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區小縣城裏大法弟子的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我們是山區小縣城裏的大法弟子,這裏在迫害前有好幾百大法學員,那時大家每天一起早晨煉功,晚上學法,整體提高很快。從身體上看,許多絕症患者得以迅速康復,神清氣爽,正常人煉功後那更是容光煥發。從精神上看,所有學員都變的安詳平和,寬容善良,許多長期被無神論灌輸的老幹部,及青年人開始走上了修煉之路,敬天知命,守德修心。大法的光芒照亮了這小小的縣城,世人共睹。

九九年「七﹒二零」後,舊勢力利用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大法弟子,這小小縣城也在一夜間乾坤顛倒,是非不分,世人惶恐害怕,束手無策,有的甚至受邪黨迷惑與壓迫,參與到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隊伍中,每位學員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綁架、勞教、開除公職、酷刑折磨、剋扣工資、監視居住、脅迫家人、非法抄家等等邪黨慣用的伎倆與狠毒手法都在這裏露了底。記得天津警察非法抓大法弟子時,一位同修就給大家說:「今天我們不站出來說句公道話,明天他們就會抓我們,抓了他們就像抓了我們。」如今他依然被邪黨非法關押,十幾年不見,我依然清晰的記的他的話。

後來,同修們陸陸續續的走出來證實大法。在這過程中,執著心重的,怕心重的同修掉隊了,當然也有新的同修進來了。在腥風血雨的迫害中,大家都在艱難的走著自己的路,那時,為了不寫邪黨脅迫寫的「三書」還會玩些常人變異了的文字遊戲,為了「保護」同修與家人還會說些「善意」的謊言,為了堅持修煉還會刻意的「常人化」以保證不被發現;為了證明師父與大法的清白不惜以命相抵,軟硬不吃……總之一切願望與目地都是那樣的牽強,那樣的悲傷。我知道,那不是每個同修的本意,不是最好的選擇,可是,很多時候,很多同修在初期卻要用這樣的方式來與舊勢力抵抗,深深的傷悲影響了我多年。

漸漸的,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大家開始逐漸清醒,開始走出人來,真正走上那萬古不遇的正法修煉大道。因為師父一再慈悲,許多大法弟子在師父正法中獲得了機會,個人修煉和證實法同步進行。嚴格來說,「七﹒二零」後,許多同修真正的修煉才開始。我們這小小的縣城也是這樣,大家走入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正法進程也是相對比較被動的,雖然一直在做,可是整體修煉環境被破壞後,講真相的效果受到很大的影響。後來,大家認識到必須按師父要求營造好我們自身的修煉環境,那才是整體提高的保障。大家從原來的單獨在家修煉、單獨出去發傳單講真相走到了一起。建立了比較穩定、安全的集體學法環境,就面對著邪黨控制的政府辦公室與公、檢、法各部門。兩三人一組又建立了晚上的學法小組,建立了每週一次的集體煉功點,每週兩三次的集體小煉功點。

學法、煉功環境有保障後,同修們開始組建個人資料點,雖不是遍地開花,卻也三三倆倆的開在了這方土地上,目前已可以滿足本地真相資料的需求了。這其中傾注了師尊多少心血啊。當然,也要感謝的是堅持走在最前面的我們的同修,他們堅如磐石的意志是這方眾生得救的希望。是他們帶起了落後的同修,是他們連起了每個同修救度眾生的心願。師父為了鼓勵大家,讓那些聖潔的優曇婆羅花一茬又一茬的在本地盛開,從未間斷。

當然,在配合的過程中,矛盾也很多。性格不同,脾氣不同,對大法的理解不同,使我們大家做事的方式和方法上都有很大的差異。有些同修喜歡自己一個人做事,覺得簡捷乾脆;有的同修喜歡兩三人一起做,彼此熟悉,做起來好分配,效率高;有的同修乾脆就做單一的事等等,但總體上大家決定好的事情,一起做起來效果還是很好,比較能相互體諒,相互配合。記得前年去一個偏遠山村發資料,寫真相標語。我們剛把油漆調勻,往牆上開始寫的時候,一個路人就把電筒直照過來了,一動不動。怎麼辦呢?管他呢,寫完再說;另一個同修看那人好奇的在那就是不走,乾脆就走過去和他聊天,聊著沒幾句那人就走了。另一次去塗改農村牆上污衊大法的標語,不久後又被邪黨壞人給改回去了。想想我們太執著標語本身,沒有起到救人的效果。另一個同修換個時間直接去了牆主人家講真相去了,使他明白了真相。

去年邪黨在本地搞了一次大規模的文化活動,目地都是迷惑世人,標榜自己和吸引外資。最主要的是它以華麗的外表在迷惑世人,干擾大法弟子救度世人。我們經過集體商議,決定提前去它的活動場地發正念清場,在活動過程中近距離高密度發正念,結果萬人活動草草收場,不歡而散,還給世人留了個罵名:不務正業,勞民傷財。鑑於正念效果,我們又在國殤日前一個月開始清除共產邪靈及邪黨文化的因素,結果在國殤當日,這塊小小的土地卻異常的安靜,沒有血旗泛濫,沒有活動騷擾。一切同往常一樣沒甚麼太大的變化。這就是整體配合的力量。

同修在有爭執的情況下,一般聽到的人都不會再去評說和參與,儘量默默的去修自己,去改正自己的不足,漸漸的,這個集體的場越來越寬容祥和了。

每個人腳下的路都很長,這個整體的路也就很長,我們不會僅僅侷限在個人修煉的得與失裏。就按師尊的要求做好。沒有被救度的眾生還是很多,這都是因為我們做的不夠。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目前的狀況是,不是不能去做,不是沒有這個心,而是沒有一個好的效果,沒有一個較大的突破。講真相的事情好像還是很表面化,力度不夠。個人體會是,那是因為邪黨毒害中國人時間太長。

以前因為修煉了,內心有了一種潛在的優越感,慈悲不夠,似乎把自己和常人拉遠了,真正要做到在這個常人中,給人親切、溫和的感覺,對身邊的人要有適當的溝通與交流,講真相效果會更好的。同修中有種現象是:往往平時不講就不講,一講就滔滔不絕沒完沒了的想一下子把所有的真相都講完。其實效果並不好,還容易失去以後繼續交流的機會。話題有時是需要慢慢鋪墊和深入的,並不是一次兩次或短時間就有效果的。深入的過程並不是要去符合他們,而是要了解他們,講的時候才容易打開他們的心結,才不會嚇住他們。許多經驗和方法是需要每一個地區的同修根據本地區的情況去具體斟酌和商量,大家配合好,效果就會更好。

一個人修煉的好可以解救他所覆蓋範圍內的眾生,一個地區、一個整體的同修都修煉的好,配合的好,那就解救了這個地區的眾生。謝謝師尊,合十。

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