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二零零零年,我被當地惡黨徒非法關押進佳市勞教所,在高壓欺騙下走了彎路,直至二零零二年才逐漸的回到正法中來。自那以後,心裏總覺得辜負了師尊的慈悲救度,就想如果我再被綁架一定做好。

由於念不正,結果真求來了----二零零二年我再次被非法勞教送往哈爾濱戒毒所。

師尊教我背《論語》

當時邪惡正瘋狂強制給大法弟子洗腦,所採取的高壓欺騙手段只是上次的故伎重演。這次我清醒的意識到我一定要走師父安排的路,一定在大法中堅修到底。當時自己甚麼法也不會背,又被所謂的包夾寸步不離的與外界隔離,聽到的都是邪悟者的胡言亂語。在這種情況下我只有求師父了。這一念剛過,突然發現腦子裏出現一個背《論語》的聲音,感覺是自己的神的那邊在背《論語》,而且背的特別快,我知道這是師尊在幫助我。我跟著這個聲音用心學背了起來。學了三天,當我自己能流利的把《論語》背下來時,那邊背《論語》的聲音也消失了。這樣我就靠著背《論語》走過了那段艱難的修煉路程。

師尊慈悲點化我要修自己

一次,丈夫的姐姐用了我家一件價值千元的東西,我們尋找時,姐姐竟說「不知道」。為此丈夫十分生氣。我覺的丈夫是修煉人,生氣,不是妒嫉心和利益之心嗎?我覺的自己修的好,沒有這些心。我只顧替丈夫著急,勸他向內找,提高上來。

幾天過去了,丈夫又提及此事並說:「千元的東西無所謂,但姐姐說謊我心裏實在過不去。」我聽後竟然冒出一句:「你家人不都那樣嗎?」修煉前我與婆婆相處不好,覺的她們總說謊,修煉後我不再往心裏去,相處和睦了。丈夫聽後頓時笑了起來。他這一笑使我突然意識到在這件事上,自己沒有遵照師尊教導我們看到、聽到的都要向內找的法理,其實是反映出自己潛在意識中還有妒嫉心。意識到後,決心要徹底修掉這最不好的人心,並求師尊加持,清除自己空間場中的讓妒嫉心得以留存的任何因素。結果第二天丈夫的姐姐承認是她用了我家的那樣東西,而且要給我們錢作為賠償。

記的師尊在《轉法輪》中講:「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我是一個色慾心很重的人,我真的感覺那東西頑固的像花崗岩一樣堅硬。然而當我從思想中發出真念:我要用更純淨的心去救度眾生,我決心要修去色慾心時,每天見到丈夫就認真清除他和我空間場內的色慾這種不好的物質。於是師尊真的就幫我漸漸的把色慾心拿掉了。

最近發現看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很重要。每當冒出不符合法理的念頭,都查找一下是甚麼心促使自己冒出這念頭的。然後求師尊加持層層空間清除此心,直至生命的本源。有時到哪一層該去甚麼心時,看不住一思一念,找不到心,提高不上來,就會看到或聽到其他人之間發生矛盾,顯然這是師尊在點化我,這時再不注意向內找,矛盾很快就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通過一次又一次的修煉實踐,體會到師尊為我們的修煉提高真是操盡了心。

講真相中師尊給我智慧

我從邪惡黑窩回到家後,以找工作的名義到公安局找局長講真相。當時局長語言尖刻的說:「你還堅持煉是不是,那就應該遭迫害。」我當時想到師尊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講「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我對他發出強大的正念並求師尊給我智慧,同時語氣祥和的講:「獄中的酷刑和高壓是對我們肉體和心靈的迫害,你不明真相是你在被毒害,所以我們都是受害者。」這樣拉近距離後。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的智慧源源不斷,無論他提出甚麼問題,我都能智慧的講清真相。最後我告訴他不要再有迫害大法弟子的行為和對大法不敬的語言時,他笑著點頭答應並說:「你找工作有需要我時,我會幫助你。」

修去「求安逸之心」勇猛精進報師恩

我被非法關押在監獄時,半夜十二點全球發正念時我無法醒來,不能發正念怎麼辦?於是我每晚睡覺前求師尊,十二點讓我醒來發正念。之後十二點真的就能醒來了。

師尊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它們每一次行惡要集中很多爛鬼,幾乎是傾巢出動,因為是正法、淨化宇宙,所以它被消滅掉,邪惡的力量就是這麼被消減掉的,消滅完了它也就消停了一段時間,每次都是這樣。」開奧運會期間也是邪惡傾巢出動的時候,我除每天整點發正念外,半夜十二點全球同步發正念後,又加發一個多小時正念,白天也不覺的睏。那時的狀態非常好。這階段出了求安逸之心,懈怠了發正念。師尊在《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講:「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我一定重視修去求安逸之心,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