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跟師父走好我的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我原來心臟不好,還有風濕病、胃病。我妹妹在縣醫院工作,我經常找她看病,她向我介紹她單位煉法輪功的人不少,煉的人都說效果很好,就勸我學煉法輪功。開始我還不樂意接受,認為以前也練過其它氣功,也練過氣功,身體不還是這個樣子嗎?妹妹還是堅持叫我煉。

九九年元月份她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還有老學員的煉功體會。我學《轉法輪》的當天晚上,做了個夢,夢見有一個古代的外國人裝束的男子,他的兩個耳朵特別大,特別長,很突出,面部表情很嚴肅,站到我面前,他沒有講話,我知道他是叫我跟他走,我也沒講話,我也知道我是在趕他走,他不走,我告訴他我是法輪功的人,我不跟你走,他仍是不走,我就想《轉法輪》上師父的像片趕那人走,師父的像片在我腦中清晰了,那人也消失了。

幾天後,妹妹叫我到她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聽著師父的講法,我感覺到有一種非常舒服、祥和的感覺。聽完一講講法,妹妹教我煉功動作,妹妹教我第一套功法,我一遍就學會了,我感到身上熱乎乎的,兩隻手發熱發脹,接著妹妹又教我第二套,第三套功法,教我單盤腿。過年幾天放長假,別人都在打麻將、看電視,我自己在家裏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煉盤腿,我聽著師父的講法,心裏想著,李老師我得能單盤腿,原來翹的很高的右腿一點一點的落下去了,慢慢的平放在床上了,我當時也挺高興,我能單盤了,那一次我堅持了一個多小時,過後我的腿痛了好幾天。

四月五號早上五點半,我第一次走出去煉功,(頭天晚上在師父的指點下找到了煉功點),當跟著師父的煉功口訣煉到第二套功法閉眼頭前抱輪時,看到整個煉功場上均勻的布滿了同樣大小的花,空間的底色也不是我們平常看到的這樣,持續了有幾分鐘,我睜開眼想看個仔細,一會兒就沒有了。我當時感到身上暖烘烘的,就像春天中午的太陽曬在身上一樣,其實當時太陽還沒有升起來,淮北的早晨還有寒意。煉功結束時,妹妹問我感覺怎樣,我就把我看到的景象說給她聽,她羨慕的說:「哎呀,你看到的是法輪呀,師父鼓勵你出來煉功呀。」以後我每天都堅持到煉功點煉功。那段時間我感到身上輕飄飄的,就像身上突然減去二十斤肉似的,十五層的樓梯一口氣爬上去又走下來也不感覺累。身體由於疾病引起的不舒服症狀也不存在了。那段時間幾次出現淨化身體狀態,也出現了不能吃肉狀態。

我有一天對著天空大聲的說:「我做事沒有長性,你們一定要幫助我煉到底呀。」我後來才知道,我當時的那一舉動不是後天的我所為。

我每天晚上11點-12點煉盤腿很認真,我的腿很難搬上去,單盤腿能盤半個小時,搬腿的時間就得反複試搬20分鐘才能搬上去放好不滑下來,我們這裏正月裏的天氣還很冷,又是在夜裏,可我每次煉功都想出汗,由於是坐在床上盤腿,丈夫一翻身引起的床動,震動的腿痛的我咬著牙,我仍堅持著,有一天我盤腿時我的頭不停的點,不停的點,也不難受,可能就是能量通過的現象吧,打坐的時候,身子老是向後仰,實在坐不住了,就不結印,用雙手在後邊撐著,堅持煉完自己規定的時間。那段時間我每次煉功時都感覺師父在我對面領著我煉功。

五月份我試著雙盤,心裏想我能雙盤上去,一試,結果左腿真的能從底下抽出來搬到右腿上了,我堅持每天雙盤半個小時,腿痛的成度也不一樣,有時不太痛,半個小時忍忍就過去了。有時痛的咬牙,看著時間,5分鐘5分鐘的堅持,口裏念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還是能堅持到時候的。那段時間我的腿痛的不能伸腿睡覺 ,要想伸腿睡覺只有趴著睡,再在兩腳處墊個枕頭或被子,這樣腿才能不酸痛,白天腿一點也不影響正常生活和工作。到九九年底我就能比較輕鬆的雙盤一個小時了,也體驗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那樣舒服美妙的感覺了。

我煉靜功的時候,因為都是在夜裏,應該說很安靜的,每當我搬上腿該入靜的時候,不靜了。很嘈雜,甚麼聲音都有,前後鄰居說話聲,走路聲,狗叫聲。有一次錄像機自己放起來了。有時把繁華市場上的場面整個給端過來了,如叫賣聲、爭吵聲、汽車鳴笛聲、拖拉機突突聲、孩子的哭鬧聲……就像自己身在其現場一樣。有一次就聽到前面鄰居家的門銧當的響,一直響,聲音還很大,持續了很長時間,我知道是魔在干擾,也不氣,也不怕,覺得的好笑,我忍不住笑出了聲,說「你就這些本事」。我話音剛落,門的銧當聲突然停止了,緊接著就聽到「哇喇」一聲,就在我家窗口下,聲音特別大,就像野貓拼命的一聲嚎叫,之後,沒有聲音了,安靜了。有一次我煉動功時,在我身後兩米處是我家的水池子,我正抱輪入靜的時候,就聽到嘩啦嘩啦的淌水聲,水流的很急,流淌了一會子,我想水龍頭怎麼自己開了,水池子裏的水也該放滿了,我睜開眼轉身去關水龍頭,一看水龍頭根本就沒有開,沒有放水,水池裏一點水也沒有,還是乾的呢。又是魔在干擾。

過色魔關,有時是師父演化,有時是魔在干擾,能感覺出來,不一樣。師父演化的場是祥和的,晴朗的場。有一次在夢中,好多人在一起說笑,大家在一起生活的很親切,很和睦,就剩丈夫和我兩人時,丈夫向我提出這方面的要求,丈夫剛說罷,我聽到一聲清脆的公雞啼鳴聲,我笑著對丈夫說:「煉功時間到了,我該去煉功了。」霎那間,一切都沒有了,全都消失了。魔的干擾的場是陰沉沉的。色魔關有時能過的去,有時過不好,反反復復好幾次。

學法提高心性,我修煉大法以後,大法以外的書籍都不感興趣了,電視也不想看了,有時間就想學法,背《洪吟》,師父的海外講法一聽說到了,就趕緊請家來,一口氣學完再幹其它的家務事,那時真能溶於法中,感覺特好。雖然我得法較晚,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不斷的昇華。師父反覆講叫我們提高心性,遇到問題向內找,記的有一次學法時,心裏老是想著和同事之間的一件不愉快的事,老是擺脫不掉,正好是學到提高心性那一節法,當學到「就得需要他繼續提高他的心性」(《轉法輪》)這句法時,突然看到「心性」這兩個字特別大,特別粗,特別黑,佔滿我的整個視野,兩個字大的把我給鎮住了,我身子一震,心裏猛的一亮,我當時悟到,師父把「心性」顯現給我看,是在叫我提高心性呢,在師父的慈悲點悟下,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在工作中,在生活中,在社會中我都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單位上工作很出色。婆媳之間 ,四妯娌之間 ,都非常和睦。鄰居之間也很和睦 。我周圍的人經常說我「你人緣真好,少見到的好人」。我笑著對他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是師父教我這樣做的」。

「七﹒二零」後大法遭受迫害,由於惡黨抹黑的宣傳,不明真相的常人有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言語 ,那時還不知道用講真相來清除邪惡,我就對她說:我們都知道耶穌是度人的神,是被人釘在十字架上的,當時釘耶穌的那個人如果他相信耶穌是個神的話,他敢去釘耶穌嗎?就因為他不相信耶穌是神,他才敢去那麼做,神是真的存在的,不是你信他就存在,你不信他就不存在,人信不信他都是真實存在的,大法師父也是神,你信與不信,他都是一個偉大的神。

九九年的九月底,有同修去北京上訪,我白天老想著,不知她的情況如何,晚上做夢,同修扶著我的肩膀,從一條河溝的南坡中間向溝底走去,走到河底,(沒有水)往東走了一段路,在河底突長出一條朝南的磚牆路,路的北頭就在我們面前,有半米多高,這時煙霧濛濛 甚麼也看不清。過兩天,我又做了個夢,我們在一個很大很高的木船上站著,木船下面河裏沒水,河底露出皸裂的紋,船不能行走,我們有拉船的一念,從船上下來,拉船 ,只做了個彎腰拉船動作,就看到前面不遠有很清很深的水,這時大船已經在水中了。

有一次我在睡覺,就感覺有微風在我右眼處一旋一旋的,我睜開眼看到一個法輪在輕輕的旋轉,還有一個在右膝蓋處,也是慢慢的旋轉,我看著他轉呀轉呀,我又睡著了。還有一次在夢中,我從山坡走下來,清清的山水從山坡高處流淌下來,山腳下有一條路,路兩邊的樹上開著非常好看的粉紅色的花,整個樹冠都是由花組成的,造型很好看,花的顏色柔和的很,我在兩排花樹的上邊悠閒的飛著,那種舒服,美妙的感覺,我用語言形容不出來。

邪惡妄圖迫害我,三次派人來我家找我,師父都安排我不在家,惡人被家人理智的擋回去。2004年7月份,有個同修被抓,在被邪惡迫害的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說出她家的資料是我給的,邪惡到處找我,該同修清醒後,通過可靠的人把這一情況轉告於我,叫我注意安全,並在被關押處不停的發正念,清除我空間場的邪惡因素。7月底的一天晚上,我感到身上不得勁,渾身說不出的難受,坐在沙發上都坐不住,那天天很熱,11點半鐘我上床睡覺,剛一閉上眼睛,就看見整個空間場裏有好多好長的很肥的大蛇,吐著芯子。開始我有點兒害怕,因為天太熱,家裏的人還沒有睡,我也沒有給他們講,我想我講了他們也不會相信的,我就強打精神坐起來,盤腿發正念,說來也真神,一想到發正念,也來精神了,也不害怕了,我念正念口訣後,心裏喊著「師父助我」,嘴裏不停的念著「滅」。原來分散的蛇群組織起來,粗的和粗的,細的和細的,縱橫編織在一起,成片,看不到頭尾,編織的緊緊的,一點縫隙都沒有,我一直不停的發正念,就看到先是細小的蛇群的蠕動,由強到弱,到不動,再由清楚到不清楚,再到模糊,再到消失。再看到粗大的蛇群也像細小的那樣,蠕動由強到弱,到不動, 由清楚到越來越不清楚,越來越模糊,再到消失,直到完全消失。整個過程從不到12點到12點半,半個多小時。發正念的時候,我感覺到從我身上到我手上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特別大。8月中旬同修釋放出來,她對我說,你沒事了,邪惡說她,你說的那個人我們滿城都沒有找著。我見證了發正念的威力。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是師父慈悲救了弟子,及時的清除了我空間場的邪惡因素,解體了邪惡欲對我的迫害。

有一次發放真相資料,我前面有一個人騎著三輪車在不慌不忙的蹬,我想快走幾步趕上去,把資料放他車箱裏,突然我肚子痛的直不起來腰,我很奇怪,為甚麼突然肚子痛呢?為甚麼不讓我放呢?他不會是撿破爛的吧?我正在疑惑,他向路邊垃圾堆走去,下車在垃圾堆裏撿破爛。這時我肚子一點也不痛了,我知道是師父珍惜每一份救人的真相資料。還有一次,晚上我去學校發資料,有兩排學生公寓,前排大門靠近街面,路燈照的很亮,後排大門路燈照不到,我沒敢去前排,我把資料從後排門縫塞進去,資料奇怪的是從門縫塞進去,又從門下邊被彈出來,彈到我的腳跟前,我拾起資料又二次塞進去,又二次被彈出來,和第一次一樣,我覺得奇怪,因地面是平的,資料從門縫進去,掉到地上不可能掉到門外來呀,我想難道裏邊沒人住嗎?我從門縫往裏看,裏邊沒有動靜,我撿起地上的資料,走到前排大門,不管路燈亮不亮的了,從門縫看到公寓裏學生們正在洗刷,我坦然的把資料從門縫裏送進去,資料很自然的落在大門裏邊的院裏了,這又是師父在幫我,一是不浪費每一份資料,二是幫我去掉了怕心。

我在一次煉功時,想到已經有好幾期週刊沒有見到了,有兩個同修也說到此事,我就想怎麼能把週刊下載下來呢?因為我剛學會電腦,不會下載東西,看人下載過一次,(不是同修)沒看懂,沒學會。這時就在我頭腦中有一條思路,我就想按這條思路試一試,結果在電腦上一操作,非常順利的把週刊下載下來了,並且能解壓出來,以前不會下載,也不懂得解壓文件,我一次下載了五期,下一步怎麼打印呢?我無意識的用鼠標在電腦上一點,打開了週刊打印指南,我當時高興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不由自主的做了個雙手合十動作,感激師父的慈悲點化,感謝明慧網上工作同修的周全考慮。一週後,我第二次下載週刊,卻沒有前一次熟練,我感到很納悶,我又忽的悟到,上一次是師父領著我做的,這一次是我真正自己在做。慈悲偉大的師父啊,弟子的哪一步不是您領著走過來的呀。我深深體會到,能作為師父的弟子,太榮幸了,天大的造化呀。我一定緊跟師父走好我的修煉路。

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