《明慧週刊》是同修交流的窗口,是師父為我們提供的跟上正法進程的保證。於是就跟A同修切磋,她家沒有常人干擾,具備做資料的條件,我就把自己存的一萬元錢拿出來,叫同修買了一台一體機。因為當時不具備上網的條件,只能每週到另一同修那裏拿週刊、真相單張等來複印,然後再一份一份送到同修手裏。僅是這樣,資料是不夠用的,怎麼辦?我問自己,回答:助師正法,自己建立家庭資料點!於是又買了一台複印機,A同修複印,每週在指定地點取資料回來,我用手切再裝訂,資料充足起來。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跟老伴(常人)商量又買了一台激光複印機。就是這樣,資料還是不夠用,人手也不夠。我就按照網上大法弟子交流的「資料點要遍地開花」,開始幫助同修陸續開了三朵小花。

後來又有同修不斷走回來,需要大量大法書和後期講法,我就想到製作大法書。可是我對電腦一竅不通,開機、關機、鼠標、鍵盤甚麼都不懂。但是我堅信大法弟子無所不能,只要做事在法上師父甚麼都能幫。

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鼓勵下,在熟悉電腦的老伴支持下,我很快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為同修提供大法書籍以及《明慧週刊》、真相小冊子等。在做書的過程中,我修掉了很多不好的心,急躁的性格、粗心的毛病等都修去了很多很多。我給打印機起了名字,小毛病一發正念就好;老伴儘管不修煉,卻非常支持我,打印時或者同修的機器有問題都幫忙,缺少耗材就幫助到市裏買,給我救度世人帶來很方便的條件。因為老伴對大法正確的認識,他的身體非常健康,曾經久治不好的瘤子也悄然消失了,我知道這就是大法帶給家人的福報啊。在助師正法的修煉過程中我認識到,只有信師信法,心繫眾生,在法上看問題,甚麼歲數大、文化低,只要破除人的觀念,走出人來,就能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事。

去人心,向內找,走好最後的路

我按照師父說的做好三件事,講真相,發資料,在做的過程中去掉了很多心。其實怕心是沒有信師信法、堅信大法造成的。

好幾次做真相發資料時,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有驚無險。比如有一次我和B同修一起去做真相,被一個監控的人跟蹤,我們走到哪裏,他就跟到哪裏,使我們無法做真相。我和B同修一看,不能這麼被動,於是我們倆返身跟著他走,邊走邊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最後那個人灰溜溜的走開了,我們就又開始做我們的真相。

我在講清真相勸人三退過程中,每次發正念清除雜念,以最純淨的心去幫助師父救度有緣人。每次救人師父都會幫我把更多的有緣人安排到跟前,讓我幫助他們破除邪黨的獸記,選擇美好的未來。一次我去給搬走多年的老鄰居勸三退,老倆口遛彎還沒回來,我就給他們的兒子、媳婦和女兒講真相,他們都高興的做了三退,正好這時老倆口也回來了。老倆口都是六十年代的大學生,受邪黨教育影響非常深,老頭曾是邪黨某單位的經理,老伴是個高工,儘管知道邪黨的各種運動害了很多人,可仍舊為惡黨的惡行找理由辯解,我邊發正念邊耐心的舉例破除他們後天的觀念,終於老太太被講通了,開始幫我說話,最後也勸退了老頭。

我還曾經兩次在婚禮上勸三退,每次都發正念清理所有參加婚禮人背後的黑手爛鬼,遇到有緣人我就跟他們講大法的美好,講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這兩次救了四十多人。

我覺的在這十多年來修煉中,要向師父彙報的事情太多了,只能從幾點上簡單講述一下,而更多的修煉往事卻無法言表。在今後的修煉中,我一定在法中歸正自己的一念一言一行,用神念看待一切。以法為師,遇事向內找,更加勇猛精進,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修去人心救度世人,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層次有限,不對之處,敬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