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戒掉十六年毒癮 變好人反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

一、修煉前的我

我是湖北人,一九六八年出生,在二零零七年有幸遇大法前,曾是黑社會人員,吃、喝、嫖、賭甚麼都來,吸毒十六年。每當毒癮發了的時候,不顧一切地去找親戚、朋友、認識的人、甚至不認識的人要錢,成為當地有名的一霸。別人見了我,都趕緊躲開,繞道走。我曾因打人、傷人、搶劫坐過六次牢。

因長期都是用暴力解決問題,自己身上也有許多刀傷、槍傷、左腿全是槍傷。這樣生活,我自己也很苦惱,曾戒毒無數次,但都未能成功,還花了近十萬元錢。

二、喜得大法 從新做人

在二零零一年初,正是電視上演「自焚」偽案之後,當時我因刑事犯罪被關押在武昌青菱看守所。在看守所接觸到一位大法弟子,當時覺得這位大法弟子與別人不一樣,雖然年紀大,但氣色特別好。這位大法弟子給我洪過法,我當時就對大法有好感,也很佩服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底,因吸毒,我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無路可走的地步,沒有人理睬我,我對生活已經絕望,想到了死。一天,毒癮又發了,渾身冷得直哆嗦,像置身冰窖一樣,鼻涕、眼淚不斷的流,人難受極了。因哥哥是修煉人,他叫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給我一本《轉法輪》看,我在念的時候,看書的時候,當時就感覺到與平時完全不一樣的感受,身體上感覺舒服了一些,覺得這本書與別的書不一樣。

在看了三、四遍《轉法輪》之後,就下決心要開始修煉了。「修煉」二字總是在往我腦子裏打,當時心裏只想修,沒有戒毒的目地。

在看了三個月《轉法輪》之後,開始煉功,第一天抱輪,眼淚不自覺的流。修煉後,毒癮減輕了許多,犯毒癮的頻率逐漸減少了很多,即便是毒癮發作的時候,也能抑制住,身體變好了。

修煉兩個月後,體重增加了四十多斤。四個月後,已完全戒掉了毒癮,使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時常有一種興奮、喜悅的心情。不僅身體變好了,經過不斷學法、按「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以前別人看到了我,就躲,現在看到我,老遠就打招呼,很多親戚朋友覺的這功太神奇了,將我這樣的「癮君子」變成了好人。我以前甚麼壞事都做,很多黑道的人聽到我的名字都害怕,現在變成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他們都認為是法輪功讓我從一個很壞的人變成了一個很好的人。

三、堅修大法、講真相、抵制迫害

修煉以前,總是覺得哥哥沒有抱負,碌碌無為。走入修煉後,覺的在當今的社會上還有這樣一群為了別人的人,這些人好了不起,感到由衷的佩服。為了證實法,有一天白天,我正在街上噴「法輪大法好」的標語,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密,惡警將我綁架到派出所。我一概不配合,後將我關進看守所。

在看守所,警察三天兩頭來非法審問我,要我講出是誰指使我這樣做的,我不配合,零口供。後來他們要我簽字,我不簽,警察就唆使犯人打我。四十五天後,我被當地「六一零」非法勞教一年半,將我送到臭名昭著的何灣勞教所。

進了勞教所,裏面的很多人都認識我,不同的是:我以前是因為做壞人被送到這裏來,這次卻是因為做好人被送到這裏。這些認識我的人都不敢相信我的改變,覺的不可能。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人問我:「你的眼裏怎麼沒有殺氣了?」我說是「真、善、忍」改變了我,使不可能變為了可能。我的情況很快被傳到裏面,許多管教都知道了。

剛一進勞教所,所長就給我來個下馬威,讓我蹲著,我不蹲,也不怕他們。我在裏面堅持學法、煉功。在修煉前,我是不怕死,修煉後,懂得了人生真正意義,我是死都不怕。所長帶著武漢市「六一零」的人和所謂「關愛學會」(反×教協會的別稱)的人來。「六一零」的人問我看過《九評》沒有?我反問他《九評》說的是不是事實?並指出在蘇家屯發生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事,「六一零」的人不承認,但最後威脅我說,如果我不配合,就把我送到蘇家屯。

因我不配合他們,又堅持學法煉功,他們將我長期關進嚴管室,不能與外界接觸,但我仍然堅持修煉。

邪黨奧運期間,一天我正在打坐,勞教所所部的一個管教看見,過來就踢我一腳,還叫旁邊的人把我腿搬開。我曾質問那些來做我「轉化」的勞教所「六一零」的人和管教:「我以前壞事幹盡,吸毒把我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變成一個好人,你們不讓我做好人,非要我『轉化』,往哪裏轉?再變成一個危害社會的人嗎?」我經常將《普度》的音樂聲放的很大,讓那些違心妥協的同修聽到,增強他們的正念。

嚴管隊有一個姓蔡的惡警,我對他講過無數次真相,但他就是不接受,還把我看的書搶去。我找他要了幾次,他都不給。給他講真相,他也不聽。有一次,我又找他要書,當時經常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個姓曹的隊長也在場,我說:「你們迫害無辜的好人,要遭報的。」他們說:「我們不怕遭報。」結果過了幾天,他們因工作上的事,兩人都被貶了職,調走。

我的親身經歷,傳遍了整個勞教所,無論是管教,還是勞教人員都從我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同時也明白了法輪功真相,我為這些得救的生命高興。

二零零九年底,我堂堂正正的從勞教所回家,從新匯入講真相、救度世人的洪流之中。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