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煉 路越走越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我是九九年初有幸得大法的,同年的「七﹒二零」中共對大法鋪天蓋地的迫害,我也走進助師正法的行列。在偉大師尊慈悲的呵護下,已走過九個春秋,回首九年來的修煉歷程,在風風雨雨中,闖過了一關又一關,跨過了一難又難,留下的只是對師尊無以言表的感恩。下面借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大會的機會,我也談談修煉去各種執著心和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個人體會。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帶著小孩和同修一起到郊區去發真相資料救度眾生,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縣國安就來人,我們被國安非法綁架到拘留所。因自己平時學法不紮實,在拘留所裏正念不足,執著親情,就給舊勢力鑽了空子,後來被非法勞教兩年。

在勞教所裏,我有更多的時間去反思自己。師父在《轉法輪》裏講到:「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師父講的法就像重錘一樣敲醒了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重任,怎麼會執著常人的東西呢?所以在勞教所裏,我再也不配合邪惡了。正如師父講的:「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有機會就跟她們講真相

兩年非法勞教迫害回來後,回到家裏,好像又進入了另一個牢籠。一個原因是自從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後,我幾次被非法迫害,也給家人帶來了心靈的創傷和生活的上的災難,所以家人對我不理解,限制我的行動,不許我學法煉功;更主要的原因是自己長時間沒學法,沒有法指導,頭腦中更多的是常人的觀念。甚至用常人的觀念去衡量同修,不想和同修接觸,自己把自己封閉起來。越是這樣,家裏的環境越緊張,家人還說要把我趕出去。我當時真是痛苦萬分,想到離婚,想到離家出走……。沒有了正念,想不起自己是大法弟子,該承擔怎樣的責任。

幾個月過去了,有一天見到了同修,同修就叫我要走出家門,參加集體學法,多和同修切磋,同修給了我師父的經文,給了我《明慧週刊》,我看了後,才漸漸清醒過來,我們不是小道修煉,不能獨修,單修。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但要修己,還要普度眾生」(《轉法輪》)。助師正法是我們神聖的使命和責任。大法弟子要形成整體,正如師父說的:「整體提高,整體昇華。」(《轉法輪》)「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溶法>)。才能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從法上提高後,我就衝破了家庭的牢籠,開始參加集體學法了。隨著不斷的學法,心性不斷的提高,正念也越來越強,家裏的環境也改變了,學法煉功家人也不干擾了。我又開始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了,投入到救度眾生的洪流中。開始不敢面對面講真相,只是跟同修拿一些真相資料出去發,但我覺的這樣讓很多有緣人錯過了得救的機會。因為我是開店的,每天都有機會接觸一些有緣人,我能不救他們嗎?自己救人為甚麼要怕呢?師父講到:「修煉是嚴肅的,這樣怕下去,甚麼時候能不再被怕心牽制?」(《走出死關》)人才有怕心,神是沒有怕心的,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事是一定要做的,從法理上明白了之後,我便開始面對面講真相,來到的店裏的人,我都把他們當作要救度的眾生。

白天面對面講真相,但還有很多有緣人自己無法跟他們講的,所以發真相資料也是非常必要的。開始發真相資料都是跟同修拿的,但我看到同修也很忙,自己不能有依賴心。我便突破了自己沒文化的觀念,於是決心學上網,學打印真相資料,經過同修的指點,我很快學會了上網和打印資料,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大法弟子想做甚麼,只要我們發出的念是正的,師父就會幫我們,大法就會給我們智慧。正法進程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我也為自己能成為其中的一朵小花感到幸運。

現在我面對面講真相,使用真相紙幣講真相,覺的是很自然的事,用做生意這個便利的機會救度更多有緣人。我也常常在店裏放大法的音樂,這樣可淨化環境。打印資料,不但打印自己發放的,還配合我們整體,滿足更多人的需要,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是師父的慈悲呵護,一步一步引領我提高的。

因層次有限,如有不符合法的,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