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是不應受到迫害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看到明慧網上關於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文章,心裏很難過,雖然說大法弟子的付出是偉大的,可是這種迫害不應該存在,因為這種修煉方式是以毀滅眾生為代價的,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怎能採用這種方式走向圓滿呢?師父不承認迫害,我悟到這是一個原因。

其實我覺的師父的慈悲是洪大的,哪怕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迫害時,只要我們正念一出,邪惡就不能夠迫害到,無論是在面臨邪惡抓捕時,還是在監牢,正念都能減少迫害,或終止迫害。

看到同修遭到酷刑迫害,我想說說我的經歷,以便同修汲取教訓。

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抓捕前幾天,媽媽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告訴她一個日期,當時只是覺的可能這幾天有危險,誰知就在那個日期我被抓去了;非法判了一年勞教。第二次被抓去洗腦(那之前我幾乎沒修了),我直面它,心裏想找機會跑掉,於是一直默念正法口訣,在鎮政府裏忽然發現人全部定在那裏了,當時覺的奇怪,想跑又猶豫了一下,就失去了機會;第三次,那天中午學完法忽然覺的一陣不安,我就發正念,後來我發現來了一大班人上樓去了,恰巧我在樓下,我就走了。可見出現危險之前師父都會點化,不希望我們被迫害,出現這些點化要注意向內找,正念清除干擾。

其實在監牢中反迫害也要正念,零一年在看守所裏絕食,當看到惡人去灌同修,我將那管子緊緊抓住,咬在嘴裏,他們氣急敗壞的一擁而上,又打又搶。當時絕食幾天的我忽然那麼大的力氣,抵擋了七、八個男人的搶奪。這可能是因為當時是只想到他人,只想到制止迫害的正念。後又有個人捏住我的鼻子,我想我透不了氣要死了,一念不正就讓他們得逞。後來發現拇指都被他們掰斷,臉都紫了,當時竟沒覺的疼。在勞教所裏進去就先打電棍,讓寫保證,當時被幾個男警察電得翹起,打了好幾次。最後不知怎麼來的一念,怕死見不到父母,一念產生就覺得疼的受不了了,真的是一念之差,人神之分。第二次在洗腦班,第二次灌食我不自覺的念正法口訣,那管子插不進去,我也奇怪,後來那人叫我張嘴,我配合了,那管子又進去了。

我修的不好,說出這些,只想告訴同修,不論你覺的自己修的怎樣,當危險來時,一定要記住正念,要堅信師父是不希望任何弟子在迫害中修煉,只要你不怕邪惡,就能制止惡人行惡。特別希望獄中同修能夠正念正行,反制惡人。不要再被打的受傷,甚至失去生命。這對眾生沒有任何好處。堂堂正正證實法,走出來,才能夠震懾邪惡,救度世人。其實,人世間的一切都是幻象。我們應該知道那背後是邪惡的操縱,師父說:「人對神能做甚麼?」(《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得法即是神」(《洪吟》〈廣度眾生〉),特別在那種情況下,我覺的師父都特別的給予加持,功能都是加到最強。(我的感受)當然外面的同修也要精進,不給邪惡藉口迫害,儘量減少損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