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邪惡干擾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到現在,我已修煉了十三年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也一直堅持在做。我雖未開天目,也沒有親眼見過師父,但我知道,師尊時刻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就能夠清除邪惡干擾。

記的在二零零五年二月,師尊連續發表了新經文《向世間轉輪》和《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我看後心裏非常著急,明白了要抓緊勸「三退」救人。於是,我帶著 「九評」,立刻去了煙台的親戚家。在那裏,我耐心的跟他們講大法的真相,並告訴他們,大法師父講:「是中共自己選擇了與大法為敵。從它喊出其黨一定要戰勝法輪功那一刻開始,中共邪靈與中共在世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流氓集團就被全宇宙的眾神判了死罪。」(《向世間轉輪》)大法師父還講:「神要做的事一定是周全的,每個人給的機會是同等的。」「最後救度眾生這麼大的事情不傳給地上的任何一個人、不傳給眾生,我這個正法者絕不會饒過他們。人都會知道的,一個人都不會落下的,選擇甚麼那是他們自己的事,這是最關鍵的問題。」(《美西國際法會講法》)親戚們聽了以後,本性的一面都明白了師尊也是在救他們,並沒有甚麼政治目地。他們紛紛表態要退出中共邪黨組織,並且都是自己親自簽名。他們中有校長,有大公司老總,有律師,有研究生,還有大學生。

在回來的火車上,我開始尋找機會貼大法真相不乾膠。貼第一張時,我的心態很正。當貼第二張時,我心裏突然想:我包裏還有許多未發完的真相資料,若是貼上,被列車員發現了,他們翻包該怎麼辦?想到這些,我的手不自覺的就把真相揭了下來,貼到火車上。但剛貼上回來沒兩分鐘,就又被列車員給揭下來拿在手裏,朝我這邊走來了。我一看心裏一驚,心想:師尊,弟子不應該帶著人心去做,思想不純淨是救不了人的。只有大法中修出的慈悲正念,才能救人。弟子認識到錯了,請師尊加持我的正念,徹底解體火車上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我就在心裏默默的發正念。列車員來到了我的面前,但是,他沒有問我,反而大聲問我身邊的兩個男子說:「這是你們兩個貼的吧?」那兩個男子疑惑的問:「甚麼?」他拿著真相大聲的說:「你們看!」那兩個男子不耐煩的回答:「這種事別找俺!你愛找誰找誰去!」列車員聽完他們的回答,覺得大失面子,剛才還想尋根究底的氣勢一下子沒了。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幫我化解了險情,讓我轉危為安。

二零零八年邪黨舉辦的奧運會準備開幕的前幾天,我帶著自己親手做的一大包大法真相資料及一支水彩筆和丈夫去海南看女兒。我們一家人來到了南海大觀音像那裏。這裏的遊人很多,非常的熱鬧。家人湊熱鬧去玩去了,而我知道我是帶著救人的使命來此地的,不能貪玩。於是,獨自一人順著遊人較少的佛像前的路欄杆往下逛,並順手寫真相。寫著寫著,當我在一個欄杆上正寫著「法輪大法好!」時,抬頭一看,有兩人正朝著我走過來。太突然了!我一愣,發正念是來不及了。可那兩人突然又轉身回去了。就這樣,在師父的看護下,我順利寫完了。

來到三亞已是下午一點多。我們住的賓館對面有五棵很大的樹,這裏無疑是個乘涼的好場所,也是個放真相資料的好地方,當然不能放過。我馬上下樓邊發正念邊發真相。每發出一份真相資料時,我都在心裏默默的說:我來一趟不容易,有緣人趕快來取真相資料看吧。就這樣,我連掛帶放的足足做出夠一里地。

該做的事也做的差不多了,我和丈夫從海口坐飛機回山東。在飛機場上,馬上要過安檢時,女兒擔心的說:「媽,你這包裏裝了這麼多大法的東西,萬一警察要翻包該怎麼辦?」我聽後心裏感到一驚,但沒等我想好該怎麼辦時,丈夫已經順利的安檢完了,該輪到我了。我把手提包、手機等物品一起放進了安檢器傳遞了過去。在我順手取我的手提包時,被一名安檢警察一把搶了過去,並說:「你這包得重新檢查!」他的話音剛落,我就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驚的內心裏是一片空白。但我立刻轉念一想,我是冒著天膽下來得法的,我的使命就是要講真相救眾生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怕啥?宇宙正法的一切由師尊說了算,舊勢力的邪惡因素不配考驗大法弟子,不能讓這名警察對大法弟子犯罪。

我堅定的站在那裏,請師尊加持我的正念,宇宙有多大,我的正念就該有多大。那時,我真感到自己是頂天立地的高大。就在這時,那個拿我包的警察很驚慌的問我:「你這包裏有水果刀嗎?」我坦然的說:「沒有!」他反而慌張的說:「你趕快把包拿走,你快拿包走!」早就焦急等待的丈夫也在那邊驚喊:「你不是快拿包走嘛!」頓時,我感到這裏的一切都是靜止的。好像只有我一個人似的。在師尊的強大正念加持下,第二道安檢女警察像被定住了似的,也沒有給我檢,就讓我走了。

看著我安然無恙的丈夫說:「我可讓你嚇死了,我再也不和你出一次門了。」我說:「你沒有正念,整天想不好的事。有師尊保護,有大法,你怕甚麼!」丈夫聽後,心裏平靜了許多。

我是幸運得法十三年的老弟子了,得法後有過許多神奇的經歷和深切的感受,每每感到師父時刻就在身邊慈悲呵護於我。一九九零年時,我才剛滿三十歲,就早已是疾病纏身。無藥可治的神經性頭痛,要疼起來的時候,得扎滿頭針才能止痛;嚴重的坐骨神經痛、腰腿疼,到處醫治都無法根除;嚴重的頸椎錯位、骨質增生,整天疼的腫臉、噁心,覺的兩隻眼睛都往裏瞘;十二指腸不好,長年的痔瘡,身體虛弱到最輕時只有七十八斤。九五年的春天,我又患上了嚴重的婦科病,在用盡各種處方與藥方都無效的情況下,醫院準備讓我做子宮切除手術…… 在這艱難的人生旅途上,在這茫茫的迷途中,我曾幾次想到過輕生,但是我擔心我死了以後,年邁的父母怎麼辦?還有我那一雙兒女又該怎麼辦?唉!我又無法割捨這一切。就在這痛不欲生的絕望時刻,我有幸遇到了這萬載難逢的高德大法──法輪大法。通過修煉,我成了一個身心健康、充滿活力的人,獲得了新生。在此,我再次感謝偉大師尊的救度之恩。

寫到這裏,我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在這幾年的風風雨雨中,在講清真相的這條路上,我曾遇到過多少次的危險,但都在師父時刻慈悲的看護下有驚無險的走了過來。同修啊!至今還未走出來的同修啊,讓我們不折不扣的做好師尊教我們該做好的一切,互相圓容,成為一個強大的整體,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徒。最後,以師尊的話共勉:「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