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我身邊有這樣幾位大法弟子,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徹底放下了生死,在正法修煉中精進不停,下面分別敘述,與各位同修共勉。

需要說明的是,這不是誇贊同修,也不是叫其他同修機械的模仿這些具體做法,而只是在法上交流,使不太精進或者至今還走不出來的同修能看出差距,以觸動心靈,達到比學比修,共同提高的目地。另外,有類似情況的同修看了之後也不要沾沾自喜,任何一顆人心都會被邪惡鑽空子,走正大法修煉之路才是第一重要的。

同修甲,現年五十五歲,國家公務員,大專文化,屬於法理明晰,意志如金剛的那類大法弟子。「七﹒二零」以前為市輔導站長,惡黨列為迫害的重點。2000年,被非法投入臭名昭著的甘肅第一勞教所二大隊,無論惡人惡警說甚麼,他都不配合。惡警就將他吊了七天七夜,直到他沒有了氣息,才被放下來。他憑著堅定的正念,兩個月闖出了魔窟,也沒給邪惡留下一個字。

2008年9月,邪惡又將他綁架至甘肅勞教一所六大隊,惡警喊他,他不答應,正氣凜然的說:「我做世界上最正的事,沒有違法,不應該在這裏,你們不配喊我。」第二天早上,惡人要他戴胸牌,他立即將其扯毀。惡警韓喜明、王成立馬將他關禁閉,並派惡人孫紅濤,馬平,陳君剛,羅建雲四人晝夜輪番毆打。惡警韓喜明,郭軍峰還去動手毆打。幾天後被捅破腹膜,發生生命危險,惡警才將他送入醫院。在醫院裏惡警還逼他寫所謂的「三書」,他一個字也不寫,邪惡膽寒,就送他回家。回家後他向內找,總結這次被迫害的教訓,修去執著,很快匯入正法洪流。

同修乙,農民,現年六十八歲,1996年得法修煉。她不識字,靠聽錄音看錄像學法背法。她屬於沒文化,但正念強,豁出去,一切聽從師父安排,無比堅定的那類弟子。家庭生活困難,她撿杏核,曬黃花菜等攢錢做真相資料,靠步行出去發資料。經常自帶乾糧去很遠的村子發資料講真相,風餐露宿,一天一夜步行一百多里。2000年12月,她賣掉自家的一些口糧,去北京證實大法。她被邪惡六次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均憑正念闖出,沒有給邪惡簽半個字,也沒有按過一個手印。2008年8月惡黨血腥奧運前,邪惡又將她綁架到勞教所,該所的惡警一看她來了,就對押送她的惡警說:「此人一點不守監規,不收不收。」

該同修根本沒有怕的觀念,也沒有分別心,凡是碰到的人,她都認為是有緣人,開口就講。她經常還去各級政法委,公安局要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給那裏的工作人員講真相。她真正做到了角色的轉變,是這場大戲的主角。

同修丙,現年四十歲,是一位教師,1996年得法修煉。多才多藝,溫良賢淑,踏實能幹。正法修煉中,屬於非常精進,能協調配合,帶動一方整體提高的那類弟子。「七﹒二零」以前是一個縣的輔導員,她從1998年就開始背法,能熟練的背誦《轉法輪》、《洪吟》等大法經文,曾經兩次進京證實大法,三次被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四年之久,最終還是正念闖出,沒有留下污點。她協調和獨立參加很多證實大法的項目,每月的工資總要拿出一部份用於救人。2006年,她購買設備,開出了一朵鮮豔的小花。每個寒暑假,她奔赴各鄉村派發資料,不留空白點。還協調同修一起去沒有大法弟子的周邊縣市發資料,覆蓋了很大的範圍。前一段時間,邪惡的國保大隊,鄉派出所預謀非法迫害她,她給相關單位及時寫信講清真相,同時控告鄉派出所的種種違法行為,正念正行徹底解體了這次非法迫害。十天後堂堂正正的回去上班。在正法修煉中她走出人來,越來越成熟起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