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走出來救度眾生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祝偉大慈悲的師尊生日快樂!普天同慶的日子又來到了,天上人間都共賀「五•一三」,因這一天師尊給宇宙的生命帶來了新生。大陸大法弟子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千言萬語也難表達對師尊的想念!

在歡慶偉大的節日時,我將自己修煉中的一點體會寫出來,作為對我自己修煉的促進,不妥之處也請同修指正。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在修煉的路上走了很多彎路,做了很多錯事,跌倒了又爬起來,繼續往前走,謝謝師尊給我彌補的機會!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還需要加倍努力,達到一個真正大法弟子的標準。

放下固有的觀念

從二零零四年,我開始學計算機,一想到外星人給用電腦的人打了記號,我就害怕,可是為了上明慧網,我還是逼著自己學。

大法給了我智慧,幾年來,我幫同修裝系統,教同修基本電腦技術,有的同修學會後也主動承擔責任,幫同修裝系統,教大家電腦操作,幫助成立資料點。同修們相互協調,分擔工作。

這些年中,我沒有出去傳過《九評》,很少給人講真相、促三退,覺的那些事有同修做就行了,大家分工,我主要做計算機這方面的工作,也算修了,也算做三件事了。

固守著這個觀念,遲遲不能走出來參與救度眾生的事。同修說我走不出來,我還覺的很好笑,心想,「您做資料還是我教的呢!」我怎麼成了「走不出去」了呢?看了師尊《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我還是不悟,不能走出去到第一線去面對面講真相。

走出去發真相資料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和一位同修外出,同修去發真相資料,我在旁邊發正念,心想,晚上黑黑的,哪有人看見,根本就沒人看見嘛,怕甚麼呢?多年來我怕,我不敢發資料,今天可明白了,這個怕根本不是我,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大好事,有師尊無數的法身保護,怕啥?「誰懼誰呢?」(《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從那天以後我邁出了第一步,走出來發真相資料,只要出門,我都視為發資料救度眾生的機會。記的有一次我和同修到外地,準備好出門去發資料,我們路不熟,下樓時才想起我倆身上沒帶錢,找不著路回來怎麼辦?我和同修決定不考慮了,先發資料再說。我們一邊走一邊發正念,穿過大街小巷,公園,只想讓真相資料到有緣人手裏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我們不識路,請師父安排,全部交給師父了。

我在前面發資料,同修在後面發正念。我們配合的很好,當資料發的差不多時,我們就問回去的路怎麼走,問了一個老年人,可那人說「不知道」。我們乾脆不問了,就想著發資料救度眾生,其它的別想,繼續走吧。不知不覺我們走到我們居住的附近了,我們想再發一些 ,到居民樓轉了一圈,見一樓全是防盜門,都關著,我和同修打算往回走,突然看見一位老太太在前面跑,我想:這老太太跑甚麼?肯定有原因,趕快追。我們就跟著在後面小跑,穿過小巷,穿過居民樓,跑到一轉彎處,我們就看不見她了。我們還是繼續追上去,看不見人了。奇怪?怎麼到了,已經回到住處了,我們不就是要回這棟樓嗎?我們從這棟樓的前面出去的,現在從後面回來了。真是太神奇了,我們此時明白師父幫了我們。在心裏對師父說:謝謝師父!

在以後發真相資料時,我都是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清除我去發真相資料所到之處所有空間阻礙眾生得救的邪惡因素,清除所到之處所有眾生頭腦中對大法不好的念頭,被中共惡黨灌輸的毒害。我體會到,用無私無我的純淨的心態去做救度眾生的事,整個過程幾乎沒有干擾,在那一瞬間,真的沒有了怕心,我知道當時師父給我去掉了那個怕的物質。

可是要跟上正法進程,這樣大包小包的發資料還不行,必須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沒人看見,面對面講真相那可不一樣了,我開始怕起來,怎麼邁出這一步呀?看到每日明慧網上同修寫的面對面講真相的文章,同修做的很好,我的差距太大了。我也想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可走出去見到人又開不了口,既著急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我在心裏求師父幫我,讓有緣人自己找上門來聽真相吧。

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

一天,我在房裏聽到外面有人喊著誰的名字,在敲隔壁的門,然後又上樓喊著名字敲別人的門,我聽出是一個老婆婆的聲音,心想要是來敲我的門,那就是有緣人來聽真相的,果然老婆婆又下樓來敲我的門了。我說:婆婆您敲錯了,我一邊回答一邊去開門,原來婆婆在找一位買她竹棍的人。儘管我根本就不認識周圍的任何人,我還是說:「婆婆,我幫您找吧。」我就和婆婆一起到樓下去問,樓下的人告訴我們婆婆要找的人住三樓,我想可能是我鄰居吧,我就在下樓和上樓的時間告訴婆婆記住要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平時在心裏默念。婆婆連說謝謝!我敲著鄰居的門喊:「爺爺,是不是你們買的竹子?」果然是,爺爺開了門,我把竹子扛進屋,他們很感謝,硬要給我幾塊錢,我笑著說:不用不用,我住在隔壁。

送走婆婆後,屋裏的阿姨出來跟我說話,我一下想起幾年前我住這裏時見過她,我說:阿姨,我記的以前您的腳是好的,現在怎麼啦?她告訴我摔斷了,我想應該給她講真相了。我告訴她我是學法輪功的,我曾經被邪惡迫害過,也摔斷了手和腳,通過煉功身體恢復了,誰知她告訴我她「七•二零」以前也學過法輪功,她馬上就煉功給我看,還說一直都默念著李老師,請李老師幫忙消業,現在腳好多了,能拄著棍子走路了。她又說,她老伴不准她修煉,把她的大法書毀了。我很難過,告訴她一定不要放棄,在心裏默念,她答應著,我說您有空過來坐坐。

平時發正念,我請師父加持!清除干擾鄰居即昔日同修走回大法修煉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過些天,有敲錯門的,有找隔壁的,我都把他們當作來聽真相的,告訴她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把有緣人安排來得救。從那以後我能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了,剛開始只敢講「真、善、忍好」,然後可以講:「法輪大法好」,然後可以勸「三退」了。每次出門,我都視為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機會。

在講的過程中,端正自己的心態,想到是要救度眾生,而不是毀眾生,再也不像以前講真相時別人不接受就不高興,跟人家爭執起來。而是為別人沒接受真相心裏很難過,因為沒能救了他。每次我都向內找,哪裏沒做好,影響了眾生得救,對不起偉大慈悲的師父,對不起眾生!此時我才明白了,師父要我們講真相救眾生,是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每次看到眾生有希望得救時,我在心裏謝謝師父救度眾生!

製作、廣傳神韻晚會光盤救度眾生

零九年神韻晚會光盤還沒出來時,廣傳神韻晚會的《特刊》就發表了,我知道是在給我們提醒了,因為我和同修用的無線網卡不能下載光盤,我就告訴同修神韻晚會一出來趕緊找母盤刻錄,一定要廣傳。終於盼來了神韻晚會的母盤,我們開始行動起來,打印盤面,然後刻錄,裝上PP袋給同修送去,剛忙完,沒想到神韻晚會光盤更新了,怎麼辦?我知道下載神韻晚會光盤的同修要上班,時間緊,真是不想麻煩同修,可我又沒下過大件,不會用蓮花代理,我到另一位同修那裏,我們商量後決定自己下載神韻晚會 ,我們請求師尊加持!我們一邊下載,一邊發正念,心裏清楚的認識到下載神韻晚會是為了救度眾生的,不是為了自己,所以必須自己得動手,求師父幫忙吧!整個晚上我也不冷也不睏。

到了凌晨煉功的時間,心想晚上沒睡覺,能不能煉功啊!自由門的服務器會不會斷了(因為服務器斷過好多次了),我一邊煉功一邊看著自由門的服務器,沒想到自由門的服務器由兩個一下子冒出三個來。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要我安心煉功。就這樣我安心的把功煉完了,自由門的服務器始終沒斷。用了十幾個小時終於把神韻晚會DVD光盤文件下載下來了,在師父的幫忙下總算把神韻晚會的鏡像文件生成了。謝謝師父!

過了幾天,我無意中發現同修的計算機系統上沒有安全設置,我問同修:同修說沒有。在計算機方面,我一直是要求自己把系統的安全設置做好,儘量完善。我也不會在沒做安全設置的系統上上網的,當時全然不知,就相信同修的計算機一定是做了安全設置的。我知道是師父在呵護著!才沒有出問題。

在這裏提醒一下:特別是剛學電腦的同修用的計算機一定要做好安全設置。每個人的心性不一樣,即使沒有那麼強大的正念,系統的安全設置做好了就沒有空子讓邪惡鑽。做到法器要純淨。

師父帶著大法弟子表演的神韻晚會,讓眾生了解神傳文化的內涵,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是為了眾生得救度。我體會到師父的苦心,深知救人的艱難,所以為了讓更多的眾生得救,要求神韻晚會光盤單獨使用,單獨發放。

我在面對面傳神韻晚會光盤時,先請師父加持,我照著盤面告訴他說演的我們中華民族五千年的傳統文化。眾生都樂意接受,說謝謝!我也道一聲謝謝!(謝謝眾生接受了這麼珍貴的禮物!)。

一次,我給一位同修帶神韻晚會母盤去,遇到有緣人我就贈送一份神韻晚會光盤。到了同修那裏,我拿出新版的晚會和同修一起看。看著看著,我似乎明白了為甚麼明慧編輯部要求神韻晚會單獨使用,單獨發放。這晚會裏唱的都比我講的好,讓眾生自己把神韻晚會拿回去看,或許他們不知道是大法弟子演的,就不會帶觀念,或偏見,看了就會容易得救。而我自己講真相,因悟性有限,有時會帶觀念;講三退時,要講大法好,中共邪黨「假、惡、鬥」等等,有時會跑題,可傳神韻晚會就不一樣了,如果像講三退那樣,再附上小冊子、傳單之類的,講的不好時,世人不接受神韻晚會,就錯過了他得法得救的機會。有的人連真相聽都不聽,一聽法輪功就反感。你給他講真相傳單都拒絕。對於這樣的人,師父還是要救,還給這樣的人機會,用神韻晚會救度他。這同時也給走不出來參與救度眾生的大法學員走出來的機會。當然這都是我的個人體悟。

每次出去,帶著同修用心製作、包裝好的幾十份神韻晚會光盤,一路走一路送。抱著一顆讓眾生得救的心去做,效果很好,遇到拒絕的不灰心,向內找自己,心裏想:希望下次遇到別的同修送給他,別拒絕。真的體會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轉法輪》)其間也有些小故事,在這裏就不提了。

認識、改正錯誤 走好以後的路

這裏我也想談談我在做資料工作中和修煉中所犯的錯誤和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讓自己警惕,在修煉路上不再走錯路,同時也使同修以我為鑑,不重蹈覆轍。

我曾自作主張改動過二零零八年神韻晚會光盤的盤面,把上面的字給拿掉了;改動了從明慧下載的真相光盤,如把美國法拉盛事件改為災多難大如何自救。特別是在做大法書時,自己隨便設計大法書的封面,並在大法書裏擅自使用師父的法像,這是嚴重的亂法行為。

我還隨意將師尊《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為轉換為mp4,理由是自己學起來方便;隨意傳學員用大法弟子做的音樂做成的發正念輔助音樂,而不是用從明慧網上下載的發正念輔助音樂,理由是學員製作的「好聽」,有琴聲、笛聲等等。

最讓我痛心的是在色慾方面沒過好,傷害了眾生,這不僅僅是自己毀自己的問題,也是在破壞大法。我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眾生!對不起同修!希望自己痛改錯誤,挽回損失,走好以後的路,能跟師父回家!

再次祝偉大慈悲的師尊生日快樂!

謝謝師尊慈悲救度!謝謝所有神韻演出的同修!謝謝明慧網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