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越走越堅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修煉十二年有餘,回顧自己的修煉歷程,有做好後的喜悅,也有做不好的遺憾,在師父的一路呵護下走到了現在。下面我把它總結出來,向偉大的師尊彙報,也和同修們交流一下。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一、得法

我從一九九三年患了急性腎炎,全身浮腫,後來轉為慢性,這樣反反復復的好幾年,大小醫院都去過,偏方也用過,藥吃了無數,錢也花了不少,就是不見好轉,四個加號時隱時現,後來發展到連坐著的力氣都沒有。

就在我被無情的病魔折磨的痛不欲生,對生活失去信心的時候,同修親戚給我送來了《轉法輪》寶書。她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好多人有病都煉好了,你也煉吧。」我抱著試試看的目地捧起了寶書,第一天看書我的失眠症就消失了,心想真是寶書啊!看書就能治病。

後來同修來教我動作,本來臥床不起的我,第一次抱輪,半小時就能堅持下來了,煉完功不但不覺累,而且全身特別輕鬆舒服,學法煉功一個月後,天天讓人侍奉的我,竟然能幹家務活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臉色也紅潤了。我親身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讓我獲得了新生,從此我真正的走上修煉大法之路。

二、洪法

我親身體會到大法的美好,我想這麼好的功法應該讓所有的人知道。我請了大法書送給家鄉的父老鄉親、親戚、朋友、單位領導、同事,給他們介紹大法的美好,他們也真正的見證了大法在我身上的超常體現,所以多數人以及我婆家、娘家的親人也學煉起來。

我們鄉村得法比較晚,那時還沒有煉功點,我就建議老學員組織學法煉功點,有利於我們煉功洪法,這位老學員心性好,很快就建立了每星期一次的學法煉功點,人開始不多,後來發展到屋裏坐不下,人們就坐在院子裏,過年都不落下。我和同修經常下村去洪法,有時騎自行車來回幾十里路,從不覺累而且精力充沛,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得到了千年不遇的大法,心裏總是樂呵呵的,從裏到外洋溢著幸福的喜悅

三、證實法

通過洪法,越來越多的世人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發起了鋪天蓋地的邪惡迫害,我再也坐不住了,我和同修搭伴坐上了去北京的列車,我要講述大法的美好,講述大法體現在我身上的超常。可是剛到北京就被埋伏在車站的警察給截到一輛客車上,同修越來越多,大客車一會就滿了,大客車一輛接一輛劫持了很多同修,站都站不開,更別說坐了。不許下車、不許開車窗,當時北京的氣溫據說高達四十度,直到第二天下午被劫持到當地非法審訊,我想去北京不給我講話的機會,現在你非法問話,正好該我講了,我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講大法使我重獲新生,講按真、善、忍做好人沒錯。他們三個人針對我一人,開始很邪惡,特別是那個副股長,吹鬍子瞪眼、嘴裏不乾不淨。因為我覺的我發自內心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錯,所以一點都不害怕,一直耐心的給他們講,後來他們不邪了,態度也有所轉變。

我和幾位同修被非法關進看守所。那時我法理不清,不知道反迫害,也不知道否定舊勢力,心想進來了,把該去的心修去就該出去了,所以處處嚴格要求自己,發現不好的心及時去掉,比如怕髒、怕吃苦、怕熱等等。開始進去時犯人對我們很抵觸,我和同修主動和他們溝通,善心對待她們,飯菜讓給她們吃,她們從抵觸變為敬佩,有一個犯人讓我給她寫字做留念,我給她寫了「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並教她記住(她識字不多)。

被關押幾天後,獄警強迫我們看誣陷大法的電視,看到電視上誣陷大法的人,我在心裏說讓這人閉上嘴,張不開,一會電視就關了。獄警讓我們談看後的體會,一位同修念很正,說:「我煉功前有甚麼甚麼病,通過煉功都好了。」在同修面前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在他的正念帶動下我說:「我煉功前病的很厲害,煉功後無病一身輕。」同修們的正念都出來了,紛紛都說煉功後受益的情況。邪惡的陰謀沒得逞,以後再也沒讓我們看邪惡的電視。後來給我們每人一張紙和筆,讓寫認識,我就從煉功後身體得到康復、精力充沛、心靈得到淨化寫了一篇心得體會,看守所的所長、指導員可能都看了,因為第二天所長見到我,提著我的名字說:「誰誰煉功可煉好了,那麼重的病都煉好了」。「六一零」頭目看到我寫的體會大發雷霆。我弟弟找他放人,他拍著桌子大叫:「看看是你姐姐寫的吧?不放了。」弟弟只好來到看守所,托人見到我(因看守所不讓家人見,要想見還得托人找關係或送禮)含著眼淚說:「姐姐你寫個保證,我找人把你放了。」我說:「不用找他們,他們的話信不過。」我的一個同學是「六一零」的,和我弟弟一起來到看守所,也來當說客,另一個同學和我的同事也來勸我寫保證,說好就在家煉,不該去北京上訪,這不該那不該的說一通,我那時頭腦裏只有一念:我煉功做好人沒錯。心沒被他們帶動。我的姐姐、妹妹、妹夫、弟媳也來看守所勸我寫,妹夫說:「你被關在這裏,你先生(同修)因上訪到處要抓他,現在人不知去向,你家門口有人蹲守,兩個年幼的孩子沒人照管只好接到姥姥家,現在家裏亂了營,你倆一個被關,一個流離失所,她姥姥天天哭天抹淚的,吃不下飯,都暈過去了,外人也議論紛紛」。他的一席話沒帶動我的心,我知道這是我該放下親情的時候,我說:「有甚麼可議論的,我做好人有甚麼錯?」(當時帶有爭鬥心)妹夫讓我問住了,只好說是沒錯。這次勸不了,下次妹妹把我的孩子也帶來了,在家教好了,讓她見到我哭,我見到孩子衝她一笑,叫了聲孩子的名字,孩子見到我根本沒有哭。這些都沒帶動我的心,可是弟弟的眼淚讓我動了人心,心想一個男子漢含著淚花為了我東奔西跑的,我煉功有甚麼難我自己承擔,不應該讓弟弟替我承受。因心性降到了人上,想來想去,在文字上做遊戲,字寫的大大的,寫了幾行所謂保證,這也是沒做好,留下的遺憾。所謂保證在明慧網早已聲明作廢,同時再次聲明以前所說所寫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到了第八天,家人都被勒索二千元,我和幾位同修都走出魔窟。

四、講真相

一、上設備

在紅色恐怖的日子裏假經文不斷,同修們有的說是真的,有的說是假的,認識各異,好像一時迷失了方向。我和先生商議買了電腦、打印機上網和明慧網聯繫,一定給同修一個正確的證實法的方向。因為先生是輔導員,我也一直做著協調工作,在這艱難的形勢下更應該承擔起整體提高的重任。後來才知道,當時上網的包括我家只有兩家,先生本來對電腦一竅不通,可他在師父的加持下竟上到明慧網。打印出網上同修們證實法的修煉體會傳給同修們看,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多數同修都有了正確的認識。

第一個法輪大法日,先生和同修們切磋怎麼做,那天正是大集,同修們建議出去集體煉功,大集人多正好證實法。可是被不明真相的同修家屬舉報。先生剛到家鎮政府打電話來,讓他去一趟(已晚上十一點多)先生不去,可是他們威脅說不來讓人請你去。到了鎮上,縣裏「六一零」頭目、公安局長等早已在那裏,他們查到了「法輪大法日」的消息是先生說的,不知是凌晨幾點,聽著來了好多人,要搬我的電腦,派出所一個幹警進到屋裏,將我的電腦搬出去,其他人在外屋等著,我心想不能叫他們把主機搬走,其它的搬走還能要回來,(甚麼都不該讓他們拿走)我一邊穿衣服,一邊喊,把主機給我放下。一個人說全給你放下了。我出去一看全都在桌上。直到現在電腦顯示屏還做著工作,主機太老舊換掉了。

我們這裏同修比較多,真相資料需求量較大,開始從外地拿,供不上時找常人印,但印得不清楚價格也高,我和先生又買了一台複印機,印出來的傳單非常清晰,用同修的話說,是大廠家印的。有一段時間大資料點被邪惡破壞,這台複印機擔起了重任。

二、鄉村講真相

我鎮同修比較多,為了避免重複發資料,我們根據年齡劃了區域,近處留給老年同修,我和先生經常騎著摩托車到較遠的鄉村去發,有時晚上去,有時白天去。有一次我們準備了一大旅行包資料,裝好車推出大門,可是摩托車怎麼也打不著,只好推回屋裏(因是晚上怕影響鄰居)先生一邊打火一邊發正念,我也一直和摩托車溝通一邊發正念,清除干擾摩托車載著我們發真相資料救人的一切邪惡,結果一會兒就打著了。直到我們發完資料回來,摩托車一直歡快的跑著,甚麼事都沒有。

深秋的一天晚上,我和先生到鄉村發資料,他在村裏發,我一邊推著摩托車往另一個村走,一邊往路邊的電線桿上貼真相,看到遠處一盞很亮的燈同時夾雜著拖拉機聲、人叫聲還有好多狗叫聲由遠而近,一會兒竟來到我在的路上,越走越近,我這才看清是打野兔的,一台拖拉機跟著好多人還有好多狗。摩托車上還有一大包資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沒處躲,我堅定的發了一念,不許他們往前走,讓他們拐彎。他們真的拐彎順著一條小路由近而遠去了。

又是一個冬夜我們穿上防寒服,帶上資料騎著摩托車來到了二十里外的鄉村,發完一個村子又去了另一個村莊,先生帶的多到村裏頭髮,我帶的少很快就發完了,我推著摩托車一邊發正念一邊等,等了一會,心想應該到柴禾垛那邊去等,剛到這邊就看到一個人騎著摩托車從村裏出來,路過我剛站的地方過去了(已是深夜),我親身體會到師父每時每刻都在呵護著弟子。因先生帶的多,十二點多還沒回來,北方的冬夜寒風刺骨,我一個人站在村外,不但不害怕也不覺的冷,一直不停的發正念,開始有狗叫干擾,發正念清除干擾一會就平靜下來,發完資料回到家已是深夜一點多,這是經常的事。這幾年為了讓鄉親們了解真相,周圍的多數村莊留下了我們的足跡。

三、面對面講真相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越來越多的同修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聽著同修們面對面講的體會,我也下定決心一定要出來講,可是第一次出去,一個也沒有講,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流,張不開嘴,心裏難受極了,只好發了幾封信回家了。後來換了一種方式,天天上早市買菜講真相,這兒買點,那兒買點,這樣好搭話,也容易講。有一次給一個賣辣椒的婦女講,我給她講真相,她一邊聽一邊給我裝辣椒,等我給她講完了,她給我裝了一大袋子,回家只好曬乾,直到現在也沒吃完。

心想光這樣講也不行啊,得買多少東西啊!我就和講的好的同修搭伴,每天上午都出去講,人多的時候,同修講我在一旁發正念。有一次,我們一會講退了七人。這天我們來到一條大街上,路邊有幹活的,我一看人多就讓同修去講我發正念,可是她沒講就過去了,我這才悟到,已經產生了對同修的依賴心,同時也隱藏著一顆私心,把同修推到前面,自己在後面,心想這些不好的心不是我,統統清除掉。我大大方方的走過去,很自然的搭上話,問他們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們說沒有,我就給他們講共產黨腐敗透頂,歷次運動殺害中華同胞八千萬,天要滅它,凡是入過黨、團、隊的人都得退出來才能保平安,那個說我入過團,這個說戴過紅領巾,我說紅領巾是少先隊,也是它的一份子,也得聲明退出,我給你倆起個名,把團隊退了保平安,他倆很高興同意了,這時走過來一個中年人,退隊的小伙子指著他說,俺們的官來了,他是黨員,你給他說說。我給他一說很順利就退了,我說送給你們一個光盤看看,他們說我們是集體宿舍,電視都沒有,看不了,我說那就送給你們一本《九評》和傳單看看,說著我就遞給當官的那個人。我微笑著對他說:「別光讓他們幹活,你當官的有文化,回到宿舍給你的工人們念念《九評》和傳單上的內容,這都是真實的事,你在電視上看不到這麼真實的內容,你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幸福平安。他們高興的也說幸福平安。

通過這次講真相我悟到,講真相並不難,難在人的觀念不去,人心太多。比如面子心(不好意思講)、顧慮心(怕人不聽)、怕心(怕被舉報)等。後來這些心一冒,我就立即清除,這不是我,我不要你們,休想干擾我講真相。這樣一來,我心態越來越純正,真相越講越順利,有時覺得還挺能講,講起來智慧源源不斷,絕大多數都能講通。

也有不聽的,有一次講真相回來快到家時,看到路邊有一個老年男子在等人的樣子,我微笑著過去打招呼,大叔在等人呢?他也挺高興的應答,我問他在甚麼單位退休?他說在政府。我說那肯定是黨員了,他說是。我說現在人們都在退黨保平安,你也退了吧。他馬上臉色就變了,大聲說你給我說這個幹甚麼?我說為你好,我想繼續給他講,他更火了,他一邊朝超市走一邊大叫我去叫保安,因離超市門口近,門口有保安,我見他已被邪靈操控的失去理智,騎上自行車發著正念就回家了。回家向內找,發現怕心還有,是它引來的麻煩,這些天講的挺順利覺得沒有甚麼怕心了,可是遇到事情的時候它就現原形了。

還有一次給一個中年男子講真相,他說入過團,同意退,給他講大法的美好他也聽,我見他願聽就多講了會兒,他說:給你說個事你聽了別生氣。我想我是一個修煉人,生甚麼氣呀。他說咱們來一回。我說你這是說的甚麼話,這種事你在煉法輪功的人這裏找不著,你上貪官污吏那裏去找去。他說那你給我找一個小姐,我覺的這個人太骯髒,快離他遠遠的,騎上自行車趕快離開了。怎麼能遇到這事呢?我查找給他講真相的心態,覺得沒甚麼心,真的是一心一意的講真相救他,不可能生出色慾之心,因為這個人不但心臟,外表也髒兮兮的,年齡也大。再說,我和同修先生幾年前已達到自然狀態了。再繼續找發現還是動了人心,覺得這個人太髒,離他遠遠的。這不就是人心嗎?面對面講真相,走街串巷的和雲遊差不多。

其實講真相的過程,也是修自己的過程,及時去掉暴露出來的人心,不斷的純正自己,在救度眾生中提高上來。面對面講真相我做的還很差,沒有天天堅持,今後要和做的好的同修比學比修,一定要跟上來。

五、過病業關

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沒有過不去的關,越是在難中,越要堅定、越要精進,魔難很快就會消失遁形。

二零零四年,一位流離失所的同修遇到很重的病業,多次交流發正念沒見好轉,而且越來越重,後來去了醫院(後來同修正念闖了過來),回家後我起了怕心,心想同修這麼堅定,在邪惡瘋狂的日子裏,她一直做著傳遞資料的工作,對我們這裏整體提高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她都這樣了,我能行嗎?晚上十一點多我正在學法,同修先生讓我看一篇交流文章,也是一位流離失所的同修身體被另外空間的邪惡迫害的很嚴重,後來被迫害的神志不清,這一看怕心更重了。由於心不正招來了麻煩,第二天我也出現嚴重的病業,噁心想吐,全身無力,就像煉功前病重時一樣。這時候我才警覺,堅持學法,每個正點發正念,四個同步發正念半小時,然後在清理迫害自己身體的邪惡因素,不是師父安排的堅決清除。可是兩天過去了絲毫不見好轉,這下人心又出來了,心想都知道我通過煉功起死回生,現在又這樣式了,怎麼在世人面前證實法啊?又如何面對同修們(一顆強大的求名的心)?但是我沒放鬆學法、發正念。第三天上午,我從衛生間出來,往臥室走,忽然從心底深處發出強大的一念,叫著自己的名字,某某某你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怎能讓這點難把你拌住,同時覺得自己好高大,這點難根本就甚麼也不是了,同時也為自己冒出的那些人心感到好羞愧。就這麼一念,來到臥室竟好了。真是人神一念間,一念之差天壤之別。因為我這幾天堅持不懈的學法,法學的多正念出來了。真正領悟到師父讓我們多學法的重要涵義。

二零零六年一天中午,我正在洗碗,突然覺的身體很難受,我堅持洗完,回屋發了半小時正念就躺下休息了一會,這一休息更厲害了,渾身發燒、咳嗽,我知道有漏讓邪惡鑽了空子,可是漏在哪裏呢?我一邊向內找同時發正念,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惡。找來找去覺的沒有大的執著(只是表面找了找),就讓同修先生幫我找,他說沒有大的執著,你發正念清除就行了。可是幾天過去了,不但沒好轉,而且越來越重,一咳嗽起來就不停,覺得連內臟都要咳出來。我悟到不能配合邪惡,你讓我咳嗽我閉上嘴不配合,同時意識到自己一定存在嚴重的問題,我靜下心來向深處找,也請師父點悟我意識不到的執著,這一找非同小可,找出一大堆。在這之前我幫過幾位同修,通過交流、學法、發正念,確實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再加上同修的讚揚聲,起了顯示心、歡喜心、再找下去有證實自我的心、在別人之上的心、妒嫉心、爭鬥心、求名的心等。帶著這麼一大堆不好的心,還好意思說沒有大的執著,真是汗顏。我清楚的知道這都不是我,統統清除。當晚發正念,先生、兩個女兒也幫我發,我感受到了強大的能量場,身體一下子就通透了,在師父的呵護下、同修的幫助下,我七天闖了過來。

短短七天,我人瘦了一圈。因為執著心遲遲不去,拉長了魔難。所以我悟到執著心早去比晚去好,平時嚴格要求自己,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就不會遇到這麼大的麻煩。同時我親身體悟到:無論在甚麼情況下,遇到甚麼樣的魔難,只要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關。所以這些年無論邪惡怎麼猖狂,遇到甚麼樣的麻煩,我一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從沒動搖過,就憑著這一念,在師父的一路呵護下走到現在。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同修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