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 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夏天喜得大法的。得法前,一位朋友向我介紹法輪功的美好,我不信;三、四個月過後的一天,我看到朋友在看《轉法輪》,心想:一種新生事物,自己要親自看看,沒看怎麼知道好不好?不要封閉自己。

我從朋友手裏拿來《轉法輪》,看完了《論語》,我就覺的裏面理論太深奧了,我從來沒看這麼好的書。當時就向朋友借了這本書,用了幾天的工夫,一氣看完了《轉法輪》,決定要請寶書認真學。朋友很快給我請了寶書,當時有個不正確的想法,就是,光看書不煉功,煉功太累,又麻煩。從那以後我天天學法,以《轉法輪》為主。同時學師父的國外講法。這樣大約半年時間,我從法中認識到學法修心性,煉功轉化本體,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是佛家修煉大法,是即世成佛的功法。認識到煉功同樣重要。

一九九八年三月份,老同修教我學會了五套功法。這位老同修聽說我要學功,從市裏搭車來教我煉功,沒在我家吃飯喝水,乘車時我給她買票她都拒絕。當時在常人中是不會有這事的。同修說教功都是義務的,法中規定不收錢、不收禮。同修的言談舉止讓我升起敬仰之心,感到親切實在。更感到法輪功這是一方淨土。從那天開始我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煉功。

過消業關

修煉前,從外表看我很健壯,但經常腿痛、腰痛、右肩臂痛,從小時候一感冒就咳痰,一年感冒好幾次,長大成人後,在坐月子期間,菜裏不能放食鹽,怕留下咳嗽病。得法前,那時我四十多歲時患重感冒,咳膿痰、發燒,打青鏈黴素針八天才好。

得法後,剛開始煉功就消業,兒時的中耳炎一下就翻出來了,第一次持續一個多月,耳流膿水,臭味很大,我從法理中知道那是消業,師父給淨化身體,煉功人沒有病,我只用乾淨棉棒拭乾即可。個人修煉那段時間時常出現消業現象,如:腿痛、腰痛、肩臂痛,也很嚴重。腿痛的走路都瘸,兒子叫我到醫院拍片看看是不是股骨頭壞死。我說不是,過幾天就好了。

腿痛、腰痛、肩痛、中耳炎反覆了好幾次。最嚴重的一次是早上一場小雪過後,我騎自行車去送小孫女上幼兒園,滑倒後把小孫女從車筐裏甩出去,小孫女爬起來就能走路,一點沒傷著。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她。我的左腳摔傷了,當時腦子裏想沒事,起來後我硬撐著去送小孫女,回到兒子家(五樓)裏後腳都腫起來了,腳與左小腿前全發青紫色,左小腿也腫了。兒子、媳婦都叫我到醫院去拍片,我知道不用去,在家學法煉功。以後每天煉五套功法、學法、做家務活,一天也沒在床上躺。

這時我向內找,認識到是自己的心促成。記得那是零三年十二月十二日的早晨,下了一場小雪,我的家離兒子家有二里地,每早晨我起來送孫女,而我老伴在床上睡覺。我心裏覺的委屈,人心上來了。當時我穿衣服時對老伴說:小孫女應該你接送,她樓上那家就是他爺爺接送的,人家在農村住,八里地的距離,每天接送孫子,風雨不誤。從明天開始你去接送。語氣很重。煉功人有能量,說出的話是起作用的。從我摔倒後孫女就由老伴接送了。

受傷後才悟到自己不應該對老伴那樣,修煉人以苦為樂,我吃點苦就受不了了,人在迷中不知因緣關係,也許我今世就得用這種方式來補償他們,再說一個修煉人在家庭、在社會都得做一個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搞好家庭關係,結果我沒做好。摔了個大跟頭,不吃這樣苦,得吃皮肉苦,叫我從中悟道,從中找出自己的妒嫉心、私心、不善的心等。幸虧我沒有把它當作是病,當時摔倒時我心想沒有事,並堅持學法煉功,第六天上午腳脖子腫的鞋拉鏈都拉不上,下自行車不能左腳先著地,我就騎自行車到大街上發大法資料,每天上午出去做我該做的事。我身體無論出現哪難受,我從來沒把其當成病。第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是金剛之體,沒有病,不耽誤學法煉功,做三件事很快就好了,恢復正常。

從得法到現在已十二年了,沒吃一片藥,沒打一支針,身體無病一身輕。六十多歲的人身體像四十幾歲的一樣輕快。這也是我講真相的實例,用自己修煉後獲得的健康身體以證實大法的超常。

洪法

從一九九八年三月份開始煉功,我就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早晨三點多鐘煉功,麥收時,為照顧農村同修麥收,後半夜兩點多鐘煉功,每逢集市時同修們到集市上集體煉功,放著師父教功帶,洪法簡介、橫幅,教功帶傳出師父教功口令、教功帶的音樂吸引了很多的人觀看。也有很多人得法走到大法修煉中來。那時輔導站經常組織開法會。

我參加了一次大型的煉功法會,在市體育場大約有三、四千名大法學員演煉五套功法,場面很壯觀。體育場外圍擠滿了觀眾。那時我才煉功一個多月,在家雙盤只能盤四十分鐘,那天在那個大能量場裏我出奇的盤了一個鐘頭。有一個男同修在家參加幾個人煉功,只能單盤,一次參加鄰縣大型集體煉功沒費勁雙盤上了,而且也沒覺的怎麼疼,回來後高興的跟我們說這事。

參加幾次全市法會。同修們在一起分組學法切磋,對整體提高起到了很好的促進。那時公園裏、廣場上、農村場園裏,有很多煉功點,老學員輪換著給新學員糾正煉功動作,真正達到了整體昇華、整體提高。

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

一九九九年七月後,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道路,集體學法、集體煉功,被邪黨政府給破壞了,我們失去了和平的修煉環境,不能在戶外集體煉功了。我們現在只能參加少數人的集體學法。

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

一、學法煉功

每天下午、晚上堅持學法到九點五十分,週一、三、五下午參加集體學法,早晨三點五十參加全球大法弟子集體煉功。師父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排除干擾〉)通過學法,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逐漸達到法對自己的要求標準。

二、發正念

發正念是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之一,很重要,很神聖,師父把這麼神聖的事交給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為我們建立威德,所以我從內心重視發正念。全球四個點發正念必須做到,有時手機鈴沒有響,過了發正念的時間,我也得事後補上。

有一次我看師父在廣州講法錄像,到下午四點五十,我想不發正念了,接著聽師父講法,這時光盤突然停了,我悟到師父讓我發正念,於是馬上發五點正念,發完後繼續聽師父講法。真神了!師父每時每刻都在看護著弟子,從此我更重視發正念了。

三、講真相救眾生

想到自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在修好自己的前提下,講真相救眾生。正法進程刻不容緩,有很多眾生還在迷中被謊言毒害著,我真是打心眼裏為他們著急。

師父講:「傳完後師父又告訴他:你有許多執著心要去,你出去雲遊吧。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轉法輪》)。

我悟到師父的這段講法就是講真相的過程。在社會中甚麼人也能遇到,我在向世人講真相時遇到有信的、有不信的、有譏笑的、有要舉報的,有要錢的,有叫買自己東西的,有說大法好願意三退的,有說謝謝的,有的人說你們真不容易,叫我小心點,別叫壞人看見等等。這真得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自己的心性,不氣不惱,用慈悲心,無私無我,一切都為眾生得救。修去怕心、私心、歡喜心、妒嫉心、修去各種執著心。講真相要有正念,要理智、智慧的去講,根據不同的對象,變換著方法,去打開世人的心結。

我都是先見了人都主動熱情的先打聲招呼,這樣比較容易講。這就要修去愛面子、不好意思的心,講真相救眾生這是做著最神聖的事,有甚麼不好意思呢?想起師父的一段講法:「大法弟子是各地區、各民族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謝謝眾生的問候》)我是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下都是主角。不管甚麼人在大法弟子面前都是一個人,是被救度的。

在大街上講要看看有沒有壞人,特務這種人拿著手機,瞪著眼四處看,一眼就可認出。走街串巷,比較好講,有時碰到裝修房子的,人多而且大都是農村來的,很少見到真相資料。有一次我遇到一夥泥瓦工,正在往樓上運料,我向他們問好,並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他們都願意聽,我答應給他們送資料,他們說:明天再來吧,今天上午我們運完這點料就回家。我答應著騎車子往後走,邊走邊想這個機會不能錯過,明天他們不一定來了。一看錶十點半了,要做中午飯了,心想救人要緊,我就快點蹬車子,回家拿了資料,很快給他們送去了,每人一份,他們都很驚喜,連聲說:「謝謝。」

有一次在一村裏講真相,遇一中年男子,他很願意聽,並說自己已經三退了,是他的女同學幫他退的。以前這個同學經常送資料給他,兩年前,這麼好的人被公安抓走了,被勞教了,哎……再也沒收到法輪功資料。我給了他一套新唐人新年晚會光盤和小冊子,他很高興說「謝謝」。

在一個屯,碰到一些老人,一男三女,我給他們講真相,教他們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們都跟著念,其中一老婦說記不住,你給我寫下來,我回去叫年輕人看看。我給他們寫下來了,他們都很高興。剛走不多遠又碰到三個人,兩個老太太、一個年輕婦女,我給她們講完真相剛走了幾步,兩個老人又叫我回去,多坐會再和她們說幾句話。我就又回去繼續給她們講,看她們都聽懂了才離開。眾生都等著得救,我不能怠慢。

有一天上午,我在街上給一個退休老人講真相,當著我的面其人表示相信,我送他光盤,他說沒機子看。我向前大約走了三十米,遇到一同修,正說著話,突然一輛警車直奔而來,在我面前停下車,下來五、六個警察上來翻我車筐裏的布兜,內有光盤、小冊子、錢包。他們強把我綁架上車,另一同修走脫。

當時我正念很強,求師父加持,我要講真相救他們,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他們的黑手、共產邪靈、亂神爛鬼。世人都是為大法來的,不准眾生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犯罪,我是給你們講真相救你們的。只要正法一天不結束,就是你們得救的機會。

我對他們說: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修「真善忍」的,你們不去管那些偷、搶、砸的壞人,專管好人。一警察說:你是被人舉報了,剛才你看見車旁邊那個老頭了吧。我想,這是用這種方式叫我來給你們講真相、救你們來的,我把其看成是好事,講完真相我就回家。

到了派出所,一警察叫我上西二間,我便向人們講真相;又一警察叫我到最西間,我又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警察又叫我到中間,而後又叫我到東間,那天四間房都有不少人:民事糾紛、打架的、很多人,我到哪間都講真相,最後,東間警察問我叫甚麼名字?我說:「叫大法弟子」,怎麼叫這個名?我說這是宇宙中最神聖的名字。一看我的錢是真相幣,問哪裏來的?我說買菜找回來的,真相幣是救人的。光盤裏是甚麼內容?是救人的真相,你們拿回家看看就知道了。然後叫我填表、簽名,我一概不配合。

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一路上講著真相回到家裏。

這件事被兒子聽到了,心裏害怕了,下午把我送到鄉下親戚家裏,並叫我在那裏待到北京奧運結束再回家。我想這樣不對勁,我要走師父安排的道路,不做邪惡因素高興的事。我要回到自己的家裏,那就是我做好三件事的地方。邪的、惡的,應該怕正的、善的。住了兩宿我就回到自己的家裏,繼續做師父交給的三件事,而且更加精進了。

十年來,法輪功學員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我也同樣遭到多次的強行洗腦、三次拘留、一次兩年勞教。在被迫害期間,我天天背《論語》、《洪吟》。是慈悲的師父一直在呵護我、鼓勵我。慈悲的師父給了我彌補的機會,我跌倒了爬起來,在師父安排的道路上前進著,與身邊的同修攜手前進著,共同走好修煉的路,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