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否定邪惡迫害的幾個事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最近看到大陸各地每天有那麼多同修被中共邪黨流氓集團綁架迫害,心裏很沉重,很著急。宇宙正法已經到了最後,在眾生急需得救的時刻還發生這麼多大法弟子被綁架迫害的事情,對救度眾生是多麼大的損失啊。我想,如果迫害發生時大家能堅定的發出正念,定會使邪惡的迫害不能成立,或將迫害的成度降到最低。這裏,我想把我這幾年來用正念否定邪惡迫害的幾個事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也希望我們大家共同珍惜師尊賜予我們的神通,一起做好發正念這件事情。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惡警把我綁架到看守所,我發正念抵制,不配合、不認可邪惡的迫害。我絕食反迫害。絕食到六、七天時,我感覺胃裏劇痛,被送到外面的醫院檢查說是胃穿孔,並進行搶救。此時我需要休息,可大腦處於一種一天二十四小時無法入睡的狀態。那時還沒悟到是舊勢力的迫害。就這樣一直拖了二十多天。

在邪惡二十四小時監控又無法見到同修的情況下,我悟不到問題出在哪裏?我已是有氣無力,連看書的力氣都沒有了。那就聽法吧,可是由於聽師父講法的基點不正,二十四小時無法入睡的狀況依然如故。那種無法入眠之苦真是無法形容。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法「你冷,你對我冷,你要凍我嗎?我比你還冷,我凍你。」(《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並且想起了以前看過的同修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是介紹一個同修過病業關時,如何用發正念闖過關的。於是我決定發正念闖關。第一個晚上發正念五個多小時,我開始有睡意──睡了三個小時,這使我全身有勁,別提有多高興了。第二個晚上從八點一直發正念到十二點鐘,第三個晚上發正念到十點鐘,三個晚上就滅掉了邪惡,闖過了難關。後來師父在夢裏點化我是我發正念徹底清除了邪惡才闖過來的。通過這次闖關,使我真正認識到了發正念的重要性,我現在基本上每個正點都發正念。

第二件事是去年年底,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的大法書掉進一個大塘裏,我在夢裏哭著,喊著找師父幫助。我哭的十分傷心,哭啊!哭啊!我哭醒了。醒來後我很吃驚,回想以前受迫害的經歷,這似乎又是一種點化,告訴我邪惡要迫害我了。我決不能承認邪惡的迫害。於是我決定要正念鏟除。我的做法是連續發正念三個晚上(白天要上班)。從晚上八點到午夜十二點,持續不斷的發正念。第二天晚上繼續發正念鏟除舊勢力對我的迫害安排,決不准迫害發生。當晚,夢到師父保護了弟子。舊勢力要迫害我,一定是我有漏,讓它有空子可鑽。我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向內找我自己,我找到了這個漏,徹底去掉了。

第三件事是今年五月底的一天,下午五點鐘我和往常一樣在一所學校的路邊講真相(這條路上的學生特別多),當時勸退了二十多個學生。這時有個可疑的人在不遠的地方站著,後來還看到他打電話,這是師父點化讓我看到的(因當時學生三退的多,生了歡喜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忘了向他發正念)。不久,一輛110警車直接向我開過來。三個惡警把我綁架到派出所。在路上,我沒有怕心,沒有顧慮,只是喊著師父救我。一進派出所我就坐在大廳的地上立掌發正念,當時就感覺到師父在保護我,我發正念時派出所裏的人好像都忙的不可開交,也沒有人來管我。後來派出所再打電話與國安聯繫卻怎麼也打不通了。最後國安傳話來說「你們處理就行了。」到了晚上九、十點鐘時,他們要給我照像,我發了一念:「讓他們照不上去」,果然他們就怎麼也照不成。之後,我除了中途給他們講真相外,其它時間就是立掌發正念。這樣持續發正念四到五個小時,快到深夜了也沒人管我。我就堂堂正正走出來,又做著救度眾生的事了。

我的文化水平低,不會寫,只是想在正法的最後時期,把我發正念鏟除邪惡的經歷寫出來,與大家交流,希望我們每個人都做到正用師父賜予我們的神通法力清除阻擋我們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邪惡因素,完成我們救度眾生的使命。

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