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走向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在同修們洪法時一個偶然的機緣改變了我的一生,我暗自向師父發願從此一定要一修到底,師父慈悲替我消減了業力,所以在九九年之前我幾乎沒遇到甚麼障礙的,包括病業之類的哪怕是再難受我也沒當一回事,但在九九年以後摔了不少跟頭,我把這個心中歷程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交流一下。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大法的時候,眾多弟子進京護法,我因為人心放不下一直沒去成,這在我以後修煉的日子裏一直是一個巨大的遺憾,甚至成為一個執著,既有求圓滿的心,又有放不下的人心及怕心,以至一直到今天反省自我的時候才知道這一人心執著以及情重才是導致以後魔難的根本原因。其實上不上京本身並不是每一個弟子必走的路,走出來也不是表面形式上的走向北京或者是今天勸三退的表面行為本身,而是走出人心的執著和束縛,證實大法。遭受了兩次邪惡綁架和非法關押的巨難之後,才明白抱著人心修煉的危險,今天修煉狀態中的求安逸心、怕心等等仍然是放不下人的變相表現,我知道必須要徹底認清,去掉這些骯髒自私的人心執著,才能真正脫胎換骨成為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這也是我今天寫出這篇文章的目地之一。

我對法的認識大體上是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就是認為修煉要經受魔難和生死的考驗,所以認為一切魔難都是在過關,站在為私和個人圓滿的角度,從而認可了這場迫害,甚至認可監獄那種艱苦的環境更能錘煉自己;第二個階段認為不能承認這場迫害,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又用人心去反迫害,流於一種對邪黨、對政治的不滿和爭鬥,所以做法上慈悲心不夠,又被邪惡鑽了空子,走了很多彎路,所以不久又被惡警綁架一次;第三個階段認識到所遭遇的一切只是宇宙正法在最低層的人類社會的表現,大戲一出一切都是為法展現,都是師父為救度宇宙眾生,為正法所展現,一切生命都不配考驗大法,無論是誰對正法與大法弟子的干擾都是犯罪,大法弟子有最偉大的師父和最好的法度,不需要任何生命插手,因為宇宙中一切生命都偏離了法,都已失去了先天的純正,所以任何生命左右正法這件事情都是敗壞了的表現,大法弟子自身的漏都可以通過在這部宇宙大法的修煉中自然歸正。大法弟子個人修煉師父已經把我們推到位了,那麼剩下的東西是甚麼,就是舊宇宙偏移了法的表現,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中就是在歸正這些東西,歸正自己,那麼一切魔難表現其實也就是大法弟子自身的因素造成的,意識不到的師父可以解決,而意識到的就是自己的責任,所以在獄中無論我做的怎麼樣,我還是感到非常痛心,覺得對不住師父。

從監獄出來後,那種在監獄的影子一直揮之不去,畢竟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我不止一次反省被迫害的原因就是人心不放,對舊勢力和這場迫害沒有全盤否定,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一思一念都不能放鬆自己的正念的,否則就會被邪惡攻擊。在獄中無論做的如何好,都走不出舊勢力的框框,所以在獄中每當做到無罪辯護要求無罪釋放的時候,邪惡就狡猾的說,我們這是關人的地方,你們無罪找法院去。是啊,一錯就都錯了,只是在錯中減少損失而已。這種消極因素很長時間都在起著不好的作用,在證實法做三件事中也時時陰魂不散的起著副作用,有時夢中都是在獄中,而經常感到邪惡好像在監控我,也是這些不好的物質在起作用,講穿了就是怕心,因為迫害留下的陰影一直有一種後怕。其實就是舊的因素還想左右我。一度有一種求安逸心不叫我走出去,我決心突破它,此時正趕上三退大潮,我於是開始出去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講退了一些,效果並不很理想,我分析了一下原因,覺的講真相的目地不純,有一種怕落下的私心,在學法時也時常走神,也是學法目地不純,對法不敬,不然一顆純正的心態學法,法會點給我一切,修的好才能悟到法理的,不然怎麼學也覺得看不出甚麼新內涵來。這種狀態時好時壞,持續了很長時間。

不久本地來了一位打工回來的同修,是九九年以後得法的,這位同修雖然後得法但修得非常好,很精進,他叫我協同一起做大法的事,我覺得在當地比較「招眼」,有些顧慮。但在他再三鼓勵下終於同意做一些整體性的工作。我們建立了一個資料點,開始製作《九評》和真相資料,然後和其他同修一起分片發放,那位同修很大膽,我經歷上次迫害後對張貼真相一直有點畏懼,他卻到處貼,菜場,公共場所到處都是,有時白天買菜時還能看到,當地學校有一陣出了很多誹謗大法的黑板報,他約我去找校長講真相,又給他家塞真相資料,然後我們約了幾個同修先發正念,晚上把黑板報清掉了,清理前後真是狂風大作,飛沙走石,然後大面積停電,一片漆黑。我知道另外空間肯定是一場正邪大戰。我們接連三天近距離集體發正念,又向各辦公室發真相資料,由於整體配合的好,學校再也沒有出現誹謗大法的事了,記得第二天來了好些警察,常人悄悄跟我們說:「法輪功真厲害。」真是整體配合法力強。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經濟上也寬裕了一些,我建立了一個家庭資料點,在經濟上我一直很拮据,由於邪惡迫害失去了工作,就自己做生意。師父慈悲鼓勵我,每當我在修煉中進了一步,就讓我經濟上寬裕一點,每當我證實法有一些開銷,生意就會莫名其妙好上兩天,或者遇到甚麼人幫助我。我覺的做光盤信息容量大,成本又小,現在一般家庭都有DVD,即使沒有,親朋好友家也會有,就先從刻錄光盤做起,做多少發多少,細水長流,我無論走哪兒,總是喜歡帶上幾張真相光盤和資料,護身符等,遇到有緣人就送給他,或者瞅時機發上幾套,有時幾套,有時幾十套有時機就發,發前先發正念,讓有緣人多多傳看,珍惜他,清除邪惡干擾。

起初不會做盤貼,就用手寫,後又用普通打印紙打出再用圓規等工具剪成圓形,後來神韻晚會光盤刻錄要求出來了,我一下認識到應該提高了,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應該是最好的,應該從救度眾生的效果出發,救度眾生這麼神聖的事情,就應該用最神聖的心態來做,就應該有最神聖的外觀,我於是上網學習光盤貼的製作方法,不久就掌握了,當做出來第一份神韻光盤的時候,那心情真是難言。從上網下載到製作都是我一個人從零開始摸索出來的,確實有些心酸和成功的欣慰,我也從中體會到師父無處不在的智慧,其實我們無論做甚麼證實法的事情,只要有心去做,用心去做,師父就會幫我們,包括我們在證實法中遇到危險的時候師父也會點化我們,做得好的時候師父還會鼓勵我們,就怕我們不悟。記得有一次發資料回來的路上,突然看到前邊不遠處的大門上幾個大字:「綠燈伴君平安歸」。我眼淚一下奪眶而出,師父真是無時無刻不在呵護弟子,鼓勵弟子,而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放下一切人心去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呢?

在做資料過程中一度也曾有過對技術的執著,每當這時電腦就會出問題,採用種種技術方法去解決都解決不了,我一反思到心性上的問題,問題一下就解決了,比如每當我對安全問題過於擔心的時候網絡就出問題,像中了木馬一樣。每當人心起來,想上常人網站時或對電腦過於執著時,電腦就會出這樣那樣的故障,其實一切都是為法所用的,大法弟子不能有任何執著的東西,否則邪惡就會鑽空子。

風風雨雨走過了這許多年,還有很多體會,也有很多不足,因為時間關係不能在這一一寫出來,在寫這篇文章的本身也有很多干擾,我覺的只要是在正法修煉中經歷的一切都沒有偶然的,都是修煉,都有我要修過去的東西,不然絕不會出現。經歷這許多事情後的一個最大的體會就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句空話,其實就是整個的正法過程,結束迫害本身也不是平平常常的幾句口號,而是歸正一切的時候,所以我們不能把結束迫害看得過重,而是以學好法修好我們自身為重點,一切都從大法中來,在法上自然就能做好三件事。大法弟子沒有人心的純正一念就足以讓一切邪惡遁形。所以我們遇到任何魔難都一定有我們自己的原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