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我修了十幾年了,在大法中走到今天,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保護。

一、得大法真修自己

九五年我喜得大法,修煉不到三個月,我的腎病、心臟病、椎間盤突出、婦科和胃病就全好了。從一個滿身是病、臉色青黃看起來就是個老太太的我,變得皮膚細膩白裏透紅,看上去還不到三十歲。得法後無病一身輕,身心俱變的那種激動心情無以言表。

當時,我還沒有《轉法輪》,就借了同修一本《法輪功》(修訂本),一天能看三遍,整個人全部溶入法中。後來我有了《轉法輪》,就天天看,天天學,經常忘記吃飯,我幸福的沐浴在師父的佛光普照中。師父有句話深深的紮在我心裏,「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時刻激勵我修心向善,師父也在鼓勵我,有一天早晨已快到煉功時間了,我似睡非睡看到師父四個法身在我身邊忙碌著,師父告訴我說,給你下個法輪。師父對我要求很嚴,有時快到點煉功了,如果看我沒起來,師父就讓我聽到敲門聲或電話鈴聲,把我叫醒。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作為修煉的人,在生活中,遇到的甚麼樣的事情都是對我們修煉人的考驗,都是必須放下的執著。我們辦公室裏經常要買一些辦公用品。以前買東西時,都要加上一些個人用品等,修大法後,我就覺得不能這樣做了,但是辦公室的人不理解,怕我把這事說出去,對我滿腹怨言,我都一笑了之。

自從修煉大法後,我工作任勞任怨,早來晚走,打水掃地樣樣做在前面,心性也得到了提高,記得有一次,單位科室裏報了一個錯誤報表給退回來了,其實那表是科長自己報錯的,她在總部說是我報錯的,要是以前聽到這事我會問個明白,可今天聽後笑笑,沒說甚麼。

個人修煉過程的例子很多很多,數不勝數,大法的美妙經常顯現在我的修煉過程中。有一次,晚上11點多了,我還在抄大法。抄著抄著,眼前的大法書變成了一片海洋,藍藍的大海變換著各種顏色,美極了。其實我在看大法書時,裏面的每個字都是像寶石一樣的小法輪閃閃發光。師父講的法都是真的,師父在法中講的我大多都深有體會,只要好好修煉,師父無處不在。

二、捍衛大法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

「七﹒二零」後,邪惡對大法的迫害開始了,電視廣播在散發著毒素,從城市到農村各個角落,謊言無處不在,毒害著眾生,誹謗著師父和大法。真修弟子人人都經受著嚴峻的考驗,看著被這些謊言毒害的人們,我心裏非常難過。每當想到師父度我們的不易,大法現在遭到的誹謗,眾生在遭受毒害,想一想我這幾年的修煉過程,哪一步也離不開師父的呵護。想到這裏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找到原來的學法小組的同修,和她們不斷的相互鼓勵,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一年後,我們的學法小組又開始集體學法,直到現在。

「七﹒二零」前,也就是六月份,我家買了一台電腦,雖說在單位組織學過幾天,可由於自己沒多少文化,還是不懂。當我想到大法在遭迫害,我決心一定要用它來說話。我便打開電腦,用了一天一晚上的時間,打出了一份講真相的材料。望著材料,我不會排版,坐在電腦前我就想,師父能幫我排版就好了,然後我就試著開始排版。這時神奇的事出現了,也不知我動了哪個鍵,字就像跑步一樣排在了我想要的格式上。當時,我高興的雙手合十流著眼淚感謝師父。

自那以後我走到哪裏包裏都會帶上資料,走到哪裏,資料帶到哪裏。二零零零年六月,師父「走向圓滿」的經文發表後,使我茅塞頓開,明白了舊勢力為甚麼對我們迫害,是因為我們有根本執著沒去,師父說:「即使這樣,在眾多真修弟子遭受嚴重困難的情況下,一再延長結束的時間,等待著這些人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因為其中有很多人是有緣人,而且是有希望圓滿的。」明白了法理,困惑頓消,更加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同時找出了自己的根本執著,那就是怕傷害到自己,完全是為私為我。

那些天,是「七﹒二零」以來,心裏從未有過的祥和、慈悲、和善良。一天夜裏,師父又來到了我的面前,高大,偉岸慈悲的看著我,以前,見到師父總要問這問那,今天看到師父,我甚麼沒說,因為我甚麼都明白了,看著師父心裏默默的說:師父啊您太偉大了,您太偉大了。

二零零一年我又一次來到了北京,剛上火車廣播就響了起來,說請各位旅客配合檢查箱包。我想我包裏還有資料,想把它放安全點,打開包,卻怎麼也沒找到。晚上到北京後,才知道資料早被我家人拿走了。怎麼辦,來次北京不容易,明天馬上就要離開了,我不能就這樣回去。

當我把手伸進口袋時,一下子摸到了一把零錢,心想我就用錢寫真相發出去。我將所有零錢湊齊全部寫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等話語,晚上我打出租車去了天安門。我坐的出租車由西往東來到天安門廣場的時候,我將寫好的錢拋向了空中,而在此時,從對面駛來的一輛出租車上,同修也把真相資料撒向廣場。此時天安門廣場燈火輝煌,如同白晝,雪白的紙片在夜空中分外耀眼,場面壯觀動人,更顯出大法弟子信師信法,捍衛大法的鋼鐵般意志。我在心裏念動師父給我們正法口訣,鏟除著一切邪惡因素,看到同修安全離開天安門後,我也安全的返回了。

三、講清真相救度眾生,跟上正法進程

師父說:「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希望每個大法弟子都充份發揮出自己的積極性與大法弟子的作用。」(《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師父的大法又一次鼓勵了我,使我認識到我責任的重大,救度眾生的緊迫。

自那時起,每天晚上下班吃飯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街上,市場上,商店裏所有有人的地方,向人們講大法和大法弟子在中國所遭受到迫害,講大法的美好,講自己是怎麼得法修煉的、講自己的病是怎麼好的……面對面的講真相從那時開始直到現在。由於正念足,心也祥和,所到之處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二零零四年,大紀元網站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當時自己悟性差,粗略翻了翻就放一邊了。心裏想,這不是師父的法,再說這是不是參與政治了,由於悟性上不來,近半年的時間都不想講《九評》。後來看到明慧網同修的交流文章,靜下心來看師父各地講法,悟到了自己的執著心,一是怕邪黨,二是黨文化的影響。要想講好《九評》,就要自己先明白《九評》內容。拿起《九評》認真看了幾遍,明白了和知道了原來好多不明白的不知道的東西,更加認識到了邪黨執政後對中國人民所犯的罪惡。明白了這個理悟性也跟上來,那幾天我消了一個大業,清除了身體裏的邪黨毒素。

有一天,一個同修來找我說,她外公是個老邪黨黨員和幹部,她母親給講過多次真相就是不信,還有她舅家姨家好多人沒三退,約我和她一起去講真相。一上車我們就開始發正念,路上我們說好到她家後,一個人講真相、一個人發正念,清除他外公思想中的邪黨因素。先到了她外公家,整個講真相過程中,老人聽的很認真,最後說,你母親也跟我說過,今天我聽明白了,你們是為我好,那就退了吧。我們問他舅和姨甚麼時間回家,我們好幫他退了,老人說,沒關係有我做工作,我退,他們都會退的,正說著一個舅舅回來了,也退了,我們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退了,我們真為他們得救而高興。

後來我們又去了幾家都做了三退。這一次,我們就退了二十多人。師父講法要求我們正念正行,正念一出邪惡必垮。小的時候,和我家鄰居的一個大哥,如今是某單位的書記兼政法委書記,我心裏一直想告訴他真相,但始終沒敢找他說。有一天,在我回家的路上,我看見他在看著我在笑,心想我這次一定要救你,就笑著走過去。他就問我還幹那個啊,我以為他說工作哪,就說,還得吃飯呢,不幹幹啥去?他笑著說,不是這個,是你那功。我說,那個我永遠不會離開。他告訴我,他看到很多大法資料還有《九評》,寫的真好,並且看完後,還給別人看,我接著問,你都看明白了嗎?退了沒有,他說這不找你退嗎?沒想到,我認為很難辦的人自己找到我退,並要把他妻子孩子一起退了。這事對我很大鼓勵,做事的一念太重要了。自那以後,我到過一些老幹部家,大多都做了三退。

師父要我們做好三件事,其中一件要我們發正念,我認為這是師父在正法路上給我們每位真修弟子開啟的神通,是我們用來清除邪惡,保護自己的如意法寶。其實我對發正念是非常重視的,每天均發十個左右。因為我鎖著修,發正念能量場雖然很強,但是有時還不確信自己的功,有一天,我做了個夢,我和很多人站在一個房間裏,這時從天邊壓過來大片大片的紫色的雲,我知道這是魔雲,我告訴人們快喊正法口訣。我的話音未落,一個又高又大的人瞬間倒地,魔雲全部擋在了門外,全部清理乾淨,天又變藍了。我還悟到師父給了我們神通,我們不能老有事還喊師父。師父要我們用神通自己保護自己,要我們鍛煉成熟,在法中長大。記得有一次,我在煉抱輪,忽然天地旋轉,趕緊睜開眼睛,轉的更厲害了,心裏想到了師父,連喊了三聲,要是以前,我一想師父就管用,可今天不行,我馬上悟到是邪惡迫害,是我有執著,我默默念動正法口訣,還在旋轉的我,就像汽車剎車一樣,瞬間停住了。

師父從地獄把我們撈起、洗淨,又給我們講了法,給我們淨化了身體,師父吃了無數的苦,操了無數的心。想起這些我們更應該好好修煉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

以上所寫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