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迫害的一次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於一九九七年有幸得大法,從此走入修煉大法的行列。得法後通過不斷的學法與煉功,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來的婦科病、腰酸、胃炎不翼而飛,折磨我多年的神經性皮炎也都好了。我深深感到大法的神奇。我是本市一家有名醫院的藥劑師,以前經常給我開藥的醫師也暗暗稱奇,因此先後有多名同事入道得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江氏集團出於個人私慾,對大法實行鋪天蓋地的鎮壓,我所在單位領導強迫我寫保證書放棄修煉,我當然不配合。他們就天天把我叫到辦公室洗腦,天天寫認識,我就把大法的法理和大法帶給我的美好告訴他們。院長看後十分生氣,立即叫我停止上班。這時親朋好友怕我丟掉工作,紛紛勸我「賢者避勢」。那時由於對法認識不足,用人心對待,說了一些模稜兩可的話,後來與同修切磋,覺的那樣做不對。

二零零零年我與同修集體證實大法,幾百人大清早在廣場集體煉功。邪惡聞訊後出動所有警力把我們團團圍住,隨後非法送進收容所、拘留所強行關押。我與二十多位同修被關進一間又臭、又小的房間,大家擠在一起互相鼓勵,學法煉功沒有間斷。恰在此時,丈夫的弟弟病危去世,家人要求放我回家,邪惡以「寫保證不煉功」相脅迫。我堅定正念,不為所動。在收容所二十五天後又被轉到當地看守所關押十五天,非法罰款八百元後才回家。

回家後我到單位上班,領導要求我寫報告談認識,我寫的全是證實大法的內容,他們不准我上班,後來怕我在家外出,就以讓我回來上班為名將我安排在醫院的門診樓搞衛生、沖廁所,並要我在醫院內住宿不能回家。我便利用晚上及空閒時間向同事講真相,院長知道後十分惱火,限制我的自由,不准我到其它科室走動。我立即悟到這是舊勢力操控他們對我的迫害,我堅決不承認,義正詞嚴的告訴他:「我們大法教人修心做好人,我煉功後身體健康,為單位節約了很多醫藥費,工作勤勤懇懇、從不與人計較,你憑甚麼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還讓我當清潔工。你們這樣做是助紂為虐,也是違法的。」這個工作我不幹了,說完我就掉頭回家。

由於我信師信法,正念抵制邪惡的迫害,一週後院部派人到我家裏來通知我回醫院上班,並恢復我原來的藥劑工作。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尊的慈悲呵護和安排。

自從迫害七年多來,我先後被非法關押四次,被強行罰款五千多元,但我始終堅信大法,時刻不忘師尊的教誨,與本單位同修互相配合,講真相,勸三退,現在我單位環境十分寬鬆,大多數同事都已明白大法的真相,紛紛退出邪黨的組織。

我知道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責任是重大的,也是神聖的。我決心抓緊學好法,不斷精進,力爭做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個人修煉過程的點滴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