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方方講真相 坦坦蕩蕩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一、大法是更高的科學

1996年我就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當時看了幾頁,想買,因有事忘了買,錯失了一次得法的機會。此後幾年裏,過的十分不順,兒子常年多病,老父癱瘓在床,夫妻矛盾白熱化,最後導致丈夫與我分手。我帶著兒子單獨過,在自家門面開個小書店,艱難維持生活。

直到2002年,我得到一本《轉法輪》,靜下心來看了一遍,覺的真善忍太好了,以後我就按真善忍做人。但對於法中神奇的事,我壓根兒不信,可是我信氣功,所以我就把他當成氣功的指導書。

我原本就是開了天目的,所以看書後,看到一些光或圖象並不驚奇,反而認為這些我早知道了,一些現象、一些狀態我早就出現了。

有一天,我突然想,大法要真能使人修成神而我卻不信,豈不錯過了萬古機緣?!

2003年過年時,看了師父講法,我想就是我想修,也沒師父管,因為師父說他在三界外正法。然後我看到師父巨大的法身頭象在空中閃現,一連三次。這本是師父在點化:師父有法身管我。可我不悟,以為是幻覺。

正月底,我決定姑且相信大法,所以就開始煉動作,當然書也看。其實從得法那天起,我就經常看《轉法輪》,都看了好多遍了,其他的大法書,只要找的到的,我都看了。當時還看《明慧週刊》。

一看書的時候,就知道有個法輪在腹中轉。煉功的第一天,一個法輪從我大腿根一直轉到腳踝,有點痛,雞蛋大,當時覺的太神奇了。

當年的二月很冷,陰雨連綿的,晚上十點,馬路上已經沒有人影了。我每晚於這個時候煉功。才開始煉,就碰到魔的干擾。一連三天,魔在我耳邊或在我門外邊說話,嚇唬我,我跑門外一瞧,沒人。我知道是考驗,魔就不來了。

2003年我食物中毒時,看到師父的法身為我調整身體,師父發出的一束光射到我身上,我立刻就好了,啥事也沒有了。

這些事讓我真正相信大法,相信大法是科學,是更高的科學。《轉法輪》不是一般的氣功書,他是直指人心的;師父也不是一般的氣功師,他是度人的。

二、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2002年春,我看了《轉法輪》,並經常讀給父親和兒子聽,結果常年得病的兒子無藥而癒,從此不再吃藥。癱瘓的父親在聽了一天《轉法輪》後就丟掉拐杖,當街表演金雞獨立,半身不遂完全好了。第二天聽第三講,講到附體,他不信,腿又不靈了。

2003年仲夏,我食物中毒,不想去醫院,心想死了才好,一了百了,親人們知道了都罵大法。為了不使大法蒙冤,我只好吃藥,可藥到口裏,不知怎麼又吐了,他們就不再說甚麼,都回去了。

到晚上九點多,師父給我清理,我一下就好了。他們當晚就知道了,都說大法太神奇了。四弟第二天就看大法書,當時就得了法輪。到他煉功時,因思想中罵師父,他分不清是思想業力在作怪,我當時也不知咋回事,導致他煉了幾次後就沒煉了。

這年暑假,二弟帶女兒回家探親,聽說大法的神奇,也看了書,總說真善忍是好的。

到2004年正月初一,我和三妹去爬山,一向病蔫蔫的我走路健步如飛,如履平地,倒是她走的氣喘噓噓的,這使她對大法刮目相看,決定看看是怎麼回事。一遍看下來,她決定學法,而且一直走到了今天。後來,她一家人在歷經魔難後,也相繼得法,得法後她和孩子都無病一身輕,她丈夫幾次遭遇生死大難,都是師父救了他的命。現在他雖然因看到妻子修大法常遇魔難而不敢修,但他經常向朋友、向親人證實大法的美好與超常。

2006年,二弟的女兒因腳崴了,念了五句大法好,就好了,非常相信大法好。

而四弟媳婦未婚之前就得了法,2004年難產,我見了之後,讓四弟念了一句大法好,她就把女兒生下來了。2006年,她也請了一本《轉法輪》,小姪女幾個月時,就聽了師父的廣州講法,現在也知道大法罵不得,會遭惡報的。現在弟媳的外公和母親也得了法。

現在我那老父天天看大法錄像,常常體驗大法的神奇,可是悟性比較差,所以時時消業,時時念大法好,卻總忘記是大法讓他好的。但有一點,就是他喜歡聽師父講法,他說講的有道理。

三、信守誓約救眾生

通過學法,還有師父的多次點化,我知道我是帶有使命下來的,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我的責任和使命。

當我有了這個想法的時候,一天同修給了我幾十份真相資料讓我發。一開始,我還不理解,後來一想修煉的人沒有偶然的事,發就發吧。第二天天未大亮,我就把真相資料發完了,發的過程覺的很興奮,沒甚麼怕的。從那以後我就經常得到真相資料,但總覺的不夠發,不夠,我在店裏當面發。人們對大法都有同情心,只是叫我注意安全,也有幾個不信的、反對的,我就跟他講道理。

我除了在店裏、在墟上講真相,還經常背著大包小包的真相資料下鄉發,一到星期天就下鄉,一到節假日就下鄉,平時的晚上就在附近發。

開始發真相資料時,總是叫眾生看不到我,如果有人看到了,我就發正念讓他忘了他在幹啥。有時有執著,到灣村時到處有人,發正念也不靈,我就背法,求師父清場,然後大家又都適時的避開了,讓我順順利利的發完了真相。

我從小有個怕狗的心,那天一隻狼狗從當時無人的一個磚廠悄無聲息卻又氣勢洶洶的過來了,我緊張的在心中喚著「師父!」那狗立刻停下了,然後轉身走了。

還有一天,一隻狗追著同修跑過來了。我在心裏說:「你要善,要擺正自己的位置。」結果那狗立刻搖著尾巴,倒貼著耳朵,嗚嗚叫著,不追了。後來再跟另一同修出去,看到別人不怕狗,狗叫也不理,只管發真相,再加上師父在夢中也點化過,看到狗不理就可以了,從那以後也便不怕了。

有一天,我又帶了幾千張真相資料出去,一個人,本打算坐車去的,在趕車的路上,不認識的人一個個對我笑,我想這是有緣人,不能錯過,就當面給。然後就一路面對面的給,面對面的講,大家都接受,直到把所有的真相資料發完,幾十里路走下來,沒一點事。從那以後,我就總是面對面的發真相資料,這樣做下來幾年了,直到去年八月份,因救人心切的執著一直被掩蓋,所以在鄉下面對面發真相時遭惡人綁架,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將近一個月。

重獲自由後,我把店關了,打算靜下心來把法學紮實些。因為師父說了,學好了法,去人心並不難,學好了法才能證實好法。

現在,我擺了一個流動書攤,仍然是一邊賣書報,一邊講真相,送《九評》、光盤和其他真相資料。也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告發過一次,一輛警車開到我書攤面前,我很平靜的發著正念,求師父化解。只見那警察沒有下車,只是對著手機說:「這裏沒有甚麼事呀!」對方可能說是法輪功在如何如何,那警察回答了一句「法輪功啊──」就把車子開走了。

四、面對干擾者講真相

剛剛煉功時,隔一戶住的居委會主任總在我煉功時一雙眼睛像鷹一樣盯著我,有一天還直接當著眾鄰居的面對我說(大意):你不怕死!你還「做操」!我說做起來一身舒服。後來聽說這個人很邪,曾經多次惡意告發過大法弟子,所以從那以後,我就經常給其講真相,送《九評》給她看。後來她說她相信我能救了她,我告訴她,救她的是大法師父,不是我。

到2004年,我把店搬了一下,新到一個地方,住家與店面就分開了。一天我在後面樓梯間煉功,一個女人看見了,說:「你還煉法輪功?!」我說法輪功好哇,怎麼好怎麼好的給她講了一陣,她沒反對,走了。後來知道她是本地居委會主任。再見到她時,我又給其講真相,並告訴她善惡有報的實例。她說:「我原來把資料都扔了,怎麼辦?」我說不知者不為罪,你今天明白了真相,就是你有福了,並給了她護身符。

後來,我自己做九評在店門口發,弄的幾十里之外的不認得的人都來找我要真相資料、要九評,我又動了人心,心想這不得驚動市裏嗎?結果有一天真來了一個不尋常的人。來人戴一副茶色墨鏡,渾身散發著一種氣勢,一看就非比尋常。師父說,講真相是最有力的。我就給該人講大法的真相,講九評。

那幾天裏,這人天天來,來了就坐我身邊。因知其來意,我故意不動聲色,只發正念,只要他一開口,我便就著他的話,給他講真相。幾次他耍花招,要去我裏屋,我雖當時不知是計,但因我沒有他要的東西,他便沒有得逞。

一天,我在跟他講九評時,他提出要九評看,我一時沒意識到甚麼就答應了。我剛進裏屋拿出放在床頭的九評,他也快步跟進來了,進屋就到處看,還跑到天井裏看,我只好假裝甚麼也不懂的走回前面坐下,他也跟出來坐下。

還沒坐穩,他口氣不同尋常的說:「你跟我來!」然後快步走進裏屋,在我床上坐下來,我便也坐下來。這時他取下了墨鏡,說:「你知道我是誰嗎?市裏早就注意你了!你知道共產黨有多毒嗎?他們在天安門把大學生用機槍掃,坦克壓……。」我說:「正因為它這麼毒,我才要揭露它、解體它,不許它再殺人!」他說:「我是看你的兒子才這麼大,你以後要小心點!」

後來他又來過幾次,只是來做生意,墨鏡也不戴了,態度也友好了。那一身唬人的氣勢也沒有了。我當然還是跟他講真相,並勸他退黨。我說如果天滅中共是真的,你退嗎?他說他不退。我說你是不相信,才說不退的,你要知道是真的,你肯定會退。後來有一天,他說他要走了,要到外地去,並告訴了我他的姓名。

有一天,我忘了是怎麼的,反正是又產生了怕心,怕警察也知道我在公開發資料。結果過了兩天,三個戴巡邏袖章的人進店來了,他們左看右看,看看沒甚麼,走了。我看他們走出去,心想,既然來了就要給他們講真相。結果已經出門的他們又折回來了。我問:你們要甚麼?其中一個瘦高個說:聽說你這裏有資料。

我的資料就放在桌上,只是他們沒看見。我指著報紙說:你看你要甚麼資料?他說不是這個,是法輪功資料。我說:法輪功啊,法輪大法好啊!然後就給他們具體講,講完後,其中一個胖點的說:「好,你就在家煉吧!」我說可是政府不讓煉,那瘦個子說:「煉功我不管,發資料我就抓起你。」我心想,你說的不算。我心裏說完這句話,就好像有隻老虎要追他們似的,他們飛快的跑到車上,車門還未關上,瘦警察就開車跑了……。

後來又有一天,當地一個有點熟的人,他的親戚是個警察。他到我店裏,我給他講《九評》,他問我有書嗎,我就拿給他看,心裏怕他說我發九評,就說賣給他。結果第二天派出所所長帶著兩個警察來了,說我賣九評。我說沒賣,我沒賣過一本,邊上的鄰居也幫著說沒賣過。那所長坐到我對面的椅子上,總是笑瞇瞇的,我就給他講大法真相,想講九評,可就是不敢,最後那所長帶人走了。

幾天後,又一個所長帶著兩個人來了,我知道是我害怕講九評引來的迫害。看著這些人,我心裏有些怕,心臟有點跳的不正常。我當時正在吃早飯,所長說要我到局裏走一趟,我便放下碗,心想去了,我就給他們講真相。那所長說你先吃完飯。我便利用這個時間發正念。所長要警察搜我的書和資料,並說自己看看就算了,不能發。

一個警察就在我店中的櫃子裏翻,我穩住了心,給他們講真相,直接講九評。我一講九評,有個警察就笑了,而所長則走到隔壁去了。我不時的講著真相,不時的跟他們說:「我的資料每樣只有一份(雖然九評他們翻出來三本),是我自己在看。」講著講著我不再害怕了,我求師父幫我,不讓他們拿我的東西。講完了九評,所長過來了,說:「走吧。」那小警察抱著一大摞資料說:「資料還沒清完呢。」所長說:「放那兒吧。」然後他們就走了。

我以為他們還要讓我去公安局,就把店門拉下來,準備上鎖時,所長卻把車門關上了,另兩個警察上車後,也把另一個車門給關了,我才知道考驗過關。

五、做而不求,變在其中

一個年輕人,從2003年開始,我就給他講大法真相。2005年後,又給他講九評。每次講的時候,他都不愛聽,而且一講就走,幾年下來都是這樣。有一天,他又來了,還沒等我開口,他先講話了:「唉,你那法輪功的書,有嗎?給幾本給我,我領導要看。」他要的是《九評》。過了幾天,他又帶了幾個同事來,都是要真相資料的。

有個警察,我給他講九評時,他非常小聲的在我耳邊說:「這個事你跟我說沒關係,不要跟別人講。」半年後,他自己站在馬路上大罵共產黨,現在不用說已經三退了。

還有個警察,一有新的真相資料,我就背著他,給他送一份。有一天,我當面給他講真相,他說他要煉法輪功,他附近有個煉法輪功的身體非常好。一天,我又給他講退黨的消息,他湊到我耳邊說:「別說了,這個事自己知道就行了!」給他三退卡,他不要,給他真相護身符,馬上就接過去揣兜裏。

有個工廠的科長,給他真相資料和九評從來都不要,還不愛聽。給他真相幣開始也不肯接,只說做生意就做生意,別講這些事,因此我也不跟他講,只是給他發正念。因經常見面,隔了一段時間,我便問他,今天退了吧,「不退」;再隔一段時間,我又問,還是兩個字:「不退」。從2005年問到2008年,有一天,我又問「退不退?」,他爽快的回答:「退了吧。」

今年傳神韻光盤,有個人到我攤上買東西,我給他講真相,不聽,說不信共產黨,也不信法輪功。來了神韻光盤,我給他一份,他伸手要接,可能想到我是煉法輪功的,又不接了。到三月底的一天,他來問我,那個晚會真的好看嗎?我說當然好看了,全世界的人都愛看。他說那你就給我一個吧。我說你來晚了,今天沒有了,你真要,明天來吧,明天早點來,來晚了又送完了。他說那你給我留一個吧。我說好。第二天,他真來了。

六、師父時刻在我身邊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能夠一路走來,全靠師父的慈悲呵護、點化和扶正。前面很多事例說明了這點,這裏再舉幾個例子。

得法前,我就喜歡給人算命,學法後,仍然放不下,看到別人算的準,就執著的不行。有一天,一個同行來了,我就跟他津津有味的說起算命來。說著說著,覺的胸口痛,我想可能是師父不讓我說,馬上就不痛了;我不信,又說就又痛,不說就不痛,再說就使勁痛,偏說就更痛,痛的前心通後背,停嘴就不痛。那個同行看到了,說你師父怎麼這麼靈。

得法前,我的家庭矛盾白熱化,令我無法忍受,所以一直有個自殺的念頭。學法了,我也不會用法去對照。一天我到外地進貨,在車上看錄像,錄像中的主角最後自殺了。當時我就用手指甲在另一隻手的腕上輕輕劃了一下,哇,好痛!我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不能自殺!後來又想起大法書上說的:「煉功人不能殺生。」(《轉法輪》)自殺也是殺生。從此我徹底打消了自殺的念頭。

得法之初,對丈夫的惱恨之心根本無法放下,所以我曾一度放棄修煉。因為我覺的自己根本不可能放下那顆心,放不下人心,就會修不成。有十天的時間,我不再看書學法了。可不看書學法,心裏很難受,總是莫名其妙的為了一丁點兒小事感到心酸,想要落淚,沒有一天不想哭的。直到有一天,我又拿起大法書來,這種狀態才消失。我知道這又是師父在點化我:不要失去這萬古機緣!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放不下這法了。

當我有執著不願講真相時,師父讓我夢見,我周圍的一切都被炸成了碎片;當我有爭鬥之心時就讓我夢見,我所在的房子被炸掉,或者有生命被處死,或者表現在生活中有車禍。我知道我只有抓緊時間講清真相,我對應的眾生才能有希望被救下來。而當我發正念時,師父就經常讓我看到被我救下的生命。

當我講真相時,師父一直在呵護著我。有一天,三個官兵到我店裏來,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要惡意舉報。當時我不怕,看到他們在街對面猛打手機也打不通,我知道這是師父在護佑著弟子。

今後,我一定抓緊有限的時間,多學法,不斷修去執著與人心,更加精進的做好救人搶人的事,完成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