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叫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小時候只上過兩年學,幾十年了,忘的也差不多了。榮幸修了大法,原來不可想像的事在我身上體現出來。

修煉前,我身體瘦弱,渾身沒勁,根本幹不了甚麼活,整天與藥罐子打交道。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從原來的七十多斤到現在的一百二十多斤,真是無病一身輕。在心性方面,也從原來各種執著心很強的一個常人,修煉成現在能遇事先考慮別人、時時向內找的一名大法徒。感謝師尊慈悲苦度,感謝師尊為我安排了集體學法的環境。在學法小組學法時,我不認識的字或讀不準音的字,同修耐心給我指出來。《轉法輪》我已背過一遍,現在正背第二遍。師尊的三十八本大法書我能流利的通讀。

幾年前我基本不會寫字,寫自己名字也歪歪扭扭的。而在講真相、勸三退中,不但去掉我的各種執著心,也使我寫的字越來越像個字了。事情是這樣的。勸三退需要記對方的名字,和同修在一起我就讓同修記。如果我一人出去勸三退就得我自己寫,不會寫的字就用白字代替,回家再問老伴,我再仔細抄寫一遍,不會寫的字我再多寫幾遍。後來和同修一起出去勸三退,我也學著記勸退的名字。有時拿到小組同修也幫我把不對的字糾正過來。幾年來在記名字的過程中,好多不會寫的字就學會寫了,而且同修說我寫的字越來越漂亮了。

同修並鼓勵我把自己修煉過程寫出來,說你怎麼做的怎麼想的就像說話似的寫出來。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明慧週刊》上同修的文章也說總結自己所走過的路,也是在修自己。這也是師尊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事。我也躍躍欲試,可是拿起筆來不知如何寫,腦子一片空白,兩天了,一個字也沒寫出來。我跪在師尊法像前,給師尊上了幾炷香,眼含熱淚求師尊幫幫弟子。我把紙鋪到師尊法像前的桌子上面,拿起筆,腦子清晰起來了,以前的事一幕一幕浮現在眼前。

師父叫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我知道自己文化水平低,師父講的法有時理解不好也悟不好。但不管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師父叫怎麼做我就怎麼做。師父讓學好法:一般情況下我每天不少於五個小時的學法時間。師父讓發正念:我每天不少於十二個整點的正念。師父讓講真相:我就走到那裏講到那裏。

我和老伴都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十多年沒吃過一粒藥,和同齡人比顯的很年輕。孩子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都很支持,家庭環境很寬鬆。特別是近幾年來每天都很有規律,早晨六點前和老伴五套功法都煉完,六點發完正念收拾完家務學一個多小時的《轉法輪》就出去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下雨天或有急辦的事時不出去)近處有時和老伴一起去,到遠處的農村集市就和同修騎自行車或坐公共汽車去。下午睡一個多小時午覺然後和老伴學法。學到整點就發正念。吃飯時看真相光盤,晚上到學法小組學法,七點五十到十點十分,發三個正念,風雨無阻。有時還要整體配合做一些大法的事。十點半回到家背《轉法輪》和看《明慧週刊》等有關資料,堅持到十二點發完正念才睡覺。每天要做甚麼自然而然就去做,像師尊說的已經形成機制,不用刻意去安排。每天時間很緊湊,但心裏很充實很踏實。在學法小組我們風趣的說:「現在我們都成了專修弟子了」。

面對面講真相

我們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根本沒有邪黨的甚麼敏感日的概念。五月十三日是大法弟子最自豪的日子。今年五月十三日,我和同修去十多里外的集市講真相,底氣十足,正念很強,就感到師父就在我們身邊。那天勸退的人不少。晚上在學法小組我們切磋才感到,今天路上和集市上的警車和巡邏車好像比平時多了不少。是啊,全世界法輪大法日當然是邪黨的敏感日、害怕日。

我在外面對面講真相,從一開始只對賣菜的、收破爛的、幹活的民工講,到現在給買菜的、等車的講,是凡碰到的人都能講,其中有上班族、退休老幹部、學生、便衣警察。這真像師尊講的雲遊一樣,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有說鼓勵的話、要注意安全、千恩萬謝的,有不聽的並說難聽的話、要舉報的,我都做到及時調整好心態,勸的多不生歡喜心,少的時候也不能有失落感;遇到有人說好聽的話、難聽的話甚至罵人的話都能呵呵一樂,甚至有人要舉報時,都能樂呵呵的對他說「你不要開這樣的玩笑,這樣對你不好」。只要沒有怕心,信師信法,都能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有驚無險。現在講真相,明顯感到邪惡少之又少了,有的想惡也惡不起來了。

向內找是修煉人的法寶

在組裏學法,一次一同修無故的對我發脾氣。我沒有辯解,強忍著向內找,又找不出我錯在哪裏,心裏很是不平衡。回到家,老伴在讀《轉法輪》,正讀到:「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嗎?我心中頓時開朗,心裏連說三遍「謝謝同修」。我再進一步向內找,發現這一段時間爭鬥心、歡喜心又有所抬頭。找到它我就發正念解體它、不承認它。第二天再見到同修,彼此說話平和笑容滿面,昨天的事好像不曾發生。從那以後,無論遇到甚麼事,我都心平氣和的向內找自己的不足,然後去掉它。真是心清體透。

一次我在老家住了幾天。回來後家裏的便池堵了,髒水不往下流反而往上翻。這樣大小便就得到外面找廁所。這多耽誤時間吶,我們大法弟子的時間是寶貴的。我悟到這不對勁,就和老伴說:我們找一找哪裏沒做好,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對我們進行干擾。老伴馬上悟到,「這幾天我在家學法也很少,發正念、煉功也沒跟上。」我說:「不學法、不煉功、不做三件事那不是常人嗎?你看咱對門的老趙家三天兩頭找人通下水道。我這幾天在老家雖然三件事也在做,但也懈怠不少。我們現在找到了錯出在哪裏了就要改正。從今以後咱們倆互相監督,互相鼓勵,不能再有安逸之心。」咱們煉功人是有能量的,那個鋼板都擋不住能量,這點髒水算甚麼,我們發正念解體它不承認它。並請師尊加持。第二天,便池暢通無阻。又一次見證了向內找的威力。

大法顯神奇

我有一雙平底鞋,還是女兒給買的,穿著輕便舒服。我去農村發資料穿過它,騎自行車勸三退穿過它。天暖和了,我把它收起來時,發現有一隻鞋底齊齊的斷開了。我沒捨得扔,就把它收到一邊了。前幾天我找鞋時,發現那雙斷開了的鞋底又合上了,一點縫隙也沒有。這在常人看來簡直不可思議。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鼓勵我。我又能穿上它更加精進的去做大法的事了。

正念闖過病業關

有的時候我悟的不好,也沒做好,讓邪惡鑽了空子,也出現多次病業關,但都能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闖了過來。其中有一次早起我和老伴煉動功,煉到第四套功法時,覺的身體不舒服,肚子很疼,到廁所又拉又吐頭暈腦脹。在廁所蹲好長時間,覺的該發六點正念了,強打精神站起來洗洗手臉,慢慢坐到床上發正念。感覺胳膊發酸手立不起來。發完正念我就用mp3聽師父講法。強打精神又發個七點正念。想躺下睡一會,手腳不聽使喚,全身動不了,頭在床邊上。我趕快喊老伴過來,他拉又拉不動我,我又用不上勁。老伴說:你快背《論語》。第一遍背到第三段怎麼也記不起來了,又從頭背,背完第一段又記不住下邊的內容了。我趕快對老伴說:「你快把《轉法輪》遞給我,邪惡不讓我背《論語》我就讀《論語》,絕不能上邪惡的當,絕不承認邪惡對我的迫害。不能耽誤我做三件事,不能耽誤我集體學法。你快給我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正念正行。」我大聲的讀《論語》,讀到第三遍,胳膊腿就能動了,我就雙盤腿、手結印大聲背《論語》,也不知背了多少遍,越背感到身上越輕鬆,越背感到身上越有勁。我下床走到老伴房間裏,腿還有點發木。老伴還在那發正念呢,看我走過來高興的說:「你沒事了。」「對,我一點事也沒有了。」前後不到兩個小時,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又闖過一個大關。

現在正法到了最後,邪惡也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無孔不入想把我們拉下去。師父的法越學越明白,只要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正念正行時刻想著我們要做的「三件事」,甚麼心性關、病業關,在真正的大法弟子面前甚麼也不是。反過來我們經受了一次次的考驗,身體得到了淨化,心性也得到了一次次的提高。要說的事還有很多。同修說不要寫得太長,那我就寫到這裏吧。謝謝同修幫我修改,悟的不對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