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心 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

一、得法

在我沒有修煉以前,由於脾氣不好,利益心較重,爭鬥心很強,給自身造成了多種病,幾次都想離開這個人世。但都有一種感覺,正當我絕望時,經同修介紹,讓我學法輪功,因為當時還不知道甚麼是法輪功,也就沒有好好的回答她。事隔好長時間,自己的頭疼和胃疼一起向我撲來,疼起來嚴重時,我都用東西頂著,疼的我都不知道想哪了,吃藥也不管事。結果有病亂投醫,找老仙,找算命的,但說的都是表面的,誰也沒有給我看好,就在那時,那個算命的說我和天上有緣,當時我想,我和天上有啥緣啊!莫非是老仙、附體啥的。

也許機緣不成熟吧,大概過了一年。那是九八年十月份,我正趕集,看見好多人在集市場煉功,我好奇走到跟前看看,那是用一塊黃布寫的法輪功簡介,我就從上到下看了一遍,那裏的法理打動了我。也許那時就是我和天上早就結的緣吧!回家之後,我就和丈夫說,我也煉法輪功去。丈夫說你去呀!就這樣,我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得法後,不好的脾氣變了,那些不好的病症也不見了,十年來沒吃過一粒藥,不論家庭,鄰里之間的關係搞的都挺好的,對待孩子也不那麼兇了,現在孩子和丈夫都支持我,感謝師父把我從污濁中撈出,洗淨我的心靈污垢。

二、在法上的認識

初期剛得法,記的那次家中一個姪女出嫁,我和妯娌嫂子去上禮,腳一邁進去,那支客就說,讓我等後邊吃,我說我也沒有想吃飯來呀?好像我好吃似的,在眾人面前讓我丟了面子,氣就不打一處來,越想越生氣,當時飯也沒吃,回家就罵。結果那人也跟家來了,我倆手指對點的叫起來了。

我就開始數叨,(那年秋天我家一塊穀子,被他家羊給吃個土平,問他,他還不承認),這次老帳新帳一起算,得理不讓人。這時我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一句話不順,就跟人家幹起來了,他的家人說我煉功煉糊塗了,女兒告訴我,人家說你煉功煉糊塗了。

我一聽,哎呀,這不是破壞法了嗎?連這點小事都沒忍過去,「因為那個業力在那兒,他幫你往下消你不幹,和人家幹起來了,沒消成。」(《轉法輪》)其心性沒有得到提高,隨後那人喝點酒,到我家來找茬,一進門,兇巴巴的,一看來者不善,我知道這是和我打架來了。當時師父的這段法打入我腦中「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轉法輪》)

那人一進門,我就樂呵呵的和他打招呼,他一看我沒氣了,他也就平和了,就這樣,一場後果不堪設想的風波煙消雲散了。他家好打群架,現在我倆家的關係挺好的,就像甚麼都沒發生過。過後他說給他氣個夠嗆,說我沒事了,他哪知道是我在法上認識法啊,把這場矛盾化解了,過後他跟人家說我煉法輪功煉好了。

三、法學不進去,正念不足,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自第二次從看守所回來,回家一直不很精進,再加上夫妻的情重,導致學法煉功懈怠,就更談不上正念了,四個正點幾乎不全。學法每天學那麼一兩段,也不入心,煉功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後天,一個月也煉不全兩遍,一拖拖到現在。正念不足,信師信法程度不夠,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給身體帶來嚴重干擾,出現病狀,身體瘦了很多,面部老化,幾次都有想上醫院的念頭,生怕自己得了甚麼病,完全把自己當成常人。

那是去年,我在集市碰到一位同修,問我現在咋樣,我說法也學不進去,功也不好好的煉,正念也不發,真相也不講了,和常人一樣了。同修聽我這一說,就用法理鼓勵我幾句,就走了。回家,我向內找,我還是大法弟子呀,跌倒了,不能趴著,得起來呀。正念一出,也許是師父沒有放下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點化同修來我家,和我切磋法理。當同修把《洛杉磯市法會講法》翻到同修問病業時,「道理是這樣講。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鼓掌)(笑)這是法理。可是往往表現出來你真的是沒有那麼強的正念、把握不好的時候,那你就去好了。心裏不穩本身就沒達到標準,拉長時間也不會發生變化。為面子堅持更是執著加執著。這時只有兩種選擇,或是去醫院放棄過關,或是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我哭了,我明白了,把心一放,正念一出,你疼你的,我全盤否認它,連你舊勢力的產生我都不承認你,正念解體干擾我的一切邪惡因素。

四、證實法

經同修和我交流之後,以前給我資料,我都不想要,再加上怕心、安逸心,不想吃苦的心,現在我已經被同修又帶回到證實法中來了,記得和同修發《九評》時,也去掉了那些私心和怕心,那是我頭一次發《九評》。這次也許是給我提供救度眾生的機會吧!我參與進來了。

這是去一個很遠的地方,有六七十里地吧,我們坐車來到這裏。一下車,同修說,正念要足,不要有怕心,可是一進莊,狗就叫個不停,心裏有點突突的,我就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們兩人一組,背著沉甸甸的《九評》,走向有緣人家的門口。當我看到同修正念很強時,我的怕心也小了,膽子也就大點了。這村做完,我們又進下一個村,這回把我和一位年紀大一點的同修安排在一起,由於天黑,路又不大熟,心裏有點不大平衡,心想,怎麼不把我們搭配開(意思是和不經常出來的同修在一起,好像心裏沒底似的)一邊發,一邊心裏犯嘀咕,這時狗叫得更厲害,這莊還有幾家沒發全,我倆出莊了。

緊接著,又來到這個莊,那兩個同修進去發,我們倆也進去了,碰到那位同修說:不用進去了,裏面不幾家,一會兒他就出來了,我倆這就往外走。在道上就聽一騎摩托車的從山上下來,(山上好像是一個啥礦)問道上的同修,這晚了,在這幹甚麼的。同修說車沒油了,那人走了。這時我倆走到跟前,就發正念,等那位同修。結果老也不回來,我心裏有點急躁。這時又來一輛大八輪,開到我們面前,帶走不走的。我們發正念,誰也沒有理他,就過去了。可那位同修還沒有回來,我心裏又有點不穩,心想同修啊怎麼不快點出來呀!我們擔心的等你呀!剛才的事多險啊。

不大一會兒同修回來了,同修說:裏面的莊好大呀,既然來了就把它做完,這說明一個問題,如果我們也跟著進去做,同修不會去那麼長時間,這也暴露了我的怕心,還有不想吃苦的心,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弟子的正念強,沒有出事。(當時車裏還有好多《九評》)那次我們做到凌晨五點多,安全返回,到家正好全球整點發正念。

這次同修又跟我說去那莊發《九評》,我說行,因為以前做兩回也比較成熟了,我晚上到他家,我們學完法,發完正念,我們出發了。我們把這些《九評》都放到各家門口。還剩下兩個莊,同修說讓我上道上發正念,她自己去發。我開始有點想不開,一邊走,一邊想,是我有怕心嗎?嫌我不中用?不好的念頭上來了,我就向內找,這不對勁呀?這不是舊勢力間隔我們整體嗎?讓我有怕心、有分別心嗎?干擾救度眾生嗎?幸虧我找得及時,沒被舊勢力鑽空子,當時我想起師父的法:「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這時同修回來了,那位同修鼓勵我不要有怕心。到那個莊時,我心平穩了,管你狗叫得再歡,我也要把這些《九評》都送到各家門口,這時師父鼓勵我,每放一本《九評》,都閃閃發光,我的正念更強了,發完我們回家了。

通過和同修出去證實法,做真相,也學到了不少經驗,也吸取了不少教訓,去掉不少私心和怕心,在這裏感謝師父慈悲的呵護,感謝同修幫我又回到證法中來。

我為那幾位長期發真相資料的同修感到欣慰。不易啊,大黑的天,那幾位同修已走遍十幾個鄉鎮,回家幾乎都是天快亮,有時幾乎都走不動了,在做的過程中,也有驚有險。也有悲觀,也有辛酸,也有歡樂,為了證實大法,為了救度眾生,再苦再累也值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