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惡黨的「開證明」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六月三十日下午,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說要拿身份證去派出所開證明,說話間很氣憤,我就問為甚麼,同事說剛才園長給他們開會,說是上面有文件,打工的全要拿身份證到所在地派出所去開證明,證明三件事:(一)不是訪民;(二)不煉法輪功;(三)沒有精神病史。

聽後我就笑了,和同事說:開個「奧運」怎麼嚇成這樣?同事還說:晚上下班後給你們老師開會,也要講這件事。我心中第一念就是:我決不會配合邪惡的瘋狂,寧可不幹也不會開這個證明。所以我就跟同事說:我不會給它開甚麼證明,這些年來,它們對法輪功的迫害,早就監視到家門口了,派專人負責跟蹤、盯梢,還用我去告訴它我在哪嗎?同事也理解,因為她早就了解真相。

回到教室,我回味著剛才說的話,有很大的漏洞,不開證明就得走人,這是甚麼邏輯?對照著法心中升起強大的正念:決不開證明,但我也不能說不幹,我的工作雖然表面上是私營企業的一個雇員,實際上我是大法弟子,這是大法給安排的修煉、救度眾生的位置,你想動?辦不到!如果有機會,我可以離開,但是決不能這樣離開,那不是讓你給動了嗎?

靜下心來,發正念,清除銷毀這股邪惡的因素,解體參與其中的所有邪惡生命與因素,不允許迫害。五點鐘下班後有一個小時的空隙,學法、發正念,也到了開會時間了。我心裏也沒在意,會上園長根本沒提開證明的事。

第二天,我和同事閒聊,有意的問開證明的事(寫的此時悟到:還是正念不強,對結果有懷疑),同事說不用開,園長保。當時心中有一個念頭:感激園長,得跟他表示一下。過一會兒,發現自己的這個念頭不對,又走了常人的思維程序了,大法弟子的根本保障是法,是因為符合了法才有這樣的結果,怎麼能歸功於常人呢;對於園長的所為,不能心存常人的感激,表面上他保護了大法弟子,實際上他善待大法弟子是給他未來在奠定美好。所以我就沒去。

靜下心來,向內找,為甚麼這事在我這發生了,回想自己近一階段的所為,發現已經偏離大法了,最大的一點:執著「奧運」。不是執著它「開成」,而是執著它「開不成」,每天都要看看網上的各種信息,帶動的甚麼心都有,完全陷入常人的思維中去了,執著心遲遲不去,以至反映到表面來了,帶來了常人的麻煩,邪惡有空子可鑽了。

在此寫出來和同修交流、共勉,是因為最近兩天又聽到一個消息:有兩個大法弟子因這個原因被開除回家了。真心希望類似情況的同修認識到自己所在位置的重要,決不是可有可無的,更重要的是不能配合邪惡,不能順著邪惡的思維程序走,決不能承認它一有甚麼事就應該迫害。別看它表面怎麼猖狂,那是假相,一個要死的東西還有啥可怕的?雖然邪惡的迴光返照有點恐怖,但它實質上甚麼也不是了,對待邪惡的瘋狂及紛紛世事要做到「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洪吟》〈道中〉)。

只要我們堅定正信,遇事向內找,及時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誰也不敢動,誰也動不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